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裴溪远说话的时候,恰好一对男女有说有笑地依偎着走出来,各自手中还拿着一个小红本,明显是刚刚结完婚的情侣。

    二人一脸喜色,走到半路上就停下来,互相拥抱着亲了亲对方的嘴,然后就嘻嘻哈哈地笑着从沈宁和裴溪远身侧走过。

    沈宁斜了一眼裴溪远握在自己手掌上的手掌,眼中闪过一抹笑纹。

    二人一起走进涉外结婚的办公室,工作人员简单询问之后,取出两张表格送出来,又向二人询问有没有照片。

    “您这里可以照吧?”

    “可以。”工作人员站起身,“二位先跟我到后面照一张合影吧。”

    于是,二个人捏着表格走到后面的摄影间,在一张长椅子上并肩坐下。

    女工作人员年纪不大,性格很开朗,语气中透着几分调侃,“二位别离这么远吗,近一点,都准备结婚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沈宁侧脸向裴溪远凑了凑,腰上裴溪远的一只手臂却已经拥过来,将她的腰向他拉了拉,然后又抬起来将她的头推过来,凑到他的头侧。

    工作人员调整了一个灯光。

    “好,就是这样,二位笑一下吧,这可是结婚证,要留在手里一辈子的哟!来,听我口令,一、二、三……茄子!”

    沈宁轻扬唇角,一旁裴溪远也几乎是同时笑起来。

    工作人员按下快门,相机将一切定格。

    女工作人员将相机交给另一个同事,让他处理相片,她就带着沈宁和裴溪远重新走出来,让二人先填表。

    二个人各自把表填完,工作人员的同事已经将相片送过来。

    “恩,二位真上相!”女工作人员把相片递过来,“看看还满意吗?”

    裴溪远伸手接过相片,相片里二个人头挨着头,脸上都有笑意,沈宁一向淡然的脸上也是染着几分喜悦。

    裴溪远将相片送到还在埋头填表的沈宁面前。

    “你看,可以吗?”

    沈宁侧眸,目光在相片上停留片刻。

    “挺好的。”

    于是,就这样拍了板。

    表格填完,女工作人员笑着接过,然后就抬起脸。

    “二位是自愿结婚吗?别误会啊,这就是例行询问。”

    裴溪远轻轻点头,“我是自愿的。”

    一旁沈宁语气平淡,“我也是自愿的。”

    “好。”工作人员收起表格,在信息录入电脑,拿过两个小红本找印好,盖好钢印送到二人面前,“恭喜二位百年好合。另外,拍照片16元,工本费9元,一共是25元,谐音就是‘爱我’。二位,谁付帐?”

    “我来。”

    裴溪远摸出钱包,从里面取出一张整钞,他没有零钱。

    “还是我来吧。”

    沈宁从自己的钱包里取出恰好的钱,送到工作人员手里。

    工作人员笑着接过沈宁的零钱,“婚后二人的财产就是共同财产,谁付都一样。”

    沈宁道了声谢,裴溪远就礼貌地说了一声再见。

    “您最好还是别和我再见了。”女工作人员风趣地说道。

    这里是结婚的地方,如果和她再见,那就说明他又来结婚,自然不是什么好事。<!–章节内容结束–>

第2052章 新婚男女(2)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一笑,捏着自己的小红本走出办公室,裴溪远忙着追出来。

    “下午,你有什么安排。”

    沈宁将结婚证塞进自己的包。

    “上班。”

    “请半天假吧?”

    她停下脚步,转脸看向他。

    “有事?!”

    “我让蓝柏帮你收拾了一间房间,你过去看看满不满意。另外,小庭今天他第一天上幼儿园,如果你方便的话,能不能晚上和我一起去接他?”

    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他们结婚的日子,总要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

    只不过,怕她不高兴,裴溪远才把慕云庭拉出来做幌子。

    “下午有一个老病人过来复查,我得过去盯一会儿,小庭几点放学?”

    “四点半。”

    “那……”沈宁想了想,“我先过去医院一趟,三点钟赶去幼儿园。”

    “你不认识路,三点我去接你吧?”

    “好。”

    沈宁点点头,“那我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他的手已经伸过来,再次握住她的手掌,手指就轻轻地摩挲着她的无名指。

    “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

    “我们现在是夫妻。”裴溪远伸手拿过她的手包,“总要有点夫妻的样子。”

    沈宁看看被他拿走的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双手插进短内衣的口袋,和他并肩向前。

    “晚上想吃中餐还是西餐?”

    “看小庭的意见吧。”

    ……

    二人就这样一路聊着来到路边,沈宁取出钥匙打开自己的车锁,裴溪远就绅士地帮她拉开驾驶室的门,抬手护住车顶。

    沈宁入座,接过他送过来的包。

    “谢谢,那……一会儿见。”

    裴溪远却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弯下身来,在她的额上轻轻吻了吻。

    “一会儿见!”

    他直起身子,帮她关上车门。

    沈宁侧眸看着站在车边的男人,他扬唇笑得温润优雅,眼神却分明透着邪魅。

    抬手摸摸额上被他蠕湿的肌肤,沈宁轻轻挑眉,伸手滑下车窗。

    “补充一条,不要随便亲近我。”

    裴溪远点头。

    “我尽力。”

    尽力?

    沈宁无语。

    这叫什么答案。

    知道他又开始启动无赖模式,她也懒得与他记较,伸手启动车子。

    “路上小心,三点我准时接你。”

    沈宁滑下车窗,将车子驶出停车位。

    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车子走远,裴溪远从口袋里摸出那本结婚证翻开,看着里面头靠着头的二人,轻扬唇角。

    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侧,裴溪远启动车子,驶向与沈宁相反的方向。

    ……

    ……

    裴家大宅。

    书房。

    裴东晟靠在沙发背上,缓缓地翻看着手中的相片。

    相片里,主角基本上全是沈宁,有的是她和裴溪远的合影。

    前面的几张,大部分都是二人在夜店里拍的照片,最后一张是一张她的半身照,照片里的沈宁套着白大襟,手中捧着一本病历,这一张是医院宣传网站上的照片。

    “沈宁?”

    “她是我们医院的脑外科医生,美国xx医学院的高材生,三年前进入医院,业务熟练非常有口啤,几天前刚刚升任脑外科的主任。”秘书程立简单地介绍着沈宁的情况,“父亲是北京xx医院的院长,母亲年轻时是芭蕾舞演员,现在是艺术团的艺术总监,她是家中独女。”<!–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