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裴溪远可是裴家独子,裴东晟三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也是十分在意。

    不管儿子考虑不考虑他的意见,他都必须要保证这个儿媳妇能够过他这一关。

    “先生。”助理程立微微有些犹豫,“少爷刚刚才说过,如果您就这样去见沈宁的话,只怕少爷会不高兴。”

    裴东晟撇嘴,“我见不见沈宁,他都会不高兴。”

    程立看着他的样子,不由轻扬唇角。

    都说老小孩,自家这位刚刚退下来的董事长先生,现在也是越来越有点小孩子脾气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觉得,还是想个别的办法比较稳妥些,毕竟……您也不想一直和少爷这么僵下去吧?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

    程立是裴东晟的助理,在他身边已经呆了十几年,从当初的司机一步步走到裴东晟身边第一助理的位置,与裴东晟之间的关系早已经超过上下级这么的简单。

    他温言相劝,裴东晟也要给他几分面子,更何况他也知道程立是好心,当即深吸口气。

    “什么办法?”

    程立一笑,“再过几天,不就是建院日了吗,不如举行一个活动?”

    裴东晟点点头,“好。”

    ……

    ……

    脑外科病房。

    沈宁在护士送过来的医嘱单上,认真地写上下一步的治疗方案然后签字,转手将医属单交给身侧的护士。

    “刚刚我说的那些要点,晚班医师过来的再向他交待一下。”

    “好。”

    “辛苦了。”

    沈宁向对方笑着点点头,转身走出病房。

    口袋里,手机轻震,她摸出手机,从脸上扯下口罩。

    “喂?”

    “我在门外。”

    沈宁抬腕看看表,“五分钟。”

    然后她挂断电话,回到办公室,洗手换衣服拿包……不急不慢地走出住院楼,果然见那辆眼熟的奔驰车就停在大门口不远处。

    车子距离大门不远,却又不会近得太过明显,这样就不会给她带来太大的麻烦。

    走过去,沈宁径直拉开后车门,坐到右侧的后座上。

    裴溪远并没有立刻开车,而是从驾驶座上转过脸,伸手向她送过一个方方正正的小黑盒子。

    “是什么?”

    沈宁没有接。

    “拉开看看就知道。”

    裴溪远偏偏不告诉她答案。

    视线扫过他手上的盒子,沈宁轻耸肩膀。

    “我们只是假结婚,你没有必要送我太贵重的礼物。”

    那盒子一看就做工精细,这样的盒子里装着的自然也不会是普通的东西,她不能随便要。

    裴溪远将盒子收回去,推开车门下了车,沈宁还在疑惑他要做什么,他已经拉开后车门坐到她身侧。

    嗒!

    一声轻响,盒盖就在他手中弹开。

    在从车窗内透进来的春日下午的阳光里,盒子里的东西闪烁出璀璨光芒——那是一枚钻戒。

    没有半点多余的装饰,就是一个最简单的戒圈,镶嵌着一枚方形的蓝钻。

    钻石的蓝色极为正宗,如宁静的夜海一样深沉的颜色,晶莹而透明。<!–章节内容结束–>

第2053章 新婚男女(3)    <!–章节内容开始–>裴东晟轻轻点头,“她几岁?”

    “刚刚过完25岁生日。”

    “25岁?”裴东晟的眼神里闪过惊讶,“这么年轻?”

    做为一名外科医生,这么年轻就能做到主任的位子,单从这一点来看,她在专业上的优秀已经是不言而喻的。

    “是啊。”程立轻扬唇角,“刚刚看到资料的时候,我也很惊讶,不过我查证过,这确实是真实的资料。她从上学开始就一直在跳级,和少爷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裴东晟还要再问什么,门外脚步声渐近,接着门就被敲响。

    裴东晟收起桌上的相片。

    “进来。”

    门被推开,裴溪远迈步走进来,行到桌边,他扫了一眼程立迅速收起来的照片。

    “既然您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他将手伸进口袋,取出结婚证来,翻开送到父亲面前,“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结婚。”

    裴东晟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的结婚证上,那是一本崭新的结婚证。

    照片内,裴溪远与沈宁相依而笑,下面写着日期是今天的日期。

    裴东晟皱眉。

    “你怎么可以这么草率?”

    草率?

    裴溪远扬唇,“不是您要我结婚的吗?”

    裴东晟皱眉站起身来,“没错,是我要你结婚的。结婚是儿戏吗,婚姻大事,您至少你也要将事情向我交待一下,与我商量之后再做决定。”

    “我来这里不是和您讨论结婚的程序问题,我只是来通知您。现在,我按照您的要求结婚了,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与金宁之间不再有任何关系。”将结婚证合拢收进口袋,裴溪远伸手从程立手中夺过那份资料,“还有,我不允许任何人去打扰沈宁,否则……我不会再容忍!再见。”

    转身,他抓着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袋,大步走出书房。

    裴东晟站在原地,胸口剧烈起伏着。

    “裴溪远,你给我站住!”

    回应他的只是裴溪远急促的下楼声。

    “董事长!”程立冲过来,扶住他的胳膊,“您别激动,坐下,坐下休息一会儿。”

    坐回沙发,裴东晟深呼吸几次,程立就将一粒药和一杯水送过来。

    “不用了。”裴东晟轻轻摇头,“我想让我的脑子保持清醒。”

    程立皱着眉放下药和水杯,“那我帮您按摩一下?”

    裴东晟抬起脸,“以你的观察来看,沈宁……合适吗?”

    程立走过来,帮他轻轻地按摩着太阳穴。

    “少爷一向是宁缺勿滥,他既然选择沈宁小姐,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我觉得,您应该相信少爷的眼光。”

    “溪远他一向很少去夜店这种地方……我担心,沈宁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优秀,专业技术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人品,你应该知道,一个好妻子是一个男人成功很关键的一部分。”

    为裴溪远立下一月之约,原本就是想要促成他和钟意,哪想到儿子竟然如此轻率地闪婚,这是他这个父亲绝对没有想到的。

    “不行!”裴东晟猛地睁开眼睛,“我要亲眼见见这个沈宁。”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