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正事说完了,最近你相亲相得怎么样啊”温柔笑问。

    “不怎么样,不过短时间内我妈应该不会烦我。”沈宁道。

    “哦有秘籍啊,传授传授。”温柔立刻来了兴趣。

    沈宁扫她一眼,“不会你妈也开始逼你相亲了吧”

    “谁说不是啊,你说这老太太,是不是进更年期了呀天天这家抱孙子了,那家抱外孙子,这家结婚了那家满月了真是烦都烦死了。”温柔伸出右手,“你说我有工作有前途的大好女青年,没事我非找个男人干吗,有什么事情我自己干不了的”

    “至少两样,一,做饭,二,生孩子。”

    “现在至少是饭店,有钱就饿不死。至于生孩子,我有子宫怎么就不能生。”

    “你那只有地,还要有种子才行。”

    “大不了,我试管婴儿去。”温柔白眼,“再说了,谁规定女人一定要生孩子的”

    “我觉得小孩子挺可爱的。”沈宁扬唇,“每次看到小野家那两个小宝贝,我都恨不得夺一个回来自己养。”

    “人家那是什么基因呢,王室全世界才有几个啊”温柔用叉子轻轻地敲着牙齿,“要是有那么一个男人娶我,让我生十个八个我都愿意。”

    “我觉得我的基因也不错。”沈宁淡淡道。

    “你的基因是不错,但是男人呢”

    沈宁轻耸肩膀,眼前却不知怎么地闪过裴溪远的脸,那男人如果性格不是反复无常,也算得上是上好基因了。

    “好了,不提男人,没有男人咱们依旧精彩一会儿吃完饭咱们找个地方happy一下怎么样”

    “还happy,上次还没闹够啊”沈宁白她一眼,“没事早点回去陪陪你老妈吧,天天伺候你跟伺候公主似的。”“我现在都不敢回去,你不知道,一回去那就跟单曲重复一样,除了相亲就是男人,没别的”

    温柔正说着,一个电话已经打电话,她听了两句立刻就站起身。

    “好,我马上过来。沈宁我有点事,先回事务所走啦,拜拜,改天再约啊”

    温柔下楼结了帐,风风火火地走了,沈宁自己继续吃完饭,打车返回公寓。

    公寓内。

    黑暗中,昏迷的裴溪远,缓缓地睁开眼睛坐直身子。

    抬手按按闷疼的太阳穴,他环视一眼四周,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沈宁的房间。

    房间里昏暗,外面已经亮起灯光。

    他抬腕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多钟,从下午到现在,他竟然昏睡了几个小时。

    这么晚了,沈宁怎么还没有回来

    他先是担心,然后就想起她说过要去见一个朋友,稍稍安心,人就撑臂起身。

    时间不早,说不定她很快就会回来,他还是快点离开的好。

    裴溪远撑臂起身,迈步走到卧室,就听门廊的方向传来细碎的声响。

    有人在开门

    他心中一急,忙着退回卧室,将门虚掩。

    房门分开,沈宁提着包走进来。

    晚安,裴爷,您老自求多福吧

2037.第2037章 能结婚最好……(2)    “细节”

    “没错。”温柔用手指轻轻地点着桌子,“譬如喝酒”

    “喝酒也算”

    “当然算了,一个爱喝酒的女人,很可能有酒后暴力倾向,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身边有一个酒鬼当然不是好环境。还有抽烟,母亲如果抽烟,孩子肯定会被动吸二手烟不是有句话吗,细节决定成败,越是这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有可能就会决定一个官司的输赢。类似的还有私生活不检点、是不是有暴力倾向、有没有犯罪记录、甚至包括童年时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心理是否健康等等。只要你抓住她一个弱点,然后就在这个弱点上一直咬一直咬就算是大象最后也被咬死了”

    一提起这些事情,温柔整个人脸上都现出一种光彩。

    从当初玩世不恭的小太妹到现在睿智的大律师,她的蜕变是惊人的。

    “当然了。事情反过来也一样。”温柔正色注视着沈宁,“如果孩子现的监护人不想输掉官司,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开始注意,绝对不能让对方律师抓住任何对他不利的证据,细节参考我之前提出的那些。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点,他结婚了吗”

    沈宁摇头。

    “几岁”

    “大概三十岁吧”

    “做什么工作”

    “企业管理。”

    温柔啧啧嘴,“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做着如此繁忙的工作,他有能力照顾好一个小孩子吗”

    “他可以请佣人啊”

    “你要记住,孩子需要的是父爱、母爱,而不是佣人。”温柔耸耸肩膀,“如果我做母亲一方的律师,你这个朋友必输无疑。”

    “那要怎么办”

    “从现在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多带孩子出去玩与他建立起感情,想办法让孩子爱他。”温柔伸过叉子从她盘子里叉了一筷子菜,“如果有女朋友的话尽快订婚,当然能结婚最好”

    说到这的时候,温柔抬起脸,看向沈宁。

    “孩子的母亲是为了钱,那这个男人呢你确定,他是真得爱孩子,而不是想要从这个孩子得到什么利益吗”

    “不是。”

    沈宁答得极是干脆。

    “答得这么干脆利落”温柔又笑起来,隔着桌子用叉子点着沈宁的脸,“宁爷,你不觉得你太主观了吗”

    沈宁淡淡地咽下嘴里的菜,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怀疑过裴溪远的动机。

    “他不缺钱。而且我观察过,他和那孩子在一起的时候,眼神很温柔,你不要忘了我学过心理学,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那是您天天切别人脑袋,大脑都看透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温柔坏笑,“既然这位这么有钱,不如介绍给我当客户要不当男人也行,我不介意当后妈”

    “好。”沈宁点点头,“回头我见到他的时候,会向他建议。”

    温柔撇撇嘴,“当客户可以,男人就算了,淑女不夺人所爱,闺蜜夫,不可欺。”

    “你一向不是不客气吗”沈宁笑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