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是肯定的。”律师点点头,“慕少爷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毕竟已经有一定的表达能力,法官应该也会考虑他的想法。”

    裴溪远皱起眉。

    金乔抛弃慕云庭无疑是一个大过错,可是这一点,他并不想抖出来,因为那对孩子伤害太大。

    “毕竟,您与慕云庭之间并没有直接的亲属关系,如果您想要赢得这场官司,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对方的过错。”律师收起桌上的资料,“我想知道,孩子出生之后,金乔有照顾过他吗,她是什么时候离开慕云庭的父亲,是什么原因”

    抬手捏了捏鼻梁,裴溪远放下手掌。

    “周律师,这样吧,您先回去看一下我给您准备的资料,如果有需要,我会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周律师看出他不想多说,收起资料站起身来,伸手与他握了握,“我等您的电话。”

    莉亚送周律师出去,保安部的负责人亦随后来到裴溪远的办公室。

    就之前发生的医患事件,裴溪远与他进行了一些讨论,并且命令他加强保安方面的工作。

    忙忙碌碌,不知不觉已经是下班时间,裴溪远还坐在办公桌前。

    医院这边的工作刚刚接手,各方面的流程和人员、资金之类有许多事情他都要熟悉,再加上生物公司那边的事务,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忙碌。

    沈宁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只有莉亚还坚守在岗位上。

    看到她,莉亚笑着站起身。

    “沈小姐,您直接进去吧,裴总在里面呢。”

    莉亚并不太了解裴溪远,只是理所当然地认定二人是情侣关系。

    毕竟,这样天天一起吃饭,来往密切,不是情侣也太奇怪了

    “谢谢。”

    沈宁道了声谢,走过来,敲响房门。

    “进。”

    门内,简洁地应了一个字。

    沈宁推门而入,只见裴溪远一手捧着杯子,一只手里还拿着一份资料在看。

    他没有想到是沈宁,只是认为走进来的是莉亚,当即抬起手掌,将手中的杯子和她扬了扬。

    “咖啡。”

    沈宁走过来,接过他手中的杯子,转身走进办公室一角的操作间。

    没有帮他冲咖啡,而是倒了一杯温开水拿过来,送到他的桌上。

    裴溪远专注地看着文件,并没有去碰杯子,一直到将整份文件看完,他在最后签上名字,才合拢手中的文件夹,向她递过来。

    “把这个发到法国的药厂,另外,订两份晚餐,不要订西餐,订中餐吧要一份粥,如果沈宁过来让她直接进来就好,你订完餐就先下班吧”

    说话的时候,他依旧盯着手中的另一份文件。

    沈宁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递过来的文件。

    转身走出门来,将文件交给莉亚。

    “这个文件发到法国的药厂,然后你就可以下班了。”

    “好的。”

    莉亚接过文件,走过去发传真,沈宁就打电话到医院对面的粥铺,订了一份晚餐。

    片刻,莉亚离开,粥铺将晚餐送过来,她重新回到办公室,裴溪远还在工作。

2022.第2022章 一起跳舞好不好(2)    将粥和包子拿到操作间里用热水温着,她就走到小沙发边坐下,取出自己包看到一半的书,继续看。

    时间流逝。

    裴溪远终于把手头的文件看完,轻吁口气,将文件放到桌上,伸手拿过桌上的杯子,看到里面清亮的凉白开。

    他挑眉抬眼,就见沈宁坐在沙发上,正在专注地翻看手中的书。

    “沈宁”裴溪远眼中染上惊讶,“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一会儿了。”沈宁将书签移到自己看到的那一页,“看裴先生那么忙,就没打扰您。”

    “报歉,我没注意到。”裴溪远整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饿了吧,我让莉亚订了餐。”

    他环视四周一眼,并没有看到哪里有餐饭的痕迹。

    “我去拿。”

    沈宁站起身走进操作间,将粥和包子用微波炉热了一下端出来,放在茶几上。

    “吃吧”

    裴溪远看着桌上的饭菜,怔了怔。

    “怎么只有一份”

    “饭是我订的,因为我在食堂吃过了,所以只为您订了一份。”沈宁放下手中捧着的粥,“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走了吗”

    裴溪远注视着面前粥碗里飘出来的热气,抬眸。

    “能陪我呆会儿吗”

    沈宁耸肩,在他对面入座。

    裴溪远就拿过餐具,开始吃饭,喝了两口热粥,他轻吸口气。

    “金乔回来了。”

    沈宁皱眉,“她是来要孩子的”

    “你也知道,她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孩子。”

    “那你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裴溪远抬起眸子,黑眸中少有的染着几分迷茫的神色,“如果上庭的话,小庭就会知道真相,如果不上庭,我暂时还没有办法让她放弃。沈宁,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沈宁抿抿唇,她理解裴溪远的为难。

    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真相实在太过残忍,可是以金乔的为人,不达到目的恐怕她也不会罢休。

    “或者给她一些钱呢”

    “我试过了,可是她太贪婪。”裴溪远抬起一只手指,按住有些闷疼的太阳穴,“慕然的it公司现在正在关键时期,如果交给她就完了,那是慕然的心血,也是他留给小庭的礼物,我不能让金乔毁了它。”

    沈宁侧眸,看着他紧皱的眉。

    “你怎么了”

    裴溪远轻轻摇头,“没什么你回去吧”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另一个自己应该又在蠢蠢欲动。

    烦燥地放下手中的餐具,他站起身来。

    “沈宁,你走吧快走”

    沈宁疑惑起身,正聊着慕云庭的事情,他突然就要让她走

    这家伙怎么怪怪的

    她审视地看他一眼,迈步走到他面前。

    “你到底怎么了”

    “我真得没事,你快走吧,我我要自己想一想。快走啊”

    让她来是他,赶她走也是他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反复无常。

    沈宁转身,拿过桌上的书,装进自己的包,提着包要走。

    刚迈一步,身后已经传来他的声音。

    “小宁,干吗这么急着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