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小家伙兴奋地说着上幼儿园的趣事,沈宁或是轻笑,或是询问。

    那姿态,依如母子。

    裴溪远走在二人身后,听着二人的笑声和说话声,心中一片平和的温暖。

    他的童年记忆是一片灰暗,他不希望慕云庭步他的重辙,这个孩子从小没有享受过母爱,遇到沈宁是慕云庭的幸运,也是他的幸运。

    拇指轻轻地抚着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新戴上去的戒指,裴溪远缓缓收紧手指。

    无论如何,这个人他都要握在掌心。

    沈宁拉开车门,小家伙动作麻利地跳到车上,她也随之坐到他身侧,裴溪远的车子上没有安装儿童坐椅,她小心地帮他拉过安全带上系好,又调整一下松紧。

    坐直身子,沈宁开口建议,“你这车,回头安一个儿童坐椅吧。”

    “好。”裴溪远立刻答应,“二位想吃什么?”

    “想吃什么都可以吗?”慕云庭有些谨慎的问。

    裴溪远点点头。

    “我想吃……肯德基。”小家伙答道。

    裴溪远皱眉,“那种垃圾食品,一点营养都没有。”

    “可是……”慕云庭垂着小脸,微嘟着小嘴,用手指拨着裤子,“你刚才说……想吃什么都可以。”

    “小庭。”沈宁侧过身子,“你们幼儿园应该有下午餐的吧?”

    “有啊,我们刚刚吃过。”慕云庭道。

    “那么……”沈宁笑着开口,“是想吃冰淇淋?”

    “不是!”慕云庭抬起小脸,“肯德基做活动,吃儿童套餐可以送玩具赛车,我……我和班里的小朋友约好用那个比赛的。”

    刚刚进入一个群体,慕云庭也想在这个群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他的个性开朗,很快就与班里的孩子打成一片。

    几个男孩已经约好,明天要用那种玩具比赛,他虽然没有,但是个性骄傲的他怎么也不肯服输,自然也是爽快地答应下来。

    打听清楚原由,沈宁抬脸,看向前座上的裴溪远。

    “刚好,我也想吃肯德基的冰淇淋,不如……我们就去吃肯德基好了。”

    结婚庆祝去吃肯德基?

    亏她想得出来!

    裴溪远挑挑眉尖,看看沈宁,再看看偷偷抬着眼睛看他的慕云庭,他伸手启动车子,手就伸过去点了点车载地图,寻找附近的肯德基餐厅。

    看着他的动作,沈宁轻轻碰碰慕云庭的胳膊,小家伙会意,扬着小嘴笑起来。

    按照地图指引,裴溪远很容易就找到那家餐厅。

    好不容易才在附近找到一个停车位,三个人一起下了车,走进餐厅。

    虽然还没有到饭点,餐厅里人却不少。

    三人走到餐台边点餐,除了一份正餐之外,沈宁特意点了三份儿童套餐,抓着到手的三个小小的塑料车,慕云庭就好像是一个在沙漠上捡到珍珠的幸运儿。

    “姐姐,一会儿我们比赛吧,三辆车,刚好三个人……我要把技术练得棒棒的,明天把他们杀得落花流水……”

    “好。”沈宁宠溺地摸摸他的小脑袋,“不过,从今天开始,一个月之间不许吃快餐。”<!–章节内容结束–>

第2056章 礼物(3)    <!–章节内容开始–>他找温柔做律师,那她这假结婚还不得暴露,裴溪远啊裴溪远,又在那里悄悄给她挖坑。

    “既然你这么忙,那就算了吧!”

    “别啊,宁爷,大客户啊大客户!”温柔在电话那头叫起来,“你要是让别人抢了我生意,你看我明天就搬到你家去吃住。”

    沈宁倒不介意她去,不过这样一样,她的假结婚还是要曝光。

    想了想,她又改变主意。

    温柔在这方面是专家,沈宁很相信她的实力,如果她能帮裴溪远打这场官司的话,那么,裴溪远的胜率一定能提高几分。

    如果让温柔挺插手这一次的官司,她假结婚的事情就非让她知道不可。

    既然是这样,索性就告诉她好了,这件事情一天两天也不可能结束,温柔最多就是调侃她几句,也不会到处八卦。

    “那就明天晚上吧,我们到外面吃饭,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ok,那明天见。”

    温柔这才满意地挂断电话。

    沈宁收起手机,重新看向裴溪远。

    “到时候,我们把假结婚的事情告诉她就好,她是律师,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不介意她知道。”

    裴溪远淡笑,笑得温和而宠溺。

    “随你喜欢。”

    车子继续向前,片刻已经驶到一家国际学校附近,裴溪远将车子驶入停车场,带着她一起走到幼儿园部。

    二人赶到的时候,恰好是放学时间。

    门口已经有不少家长在等,老师正带着小家伙们排着队走出来。

    “小庭!”

    看到队伍中套着黑色制服的慕云庭,沈宁立刻就笑着向他挥挥手。

    “姐姐!”小家伙惊呼出声,向老师摆手道别,迈着小腿就跑过来,冲到沈宁面前,“你怎么来了?”

    “从今天开始,不能叫姐姐了。”裴溪远在一旁提醒,“你要叫沈宁姐姐阿姨。”

    “为什么?”小家伙仰着小脸问。

    裴溪远向他晃晃左手,“叔叔已经和沈宁结婚,你再叫她姐姐不觉得怪怪的吗?”

    说好的不告诉别人呢?

    沈宁侧眸,看向裴溪远,后者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我觉得……小庭知道,没有什么问题吧?”

    慕云庭抬手在裴溪远的胳膊上碰了碰,“裴叔叔,可以吗,这么快就将姐姐骗到手了?”

    “胡说八道。”裴溪远象征性地在他额头上轻敲了一计,“怎么可以说骗呢?那叫追。”

    “看你那得意劲。”慕云庭撇撇小嘴,叹了口气,“哎,恨不相逢未嫁时呀,我就这样失恋了!”

    小东西还失恋了?!

    沈宁被他逗得笑出声来,牵住他的小手,她迈步走向裴溪远的车子,“说吧,想吃什么,姐姐请客!”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我应该叫你婶婶的吧?”慕云庭询问道。

    “随便你,叫哪个顺口就叫哪个,叫名字也行。”

    “那我还是叫姐姐吧。”

    “好,今天学校生活怎么样,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当然有了,今天是我第一天上学,一个同学还以为我是木头的木,说我是木头做的亭子……”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