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二人开车门下车。

    刚刚才提着酒瓶子喝酒的裴溪远,已经恢复平日里精英人士的优雅姿态,扣子整齐,衣服整洁,嘴里满是口香糖的清香。

    “妈”

    沈宁迎着佟亚走过来,佟亚转过脸,看一眼女儿,目光就落在裴溪远身上。

    走在女儿身侧的男人,一身合体衣饰,气质儒雅温和,很符合佟亚的审美。

    迎上佟亚的目光,裴溪远笑着向她微微点头,抬手指指沈宁,又指指自己的嘴,摆摆手,一脸歉意地耸耸肩膀。

    佟亚没看懂他的意思,疑惑挑眉。

    “您是刚才接电话的裴先生吧”

    裴溪远点头,又指指沈宁,再指指自己的嘴,沈宁有一种强烈地想要将他按到下水道的冲动。

    “好了,你能说话了。”

    “阿姨您好。”裴溪远这才向佟亚伸过手掌,“刚才小宁不让我说话,您可别生气啊我叫裴溪远,您叫我小远就行了。”

    几年来,一直为女儿婚事发愁的佟亚,突然见女儿身边多出这么一位优雅得体的男性朋友,心中自是喜不自禁。

    “这孩子就是任性,你别理她。”

    “走吧,我们上楼。”

    沈宁伸手接过佟亚手中提着的一个小旅行包,还没握稳,裴溪远的手掌已经伸过来,握住包的提手。

    “我来提吧”

    沈宁淡淡拒绝,“不用了,你在楼下等我就好,一会儿我就送您回去。”

    “这是什么话呀,人家来送你还不让人家上楼”佟亚立刻责备,“小远,跟阿姨一起上楼。”

    “好的。”

    裴溪远嘴里答应,人就向沈宁送过一个得意的眼神。

    沈宁也懒得再与他计较,松开手任他提包,她就带着佟亚走进楼门,坐进电梯。

    “阿姨怎么也不提前来个电话,我和小宁好去接您一趟。”

    “哦,是这样的,我这次来上海是参加一个文化交流活动,主办方有专门的人接机,我就是完事了过来看看小宁。”佟亚笑着解释道。

    裴溪远笑得温润,“原来是这样,那沈伯伯怎么没还您一起来呀”

    “他呀,天天医院里忙着呢,没时间。”

    “这样啊,那回头我去北京看望二位。”

    二人谈得尽兴,沈宁就站在一边,静静不语。

    反正她说什么这家伙都会借题发挥,他要演她的男朋友,就让他演好了。

    刚好,可以借机挡住老妈,省得以后总是没事让她相亲。

    片刻,电梯到了楼层,沈宁打开门,三人一起走进房间。

    沈宁先让佟亚入室,手一伸就挡住后面的裴溪远。

    “妈,裴总今晚喝多了,不能开车,您先休息会儿,我送他回去。”

    “不用,一会儿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裴溪远反手将门闭紧,“阿姨难得来一趟,我和阿姨多聊几句。”

    沈宁上前一步挡住他,低声开口,“裴先生,你能不能不得寸进尺”

    他笑着凑过来,“沈小姐,你亲我一下,我立刻就走。”

    沈宁淡淡扬唇,抬手将他抬起的手掌拍开,转脸走向客厅。

2024.第2024章 要你为我疯狂(1)    于是,二人走出夜店,重新上车。

    这一回,开车的人换回沈宁,裴溪远坐在副驾驶座上,手中还提着喝剩的半瓶酒。

    “我们回你家吧”

    沈宁侧脸,只见裴溪远一手搭在窗上,一手捏着酒瓶喝着。

    他的姿态极是慵懒,明明应该是很让人讨厌的姿态,却显得格外地自然,其间还透着点撩人的性感。

    懒得理他,她将车子右转,在红灯前停下。

    手机在包里震动,沈宁侧身从后座上拿过包,摸出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佟亚的电话。

    “喂,妈”

    “小宁,你怎么还没回家啊,今天不是上白班吗”

    “您您在我家”

    她话未说完,手机已经被一只温热手掌夺了去,裴溪远抬手将手机放在耳边。

    “阿姨,您好”

    “喂”沈宁伸手想要来夺手机,后面却已经响起车笛声。

    “你开你的车”裴溪远抬手,挡住她的手掌,“我和阿姨说。”

    电话那头,佟亚听到他的声音,略略一怔,“您是”

    “我是裴溪远,小宁的男”

    他正要说男朋友,沈宁的手已经伸过来,用力地他的腰上掐了一把。

    “男同事。”裴溪远按住她捏在他腰上的手掌,“阿姨,您等会儿啊,我们马上就回来。”

    “好。”佟亚在那头温和提醒,“开车慢点,别着急。”

    “好的,阿姨一会儿见。”

    裴溪远放下手机,在沈宁凌厉的目光中将电话挂断。

    沈宁深吸口气,“裴溪远,你不觉得你有点过分吗”

    “我这是帮你啊”裴溪远晃着她的手机,“你想现在你有男朋友了,以后你妈肯定不会再逼你相亲了对不对”

    沈宁抿了抿唇,转过脸来继续开车。

    “裴溪远,我提醒你,如果呆会儿你敢再乱说话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裴溪远靠回椅背,顺手将手机塞进自己口袋。

    “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不会把我们上过床的事情,告诉阿姨的。”

    车子向右一打,猛地刹停。

    裴溪远身子一晃,差点撞到玻璃上。

    “不想我丢你下车,现在就给我闭嘴”

    裴溪远向她做个ok的手势,抬手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再开口。

    沈宁这才重新开车,将车子拐进快车道。

    副驾驶座上,裴溪远就扯下衫衣袖口,将扣子扣好,又套上外套,最后还摸过她储物盒里的口香糖往嘴里塞了两粒。

    沈宁侧脸看着他的样子,只是摇头。

    这个大尾巴狼,又要在她老妈面前装斯文人了

    很快,车子就回到她住的公寓。

    远远地,就见一人站在公寓外的灯光下,身上套着一件灰色大衣,长发盘起,后背笔直。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沈宁的老妈佟亚。

    虽然已是中年,但是多年来跳芭蕾养成的优雅气态,丝毫不让她显出老态,随便一站便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裴溪远远远看到佟亚,立刻就明白沈宁身上的那种恬静气质从何而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