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男人的脸近在咫尺,近到呼吸都热呼呼地扑在脸上,近到可以看到他根根分明的眉毛……

    那对黑眸,直摄人心。

    沈宁抬起手掌,将裴溪远凑到她面前的脸挡住。

    “坐下,我和你聊聊。”

    裴溪远在她手掌后面坏笑,“你不觉得,躺着聊更舒服吗?”

    “你喜欢躺着也可以,我的沙发足够躺下你。”沈宁面色平淡。

    裴溪远拉下她的手掌,撑直手臂,将脸从她面前移开。

    “好。”

    “过去等我。”

    沈宁向客厅的方向扬扬下巴,裴溪远坏坏地笑。

    “别让我等太久哟?”

    沈宁微笑,他就转身走进客厅。

    看着他走进客厅,沈宁这才暗暗松了口气,直起身子走进厨房,取出两个高脚杯。

    她拿过红酒倒了两杯酒,然后又从冰箱的药盒里取出一颗药片,丢在其中一个杯子里。

    端着两个杯子走出来,沈宁伸手将其中一杯递向坐在沙发上的裴溪远,自己就走到稍远的小沙发上入坐。

    裴溪远轻晃着手中的红酒,“我又不是大灰狼,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沈宁轻耸肩膀,向他扬扬杯子,“你不是大灰狼,但是喜欢吃人,不是吗?”

    “哈……”裴溪远低声出声,“小宁,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你也可以说,我是越来越幼稚了。”

    沈宁缓缓地啜着红酒,她的酒量一般,今天吃饭的时候已经喝了一杯,如果这一杯再喝下去真得会醉,她可不想再倒上一次的覆辙。

    站起身,裴溪远径直走到她面前,一手扶着沙发扶手,一手就伸过来将杯子与她轻轻一碰。

    “干杯!”

    说完,他仰首,一口就将红酒喝干。

    沈宁捧着酒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你想说什么?”裴溪远反问。

    “有几个问题想问你。”沈宁道。

    裴溪远扬唇,两指捏住她的手腕,将酒杯送到她唇边。

    “喝了它,我就告诉你。”

    沈宁抬眸与他对视片刻,张口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口地饮尽,裴溪远弯着身子看着她喝,一直到看着她将最后一口酒也喝完,他才伸过手来拿过她手中的杯子。

    随手将杯子放到茶几前,他手一伸就已经拥住她的腰身,将她从沙发上拖起来拥到怀里,横抱而起,大步走向卧室。

    沈宁没有挣扎。

    客厅距离卧室只有几步距离,沈宁很快就被他放到大床上,他的身体就覆过来压住她的。

    沈宁抬手,撑住他的肩膀。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好,你问。”裴溪远在她头上注意着她的脸,一只手掌就抬起来,用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面颊,“今天晚上,你问我什么,我都告诉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人亦已经凑到她的耳侧,用鼻尖轻轻地蹭着她的头发。

    “我保证,绝不说谎。”

    沈宁张着眼睛注视着头顶的天花板,猛地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告诉我,七年前参加完那个舞会之后,你去了哪儿?”<!–章节内容结束–>

第2044章 你想!(3)    <!–章节内容开始–>这算是缘份吗?!

    缘份?

    曾几何时,她也会想到这种唯心主义的词了。

    沈宁自嘲一笑,转身走到外间拿过她准备好的内|衣……

    转脸看到身后的柜门,她皱眉轻啐。

    “藏在柜子里,亏你想得出来!还玩什么surprise(惊喜)那一套……真是幼稚!”

    抓起手机,她转身走进浴室,将手机放到专用的盒子里,沈宁伸手拉开浴袍的带子,拉到一半又停下手指。

    转身,将带子重新系紧,她迅速走出卧室,来到门廊,拿起门边的安全链插进链孔。

    那家伙的钥匙还没还给她呢,她可不希望他又抽疯回来看到她洗澡。

    重新回到浴室,泡进浴缸的温水中,沈宁舒服地轻吁口气。

    这一回,可以舒舒服服地洗澡了。

    哪想,她刚刚闭上眼睛,准备闭目养神一会儿。

    放在一旁的手机已经嗡嗡地震动起来。

    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沈宁擦干手拿过手机。

    屏幕上,“裴溪远”三个大字,格外耀眼。

    沈宁按下接通键。

    “喂?”

    “亲爱的,出来帮我开门。”

    手机里是裴溪远的声音,语气却是邪邪地带着笑意。

    不用问,就知道他的第二人格又出来了。

    “没空。”沈宁伸手准备挂断电话,想了想又觉得不妥,“你等我。”

    现在可是他与金乔抢慕云庭监护权的关键期,万一这家伙又出去泡夜店被对方拿到证据,上法庭会非常不利。

    从浴缸里爬出来,沈宁擦擦身上的水,披上浴袍走出门来。

    人还在卧室,就听到他的敲门声。

    她迈步来到门廊,取下安全链,打开木门,只见门外裴溪远勾着领带,正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她。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在外面呆一夜呢!”

    沈宁拉开门。

    “进来吧。”

    裴溪远懒洋洋地走进来,随手将大衣外套丢在门廊的架子上,转过脸来,看着关上门转过身来的沈宁,他上前一步挡住她。

    “看到我,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抬手撑在门上,裴溪远抬手帮她将脸上沾着一绺湿发指开,俯身向她的脸靠近,作势要吻。

    沈宁抬起手掌,挡住他吻过来的嘴唇。

    在她的手掌里努努唇,他轻轻地吻着她的掌心。

    手掌心里酥麻一片,似乎整只手臂都要发软。

    沈宁轻吸口气,缩回手掌。

    “找我有什么事?”

    “当然是想你了。”裴溪远捉住她想要逃开的手指,捏着她的指尖放到唇边,轻轻吻着,“难道你不想我吗?”

    指尖被他关含在嘴里,轻轻吻吮,明明只是极轻的碰触,却仿佛吻在心上。

    沈宁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加速的心跳。

    这个妖孽!

    她心中暗骂,用力将手指抽回来。

    “如果你要留下,可以睡客房。”

    “我喜欢睡主卧。”

    “那我睡客房。”

    “你应该很清楚,我其实是想睡你。”

    “你也应该很清楚,我不想睡你。”

    男人坏笑着凑近,黑沉沉的眸子染着笑意迎上她的眼睛。

    “可是我觉得……你想!”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