0

    “已经收拾好了。”

    蓝柏看一眼他手中提着的小旅行包,忙着伸手去接,裴溪远向后一退手掌。

    “不用了,我自己来。”

    “婶婶,我们来比赛吧?”

    慕云庭早已经迫不急待地想要开始赛车,拉着沈宁就往客厅的宽敞地方走。

    “你们玩吧,我帮你拿上去。蓝柏,你准备三份酸奶过来,再帮小庭准备一点点心。”

    裴溪远迈步走向楼梯的方向,提着包上楼,沈宁就跟着慕云庭走到客厅的落地窗边,和他一起玩汽车比赛。

    蓝柏有些看不透,这局势是发生了什么办法,没有多问,转身走进厨房帮着三人准备喝的。

    片刻,裴溪远重新下楼,人就直接走进厨房。

    厨房里,蓝柏正在向碗里的酸奶加果干,看到他侧脸向裴溪远点点头。

    裴溪远看着他的动作,“今晚你先到酒店去找个房间,明天再找房子住。”

    蓝柏微愕,人就转过脸来疑惑地看着他。

    自从他做了裴溪远的全职管家之后,这些年来除非他放假和出差住酒店的时候,二个人都是一起住,他完全负责裴溪远的起居工作。

    现在,突然被命令搬出去,蓝柏自然意外。

    “从今天起沈宁会住在这里,你在……不太方便。”裴溪远轻耸肩膀,“我和沈宁结婚了!”

    蓝柏手中的勺子差点落到地上。

    “结……结婚?!您不是开玩笑吧?沈小姐竟然答应嫁给您?”

    “我有什么不好吗?”裴溪远反问,声音里有一抹薄怒。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蓝柏扬着唇角,正色转过脸来看着裴溪远,“裴先生,恭喜你。”

    裴溪远靠到操作台上,“我们是假结婚,她只是为了帮我拿到小庭的抚养权。”

    “呃……”蓝柏的视线扫过他的侧脸,温柔一笑,“结婚就是结婚,还有什么真的假的,沈小姐竟然愿意这样帮您,你二位离真结婚也就不远了。”

    蓝柏跟在裴溪远身边将近五年,对裴溪远的性格当然也是十分了解。

    他早就看出来,裴溪远喜欢沈宁。

    二个人不仅仅是老板和雇员,也算得是朋友。

    裴溪远没有说话,只是站直身子,伸手去端桌上的托盘。

    “我来端吧!”

    “这种事情哪用得您动手……”蓝柏本能地出手挡住他,手伸到一半,又缩回来,“您小心点。有两本刚刚收到的传真是您的办公室上,您过会儿看一下,如果有问题就在上面标出来,明天我会让助理修改……别的就没什么了。明天六点钟我过来做早餐,您看可以吗?”

    “好。”

    裴溪远轻应。

    慕云庭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家里又多了一个沈宁,他又不会做,总不能让人家沈宁做。

    “这些碗您回头放在洗碗池,我明天早上清洗就好。”

    “好!”

    裴溪远端着托盘走出厨房,蓝柏就扯开身上的布围裙,跟在裴溪远身后走出来。

    “小少爷,我们该去洗澡了。”

    慕云庭正玩着兴起,哪里肯动。

    “等一会儿,我和婶婶再玩一会儿。”

第2059章 这才是烟火人间(3)    <!–章节内容开始–>“厉害。”沈宁向他竖一根拇指,伸手从包里取出一小瓶矿泉水,“喝点水。”

    小家伙接过水瓶,喝了几口,转身再次跑开,与同来店里吃饭的另一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继续赛车去了。

    餐厅里,人越来越多,音乐声和说话声、孩子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

    若是平时,这样的燥热早已经让裴溪远烦燥不堪。

    可是今天,他的心态却是少有的平和。

    没有太多形象地捏着鸡腿啃得满手是油,他一边嚼着嘴里不健康的炸鸡肉,一边观察着四周的人群。

    突然想起不知道从哪本书里看过的句子。

    “这才是烟火人间!”

    收回目光,他喝了一口可乐,抬眸正看到对面沈宁的侧脸。

    她侧着眸子注视着慕云庭的方向,唇角微扬着笑意,唇上满是晶亮的油脂。

    眼睛、嘴唇、指甲、头发……无一处不在闪光。

    在流行音乐的背景中,在陌生人的喧哗中,在孩子们的尖叫声中……

    她身后是商场艳丽的黄色彩墙,手中捏着半块咬过的鸡翅,唇角还沾着一些碎屑,面颊微微鼓起,随着咀嚼还在不时起伏。

    却,美得动人而恬静,偏偏又惊心动魄。

    裴溪远不自觉地想到七年前,他第一次见她时的情景,在一片光怪陆离的舞会背影中。

    她套着一件简单地裙装,脸上戴着一个简单的羽毛面具。

    四周的一切都在燥动,她却仿佛是人海中的一座灯塔,泰然而安静地站在那里,让他这只在大海上漂泊不定的船只找到方向。

    所以他走过去,拉住准备走进人群的沈宁的手臂。

    “一起跳舞吧!”

    沈宁收回目光,注意到他怪异的眼神。

    “我脸上有东西吗?”

    裴溪远从回忆中收回心神,扬唇,笑容优雅。

    “饭粒。”

    她在吃快餐,又没有点米饭,自然不可能有饭粒。

    这家伙,明显是在调侃上一次“粒粒皆辛苦”的事情。

    “无聊。”

    沈宁垂下脸,继续啃自己的鸡腿。

    一直到慕云庭同玩的小朋友跟着家人离开,小家伙才意尤未尽地回到桌边,又滚又爬又叫又跳……小家伙的小脸都玩得红扑扑的,薄汗将头发都粘在额上。

    回到桌边,他主动拿过水瓶喝水。

    沈宁和裴溪远见状,都是放下手中的饮料,不约而同地拿过纸巾来,准备给他擦汗。

    看到对方的动作,二个人又同时停下来。

    慕云庭抱着水瓶,大眼睛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就染上笑意。

    “哈哈,你们两口子还真默契!”

    “人小鬼大!”沈宁淡淡白他一眼,帮他把额上的汗擦了擦,“走吧,我们一起去洗手。”

    二人去洗手间洗手,裴溪远就将桌上的餐点简单地收拾好,也走到洗手间把手洗干净。

    三个人一起下楼走出餐厅,拉着沈宁的慕云庭就故意停下两步,将另一只闲着的小手伸向裴溪远。

    伸过手掌,握住小家伙软软的小手,裴溪远轻扬唇角向他露出一个笑意。<!–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