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这算是缘份吗?!

    缘份?

    曾几何时,她也会想到这种唯心主义的词了。

    沈宁自嘲一笑,转身走到外间拿过她准备好的内|衣……

    转脸看到身后的柜门,她皱眉轻啐。

    “藏在柜子里,亏你想得出来!还玩什么surprise(惊喜)那一套……真是幼稚!”

    抓起手机,她转身走进浴室,将手机放到专用的盒子里,沈宁伸手拉开浴袍的带子,拉到一半又停下手指。

    转身,将带子重新系紧,她迅速走出卧室,来到门廊,拿起门边的安全链插进链孔。

    那家伙的钥匙还没还给她呢,她可不希望他又抽疯回来看到她洗澡。

    重新回到浴室,泡进浴缸的温水中,沈宁舒服地轻吁口气。

    这一回,可以舒舒服服地洗澡了。

    哪想,她刚刚闭上眼睛,准备闭目养神一会儿。

    放在一旁的手机已经嗡嗡地震动起来。

    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沈宁擦干手拿过手机。

    屏幕上,“裴溪远”三个大字,格外耀眼。

    沈宁按下接通键。

    “喂?”

    “亲爱的,出来帮我开门。”

    手机里是裴溪远的声音,语气却是邪邪地带着笑意。

    不用问,就知道他的第二人格又出来了。

    “没空。”沈宁伸手准备挂断电话,想了想又觉得不妥,“你等我。”

    现在可是他与金乔抢慕云庭监护权的关键期,万一这家伙又出去泡夜店被对方拿到证据,上法庭会非常不利。

    从浴缸里爬出来,沈宁擦擦身上的水,披上浴袍走出门来。

    人还在卧室,就听到他的敲门声。

    她迈步来到门廊,取下安全链,打开木门,只见门外裴溪远勾着领带,正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她。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在外面呆一夜呢!”

    沈宁拉开门。

    “进来吧。”

    裴溪远懒洋洋地走进来,随手将大衣外套丢在门廊的架子上,转过脸来,看着关上门转过身来的沈宁,他上前一步挡住她。

    “看到我,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抬手撑在门上,裴溪远抬手帮她将脸上沾着一绺湿发指开,俯身向她的脸靠近,作势要吻。

    沈宁抬起手掌,挡住他吻过来的嘴唇。

    在她的手掌里努努唇,他轻轻地吻着她的掌心。

    手掌心里酥麻一片,似乎整只手臂都要发软。

    沈宁轻吸口气,缩回手掌。

    “找我有什么事?”

    “当然是想你了。”裴溪远捉住她想要逃开的手指,捏着她的指尖放到唇边,轻轻吻着,“难道你不想我吗?”

    指尖被他关含在嘴里,轻轻吻吮,明明只是极轻的碰触,却仿佛吻在心上。

    沈宁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加速的心跳。

    这个妖孽!

    她心中暗骂,用力将手指抽回来。

    “如果你要留下,可以睡客房。”

    “我喜欢睡主卧。”

    “那我睡客房。”

    “你应该很清楚,我其实是想睡你。”

    “你也应该很清楚,我不想睡你。”

    男人坏笑着凑近,黑沉沉的眸子染着笑意迎上她的眼睛。

    “可是我觉得……你想!”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2042.第2042章 你想!(1)    那么,是什么问题

    失忆症、大脑器质性障碍

    沈宁端起玻璃杯,缓缓地喝着杯子里的温水,目光再一次掠过对面的裴溪远。

    仔细地回忆与他相识的经历,她很快就推断出,他应该是典型的双重人格。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的个性,会在不同的时候呈现出非常大的反差。

    时尔妖孽邪魅,时尔温雅如玉。

    以前是在心理学的研究病案上,见过这种病例,没想到她会在现实之中接触过这样的人。

    一般来说,病例分析表明,童年时有过痛苦经历才会形成这样的人格。

    这个家伙莫非也经历过什么痛苦的事

    “你”裴溪远感觉着对面沈宁探寻的目光,有些坐立不安,“你在想什么”

    沈宁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想远了。

    “哦,是这样的,回来之前我去见了一个我的律师朋友,她是打离婚案方面的专家,在抚养权方面也很专业。我向她做了一些咨询,不知道你没有兴趣听一下”沈宁略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当然了,我没有暴露你和小庭的,只是说了一个大概的案例。”

    “没关系。”裴溪远感激地向她一笑,“说来听听。”

    “她的意思是,从两个方面着手。第一呢就是想办法找到对方的缺点,可以是任何对孩子成长不利的细节,譬如抽烟、酗酒、暴力倾向、不检点的私人生活、工作性质等等”沈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当然,也包括母亲一方的精神状况,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童年时有没有遭受到不快乐的经历”

    裴溪远的眉尖跳了跳。

    “除了这些,还有你。”沈宁将他的小表情收在眼中,语气依旧平淡,“她的意思是,你要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比如不要去外喝酒,夜生活不要太多总之就是保持自己的健康形象。其次,是在与小庭有更多的互动,尽可能地培养出你们二个的感情最后呢如果你有合适的对象定婚或者结婚的话,也可以为你加分。因为你的工作很忙,又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单身男性,做为一个孩子的监护人,并不是很完美。言而总之就是让自己做一个更称职的监护人。”

    裴溪远认真倾听,最后点头。

    “我会仔细考虑这些意见。”

    侧眸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沈宁做出送客的姿态。

    “你身上有伤,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的好。”

    从小沙发上站起身,裴溪远右手垂在身侧,感觉着口袋里那只水晶球的重量。

    “今晚的事情很报歉,我先走了。”

    沈宁轻耸肩膀,走过来帮他拉开房门。

    走出门去,裴溪远在门外转过脸,看着她准备关上防盗门,他伸过手掌,扶住门扇。

    一对黑沉沉的眸子正色注视着,站在门内的沈宁。

    “沈宁,也许我曾经坐过一些伤害你,或者让你觉得不愉快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但是”他深吸口气,“我要告诉你,我真得很喜欢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接受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