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厉害。”沈宁向他竖一根拇指,伸手从包里取出一小瓶矿泉水,“喝点水。”

    小家伙接过水瓶,喝了几口,转身再次跑开,与同来店里吃饭的另一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继续赛车去了。

    餐厅里,人越来越多,音乐声和说话声、孩子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

    若是平时,这样的燥热早已经让裴溪远烦燥不堪。

    可是今天,他的心态却是少有的平和。

    没有太多形象地捏着鸡腿啃得满手是油,他一边嚼着嘴里不健康的炸鸡肉,一边观察着四周的人群。

    突然想起不知道从哪本书里看过的句子。

    “这才是烟火人间!”

    收回目光,他喝了一口可乐,抬眸正看到对面沈宁的侧脸。

    她侧着眸子注视着慕云庭的方向,唇角微扬着笑意,唇上满是晶亮的油脂。

    眼睛、嘴唇、指甲、头发……无一处不在闪光。

    在流行音乐的背景中,在陌生人的喧哗中,在孩子们的尖叫声中……

    她身后是商场艳丽的黄色彩墙,手中捏着半块咬过的鸡翅,唇角还沾着一些碎屑,面颊微微鼓起,随着咀嚼还在不时起伏。

    却,美得动人而恬静,偏偏又惊心动魄。

    裴溪远不自觉地想到七年前,他第一次见她时的情景,在一片光怪陆离的舞会背影中。

    她套着一件简单地裙装,脸上戴着一个简单的羽毛面具。

    四周的一切都在燥动,她却仿佛是人海中的一座灯塔,泰然而安静地站在那里,让他这只在大海上漂泊不定的船只找到方向。

    所以他走过去,拉住准备走进人群的沈宁的手臂。

    “一起跳舞吧!”

    沈宁收回目光,注意到他怪异的眼神。

    “我脸上有东西吗?”

    裴溪远从回忆中收回心神,扬唇,笑容优雅。

    “饭粒。”

    她在吃快餐,又没有点米饭,自然不可能有饭粒。

    这家伙,明显是在调侃上一次“粒粒皆辛苦”的事情。

    “无聊。”

    沈宁垂下脸,继续啃自己的鸡腿。

    一直到慕云庭同玩的小朋友跟着家人离开,小家伙才意尤未尽地回到桌边,又滚又爬又叫又跳……小家伙的小脸都玩得红扑扑的,薄汗将头发都粘在额上。

    回到桌边,他主动拿过水瓶喝水。

    沈宁和裴溪远见状,都是放下手中的饮料,不约而同地拿过纸巾来,准备给他擦汗。

    看到对方的动作,二个人又同时停下来。

    慕云庭抱着水瓶,大眼睛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就染上笑意。

    “哈哈,你们两口子还真默契!”

    “人小鬼大!”沈宁淡淡白他一眼,帮他把额上的汗擦了擦,“走吧,我们一起去洗手。”

    二人去洗手间洗手,裴溪远就将桌上的餐点简单地收拾好,也走到洗手间把手洗干净。

    三个人一起下楼走出餐厅,拉着沈宁的慕云庭就故意停下两步,将另一只闲着的小手伸向裴溪远。

    伸过手掌,握住小家伙软软的小手,裴溪远轻扬唇角向他露出一个笑意。<!–章节内容结束–>

第2058章 这才是烟火人间(2)    <!–章节内容开始–>“yes,madam!”

    小家伙抱着汽车,向她立正敬了一个军礼。

    沈宁扶住他的肩膀,裴溪远就端着点好的餐饭,三人一起上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慕云庭已经在幼儿园里吃过饭,自然没多少食欲,没有入座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其中一个小汽车的包装,蹲到一边的地上玩起来。

    看着他又跪又拜的样子,裴溪远只是皱眉。

    “地上脏……”

    “回去洗手换衣服就行了。”沈宁将一杯饮料送到他手边,“他只是孩子,你不要对他要求太高,身上永远干净得一尘不染的孩子,只能说明性格有问题。”

    裴溪远眼中闪过异色。

    印象中,他的童年就是那样。

    衣服永远是干干净净的,接人待物得体有礼貌,从头到脚几乎没有缺点……

    她说得没有错,他现在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性格缺憾,大概就是因为从小就苛刻地控制自己有关。

    裴溪远扫了一眼桌上的快餐,“要不……我们换一个地方吃?”

    打开面前的盒子,从里面捏出一根薯条塞到嘴里,沈宁将餐盘上的几个盒子依次打开。

    “尝尝看,味道还是不错的……所谓口腹之欲,嘴可是排在胃前面的,偶尔放纵一下也不是坏事,总是压抑只会物及必反。”

    接过她递过来的湿巾擦擦手指,裴溪远伸手捏过一块炸鱼块送到嘴里,嚼了一口,立刻皱眉。

    “好油、好盐!”

    吃惯了健康食品,做为一个第一次吃快餐的人来说,这样的重口味油炸食物,对他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刺激。

    “别去想那些氧化脂肪和亚硝酸盐、致癌物,也暂时把您的绅士礼仪放到边。”沈宁从盒子里捏过一块鸡块大大地咬了一口,又拿过冰可乐吸了一大口,“吃快餐要这样吃!”

    嘴里塞着鱼块,她的腮帮子高高鼓起,咽下嘴里的肉,她还不忘吮吮手指。

    “那……这才叫吮指原味鸡!”

    一向淡定的大女人,此时此刻却像个可爱的小女生。

    看到她最后将手指上沾着的碎片吮掉,裴溪远扬唇轻笑出声。

    “我还以为,你从来不吃这种东西呢?”

    沈宁一笑,“我小的时候,我妈也总是说不让我吃,每次都是我爸偷偷带我去吃,然后他回家就会经常挨妈妈的骂。”

    捏过一块鸡块,裴溪远学着她的样子咬了一大口,慢慢咀嚼着,“那你爸妈是不是经常吵架?”

    “怎么会?”沈宁用纸巾擦拭着手指上的油渍,“我妈发脾气的时候,我爸就在那里笑眯眯地给她端茶送水,过不了一会儿,我妈就缴械投降了。”

    “看来,你的淡定是遗传自你爸爸。”

    “我是选择性遗传,成功地吸收我爸和我妈的优良基因。”

    “这个我承认。”

    “你都没见过我爸,你承认什么?”

    “那……敢天我去见见?”

    又挖坑?!

    沈宁淡笑,“裴先生,您还是快啃你的鸡肉吧!”

    “姐姐。”慕云庭跑过来,献宝似的报告,“我刚才一下子就把车子发射到对面了。”<!–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