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身走到书桌边,拉开抽屉,看看里面的一些催眠用具,他伸手拿过一个给其他病人催眠用的白色水晶球,重新回到镜子前。

    抬起水晶球,水晶球在眼前轻晃起来,他注视着那只轻晃的水晶球,却始终没有办法进入状态。

    那只蓝色水晶球是他每次自我催眠地道具,他已经习惯用它来自我治疗,现在突然换成另外一个,他跟本没有办法做到。

    “该死”

    合指抓住那只白色水晶球,裴溪远懊恼地对着墙击了一拳。

    看来,要想办法把水晶球拿回来才行。

    可是,已经送出去的东西,他怎么拿回来呢

    或者

    裴溪远突然眼中一亮,他有沈宁家的钥匙,如果衬她不在家的时候偷偷过去,倒不失为一个办法。

    当当当

    门被敲响。

    “裴先生,车子来了。”

    “好的。”

    裴溪远将水晶球放回原处,从抽屉里摸出沈宁家的钥匙塞进口袋,转身走出书房。

    脑外科病房。

    沈宁结束例行巡房检查,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

    难得有时间坐下来休息,她给自己泡了一杯绿茶,等茶泡好的功夫,她顺便闭目做了一套眼保健操。

    等到保健操做完的时候,茶还没有泡好,目光扫过桌上的电话,沈宁突然想起一件事,当即取出手机,拨通温柔的电话。

    “沈大主任有何吩咐”

    温柔的声音很明快,听上去似乎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心情不错吗”

    “那当然,刚刚赢了一个案子,我正准备着要找谁出来庆祝一下,喝一杯,你来不来”

    “那晚上吧,刚好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

    “问我”温柔语气里染上好奇,“沈主任难道也有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

    “是关于打官司的事情。”沈宁道。

    “打官司”温柔的声音里染上紧张,“怎么了,你不会是扯上医患问题了吧,要不我现在过去”

    “不是我,是一个朋友,关于孩子抚养权的事情。”

    “这个呀,我最在行了,那我把这边的工作处理一下,等你下班给我电话。”

    “好。”

    沈宁挂断电话,抬腕看看手表。

    已经十一点多了,裴溪远还没动静,不会是把昨天的事情给忘了吧

    忘了也好,省得麻烦。

    正想着手机已经响起,屏幕上三个大字裴溪远。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沈宁扬扬唇角,接通电话。

    “小宁,是我。锦江饭店我已经订好位子,你现在工作处理完没有,我们一起过去吧”

    “好。”沈宁答得干脆利落,“十五分钟之后,我在办公楼下接你。”

    挂完裴溪远的电话,沈宁又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家老妈,恰好舞团就住在锦江饭店,佟亚直接与她约好在餐厅见面。

    将工作交待之后,沈宁提包下楼,直接到停车场开了裴溪远的车子到办公楼外。

    远远就见他套着深灰色西装站在台阶上,一派温润君子的模样。

2028.第2028章 什么情况(2)    佟亚站起身,跟着她走进客房,看着沈宁收拾房间的样子,只是轻轻摇头。

    女儿的乖巧听话不过就是表像,这丫头其实是心有反骨,当母的懂女儿的也知道不能说得太深。

    她看得出来,女儿对裴溪远的态度还很一般,不过那小伙子倒是很上心的样子,希望这一切,她能够真正的动心一次。

    北京。

    特案组临时基地。

    经过周密的准备之后,纪念再一次铐着手铐被送回关押室。

    “老实呆着,不许乱动。”

    小张沉着脸训斥她两句,这才转身离开。

    纪念懒洋洋地走到珍妮身侧坐下,手肘就轻轻地碰了碰在那里闭目养神的珍妮的胳膊。

    “睡着了”

    “在这种地方,哪睡得着”珍妮忿忿低语一转,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怎么去了这么久”

    “还用问吗,被连番轰炸了呗”纪念打个哈欠,“困死我了。”

    “困了就睡吧,放心吧,这的安全绝对有保证。”珍妮坏笑道。

    纪念也笑起来,“不过我可不想一直呆在这儿。”

    看看四周,侧耳听了听,她凑到珍妮耳侧,“今晚上,和我一起逃吧”

    “逃”珍妮挑眉,“你不是毒瘾犯了吧你就咱们两个,怎么逃”

    “只要你给我安排好后路,我就能带你逃出去”纪念展开手掌,掌心里握着两根细铁片,“看到没有,有这个,什么锁也拦不住我。”

    “真的假的”珍妮明显不信。

    纪念没说话,只是转过身,将小铁片捅进手铐锁眼,三两下就已经捅开自己的手铐。

    看着她手上的手铐轻声弹开,珍妮中是一脸惊讶。

    “行啊,你”

    纪念得意一笑,“论起开锁,我可是行家。”

    “你”珍妮扫她一眼,“你是小偷”

    “什么叫小偷啊。”纪念白眼,“我那叫借用,当然了有借无还。”

    珍妮笑起来,“那不还是偷吗来,快帮我也打开,这东西硌死我了。”

    “别急,现在还不是时候,外头警察还在呢,等一会儿,过了一点,他们睡觉的时候咱们再行动,刚才我早把道都踩好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经验。”

    “这还偷东西没区别,就是偷得不是东西是人。”纪念笑了笑,又凑过来,“先说好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咱们,你有路子逃走吗”

    “放心吧,只要你带我出了这个楼,我就有办法带你出京。”珍妮道。

    “那好,那就说定了,以后我跟你混。”

    二人相谈甚欢,纪念又向她吹嘘起自己的偷窥经历,珍妮看她说得有鼻子有眼,对她也是越发信任。

    一直熬到一点多钟,纪念才帮她开了锁,又小心地捅好门上的锁。

    门外,小张靠在椅子上,早已经“睡”熟。

    二个人立刻就小偷一样溜出小楼,冲上大街,纪念又“偷”了一辆早已经准备好停在路边的车,开上车带着珍妮离开。

    她一走,办公室里的徐景之等人立刻就冲出来。

    “行动开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