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细节”

    “没错。”温柔用手指轻轻地点着桌子,“譬如喝酒”

    “喝酒也算”

    “当然算了,一个爱喝酒的女人,很可能有酒后暴力倾向,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身边有一个酒鬼当然不是好环境。还有抽烟,母亲如果抽烟,孩子肯定会被动吸二手烟不是有句话吗,细节决定成败,越是这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有可能就会决定一个官司的输赢。类似的还有私生活不检点、是不是有暴力倾向、有没有犯罪记录、甚至包括童年时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心理是否健康等等。只要你抓住她一个弱点,然后就在这个弱点上一直咬一直咬就算是大象最后也被咬死了”

    一提起这些事情,温柔整个人脸上都现出一种光彩。

    从当初玩世不恭的小太妹到现在睿智的大律师,她的蜕变是惊人的。

    “当然了。事情反过来也一样。”温柔正色注视着沈宁,“如果孩子现的监护人不想输掉官司,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开始注意,绝对不能让对方律师抓住任何对他不利的证据,细节参考我之前提出的那些。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点,他结婚了吗”

    沈宁摇头。

    “几岁”

    “大概三十岁吧”

    “做什么工作”

    “企业管理。”

    温柔啧啧嘴,“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做着如此繁忙的工作,他有能力照顾好一个小孩子吗”

    “他可以请佣人啊”

    “你要记住,孩子需要的是父爱、母爱,而不是佣人。”温柔耸耸肩膀,“如果我做母亲一方的律师,你这个朋友必输无疑。”

    “那要怎么办”

    “从现在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多带孩子出去玩与他建立起感情,想办法让孩子爱他。”温柔伸过叉子从她盘子里叉了一筷子菜,“如果有女朋友的话尽快订婚,当然能结婚最好”

    说到这的时候,温柔抬起脸,看向沈宁。

    “孩子的母亲是为了钱,那这个男人呢你确定,他是真得爱孩子,而不是想要从这个孩子得到什么利益吗”

    “不是。”

    沈宁答得极是干脆。

    “答得这么干脆利落”温柔又笑起来,隔着桌子用叉子点着沈宁的脸,“宁爷,你不觉得你太主观了吗”

    沈宁淡淡地咽下嘴里的菜,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怀疑过裴溪远的动机。

    “他不缺钱。而且我观察过,他和那孩子在一起的时候,眼神很温柔,你不要忘了我学过心理学,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那是您天天切别人脑袋,大脑都看透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温柔坏笑,“既然这位这么有钱,不如介绍给我当客户要不当男人也行,我不介意当后妈”

    “好。”沈宁点点头,“回头我见到他的时候,会向他建议。”

    温柔撇撇嘴,“当客户可以,男人就算了,淑女不夺人所爱,闺蜜夫,不可欺。”

    “你一向不是不客气吗”沈宁笑道。

2035.第2035章 近视眼的裴先生?(6)    裴溪远忙着将车子加速,车子很快回到医院,在外科住院楼外停下,沈宁推开车门就奔下车。

    看着她渐远的身影,裴溪远伸手摸摸口袋里的钥匙,将车子驶回办公楼,回到办公室后,他做得第一件事情就是吩咐莉亚去配一套新钥匙。

    等他开完会,莉亚的新钥匙亦已经取回来,串着一只明亮的钥匙环,送到他手里。

    裴溪远接过钥匙,简单地交待了一番工作,人就离开办公室。

    没有回家,他径直赶到商场。

    直接将水晶球拿过来,沈宁应该很容易就会发现,或者他可以找一只类似的水晶球替换掉她的那只。

    毕竟她不太熟悉,应该不会认出区别。

    可惜,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满意的水晶。

    天然水晶想要那样的晶质,本就不容易,之前他那块水晶,是从挪威的拼卖会上拍来,价值非常不菲。

    现在匆忙之下想要去找一个相同的水晶球,谈何容易。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裴溪远心情越发烦燥。

    他很清楚,越是刻意压抑只会让情绪更加反弹,可是理智是一回事,情感是一回事。

    他越想放松,偏偏放松不下来。

    坐在商场的椅子上,抬脸看着四周行色匆匆的众人,他心中的燥意也是越来越浓。

    手指在口袋里磨挲着那串沈宁家的钥匙,裴溪远站起身,大步走出商场,开上车,直奔沈宁住的小区。

    知道这个时候沈宁不会回来,他依旧是谨慎地将车停在小区门,步行进入。

    一路来到沈宁的家,取出钥匙打开房门,他径直走进沈宁的卧室,从床侧的抽屉里取出那只水晶球。

    将熟悉的水晶球握在手里,他心中的情绪稍稍安定。

    起身走到衣柜前,他拉开柜门,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抬起手中的水晶球。

    蓝色水晶球在半空中轻轻晃中,镜子里的裴溪远表情也开始渐渐的变化。

    利用自我催眠,他开始尝试与自己的第二人格对话。

    这样的对话很危险,但是这一次他想冒一次险,因为他必须知道,另一个自己到底对沈宁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所谓的七年前就认识又是什么意思。

    “你昨天晚上究竟对沈宁做了什么”裴溪远沉声询问。

    镜子里的他表情微变,扬唇露出一个邪魅笑意,“你竟然偷偷进了沈宁的家我没做什么呀,只是替你讨好了一下岳母,对了,今天吃饭还顺利吧”

    裴溪远皱眉,“我差点认错人”

    第二人格轻笑出声。

    水晶球轻轻晃动,他几乎要看不清楚自己的脸,头也开始刺痛,裴溪远抬手按住太阳穴。

    “七年前,你是怎么认识沈宁的”

    镜子里的脸突然变得一片模糊,裴溪远头疼如裂,眼前一黑,重重地倒在地面上。

    因为科室里遇到一个难度非常大的外科手术,沈宁赶到与温柔约好的餐厅时,已经是八点钟。

    来到二楼,就见窗边的座位上,温柔正无聊地用叉子戳着盘子里装饰用的水果。

    好好的盘子,被她整的满是狼藉的汁水。

    看到她,温柔立刻送过一个白眼来。

    么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