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裴溪远忙着将车子加速,车子很快回到医院,在外科住院楼外停下,沈宁推开车门就奔下车。

    看着她渐远的身影,裴溪远伸手摸摸口袋里的钥匙,将车子驶回办公楼,回到办公室后,他做得第一件事情就是吩咐莉亚去配一套新钥匙。

    等他开完会,莉亚的新钥匙亦已经取回来,串着一只明亮的钥匙环,送到他手里。

    裴溪远接过钥匙,简单地交待了一番工作,人就离开办公室。

    没有回家,他径直赶到商场。

    直接将水晶球拿过来,沈宁应该很容易就会发现,或者他可以找一只类似的水晶球替换掉她的那只。

    毕竟她不太熟悉,应该不会认出区别。

    可惜,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满意的水晶。

    天然水晶想要那样的晶质,本就不容易,之前他那块水晶,是从挪威的拼卖会上拍来,价值非常不菲。

    现在匆忙之下想要去找一个相同的水晶球,谈何容易。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裴溪远心情越发烦燥。

    他很清楚,越是刻意压抑只会让情绪更加反弹,可是理智是一回事,情感是一回事。

    他越想放松,偏偏放松不下来。

    坐在商场的椅子上,抬脸看着四周行色匆匆的众人,他心中的燥意也是越来越浓。

    手指在口袋里磨挲着那串沈宁家的钥匙,裴溪远站起身,大步走出商场,开上车,直奔沈宁住的小区。

    知道这个时候沈宁不会回来,他依旧是谨慎地将车停在小区门,步行进入。

    一路来到沈宁的家,取出钥匙打开房门,他径直走进沈宁的卧室,从床侧的抽屉里取出那只水晶球。

    将熟悉的水晶球握在手里,他心中的情绪稍稍安定。

    起身走到衣柜前,他拉开柜门,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抬起手中的水晶球。

    蓝色水晶球在半空中轻轻晃中,镜子里的裴溪远表情也开始渐渐的变化。

    利用自我催眠,他开始尝试与自己的第二人格对话。

    这样的对话很危险,但是这一次他想冒一次险,因为他必须知道,另一个自己到底对沈宁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所谓的七年前就认识又是什么意思。

    “你昨天晚上究竟对沈宁做了什么”裴溪远沉声询问。

    镜子里的他表情微变,扬唇露出一个邪魅笑意,“你竟然偷偷进了沈宁的家我没做什么呀,只是替你讨好了一下岳母,对了,今天吃饭还顺利吧”

    裴溪远皱眉,“我差点认错人”

    第二人格轻笑出声。

    水晶球轻轻晃动,他几乎要看不清楚自己的脸,头也开始刺痛,裴溪远抬手按住太阳穴。

    “七年前,你是怎么认识沈宁的”

    镜子里的脸突然变得一片模糊,裴溪远头疼如裂,眼前一黑,重重地倒在地面上。

    因为科室里遇到一个难度非常大的外科手术,沈宁赶到与温柔约好的餐厅时,已经是八点钟。

    来到二楼,就见窗边的座位上,温柔正无聊地用叉子戳着盘子里装饰用的水果。

    好好的盘子,被她整的满是狼藉的汁水。

    看到她,温柔立刻送过一个白眼来。

    么么

2034.第2034章 近视眼的裴先生?(5)    昨天佟亚就说过,她下午要飞西安,裴溪远竟然还提出带他们游夜上海,这实在不像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应有的行为。

    他这么做,难道是为了讨好妈妈

    不,他是聪明人,他应该知道,这样的刻意表现反倒会减分。

    不知道为什么,沈宁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坐在身边的裴溪远看似闲淡,却始终有那么一点小紧张,似乎每一句话开口之前,都要谨慎思量。

    饭菜上桌,裴溪远主动帮二人布菜。

    “小远。”佟亚笑着开口,“你的眼睛要是近视的话,开车的时候可以注意带眼镜,要不然不安全。”

    她这一句,自然是出于长辈的好意。

    年轻人爱美,不喜欢戴眼睛这也很正常,不过开车的话要是也不戴,未免有些安全隐患。

    “没有啊”裴溪远笑着摇头,“我的眼睛很好的。”

    “那就好,因为刚才在大厅的时候,我们向你们打招呼,你没有理会,我还以为你的眼睛不太好。”佟亚道。

    “哦”裴溪远歉意一笑,“刚才在想点事情,没有注意,报歉啊阿姨。”

    佟亚笑着摆摆手,“没关系。”

    佟亚是随口一说,沈宁刚才没有注意这个细节,现在仔细想想,未免觉得这其中有一些不对劲。

    当时佟亚他们站的地方,距离电梯不过十步远,角度也几乎是直对着电梯的方向,裴溪远竟然没有看到妈妈,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奇怪。

    很快,裴溪远就渐入佳镜,不时有风趣之语,将佟亚和赵虞都哄得很高兴。

    饭后,他又提出送二人去机场,佟亚表示艺术团有大巴接送,没有必要,只是让二人尽快回去工作。

    道别佟亚和赵虞,二人坐上车离开锦江饭店。

    这一次,裴溪远主动开车。

    坐在副驾驶座上,沈宁就淡淡开口。

    “今天谢谢你。”

    “谢我”裴溪远转过脸,“谢我什么”

    “谢谢你请我妈吃饭。”沈宁道。

    裴溪远一笑,“这不是应该的吗”

    沈宁轻耸肩膀,“我的东西你准备什么时候还给我”

    裴溪远一怔。

    她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

    难道,昨天晚上他还从她这里拿了什么东西

    “你指什么”

    沈宁白他一眼,“门钥匙。”

    之前就说过,让他把那串备用钥匙挂在钥匙盒里,后来她就没见过那串钥匙,不用说她也能猜到是他拿走的。

    “哦”裴溪远暗松口气,“我没带上身上,改天拿给你。”

    钥匙还给她,就不可能再进入她家,他暂时还不能还给她。

    身边的男人目光躲闪,怎么看怎么都不对劲。

    “你怎么了”沈宁问。

    “我”裴溪远耸耸肩膀,“我很好啊我哪里不对劲吗”

    沈宁还要再问什么,手机电话已经响起来。

    “沈主任,有一个紧急的脑外科处理手术,你现在在哪儿,能马上过来吗”

    “好,我马上回来。”沈宁看看前面的路,“开快点,我有一个紧急手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