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结婚需要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准备好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

    “好。”

    裴溪远挂断电话,捏起第二个包子。

    五个包子,一碗素粥,他全部吃得干干净净,又仔细地帮她洗好碗,收拾好厨房。

    这才装好衣服,离开沈宁的家,先回家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他才赶到裴氏生物公司。

    董事长办公室里,蓝柏已经在等他。

    “这是您的资料,上面是结婚需要的证件和证明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下面一份是慕先生公司这个月的财务报表。”

    “好的。”裴溪远坐到椅子上接过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金乔在哪儿?”

    “接待室。”

    “让她进来。”

    蓝柏转身离开,片刻之后,带了金乔走进来。

    “坐!”

    裴溪远向桌前的椅子扬扬下巴,金乔入座,蓝柏就轻轻点头退出门去。

    “这是mr的财务报表。”裴溪远将那份财务报表推到金乔面前,“现在mr的帐是赤字,因为慕然的死,公司受到很大影响,股份大跌。就算你现在拿到这个公司,你也得不到钱,等待你的将是上亿的债务。”

    金乔扫了一眼桌上的报纸,扬唇。

    “裴先生,我是为了儿子,不是为了钱。”

    裴溪远轻吸口气,靠到椅背上,隔着桌子注视她片刻,缓缓地吐出两个字来。

    “一亿。”

    金乔眉尖一跳。

    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支票本,裴溪远伸手拿过笔写了一串数字和自己的签名,然后又拿过一张白纸,将笔纸一起送到她面前。

    “这是一张一亿的支票,只要你写了一个书面证明给我,愿意放弃慕云庭的监护权,它就是你的。”裴溪远微眯着眸子,目光深沉地注视着她的脸,“你要听清楚,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一个亿现金,这是我的底线,不会再多一分钱。”

    裴溪远轻抬两指,捏着那张支票,支票上那一串零在窗子透进来的阳光里闪闪发光。

    桌面下,金乔的手指缓缓地绞在一处。

    一个亿,这个诱惑绝对不小!

    从五千万到一亿,裴溪远瞬间涨价一倍,这个变化就算是金乔也有些措手不及。

    ……

    终于,她咽了口口水,有些干巴巴地笑起来。

    “裴先生,我再说一次,我是为了我儿子,不是为了钱,咱们法庭见!”

    从椅子上起身,金乔转过身,急步走出他的办公室。

    这个决定,是一个很坚难的决定。

    一个亿,足够她随意挥霍下半生,但是,裴溪远坐地涨价的变化,让她更加怀疑那份报表的真实性。

    要知道,裴然的it公司早在数年前,价值就已经超过十亿,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不信,那公司的价值会少于一个亿。

    人心不足蛇吞象,在更多的利润面前,金乔终于还是决定,放弃那诱人的一亿元。

    裴溪远坐在办公桌上,缩回手掌,将那张支票撕成两半。

    “裴先生?”蓝柏端着两杯饮料走进来,看着他面前空荡荡的椅子,“金乔小姐呢?”<!–章节内容结束–>

第2046章 我们结婚吧(2)    <!–章节内容开始–>裴溪远微微皱眉,想了想。

    “我想起来了……我应该是回了上海,当时妈妈病危去世。”

    妈妈病危去世?

    沈宁一惊。

    这些年来,她一直以为当年的事情,不过只是裴溪远一个恶意的玩笑而已。

    知道他的秘密之后,她才第一次生出不同的想法。

    或者,他是另有原因。

    现在,按照他的说法,当年如果是裴溪远的母亲去世,那么……裴溪远那天没有赴约的原因,难道是因为这个?

    裴溪远的手掌伸过来,扶住她的纤腰,“问题答完,是不是该干点正事了?”

    沈宁抓住他滑向她侧背的手掌,“裴溪远,你好像有点累了。”

    “怎么可能?”他坏笑,“我还没有运动。”

    她注视着他的眼睛,手就伸过来,轻轻地抚着他的脸颊。

    “你真的累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会儿,乖乖把眼睛闭上……感受一下,钢琴声,还有我的床……是不是有点淡淡的太阳的味道,很柔软很舒服……”

    她的声音极是温柔,低低的,透着几分蛊惑的味道。

    裴溪远注视着她的黑眸,墨眸里渐渐地染上几分迷离的神色,睫毛眨了眨,终于还是缓缓地闭上眼睛。

    “臭丫头……”

    睡着之前,他低声地嘟囔了一句。

    沈宁轻吁口气,从他身上爬起来。

    “别忘了,我也学过心理学。”

    镇静药剂加上催眠,足够让他睡上一大觉。

    侧眸,看看睡在自己床上的男人,沈宁抬手捏捏鼻梁。

    “裴溪远啊裴溪远,你还真是个大麻烦精!”

    报怨归报怨,她到底还是起身,帮他脱掉鞋袜,看看他身上的衬衫和西裤,她伸手帮他解开扣子,脱下衬衫。

    目光扫过他的皮带,沈宁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伸手过去将他的皮带拉开,将他的西裤也扯下来。

    没有去看他只套着内衣的身体,沈宁拉过薄被盖到他身上,将西裤和衬衫整齐地叠好放到沙发上,关掉灯,转身走出主卧。

    拿着手机和枕边书走到客房,她反手将门锁好,人才爬到枕上,翻开书来看了几页,却没有看下去。

    酒意上来,她已经生出疲倦之意,放下书,沈宁关掉床上的灯躺好,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

    ……

    ……

    第二天。

    裴溪远一觉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

    只是房间里窗帘拉得很严实,他并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光线。

    睁开眼睛,他展臂伸了一个懒腰,注意到头顶陌生的屋顶,他心中一惊,猛地坐直身子环视四周。

    房间里光线昏暗,不过,适应之后依旧可以看清一切。

    奶白色的壁橱、同色的床头柜、白色落地灯……

    床头柜上,相框里,沈宁一手拥着父亲,一手拥着母亲,笑得一脸灿烂。

    这是……沈宁的房间!

    他在她的床上,身上只有一个内|衣……难道说昨天晚上……

    裴溪远的脑子里嗡得一声闷响,扫过沙发上自己的衬衫和西裤,他抬手覆住额头。

    “该死!”

    门外,有隐约的脚步声传来。<!–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