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将粥和包子拿到操作间里用热水温着,她就走到小沙发边坐下,取出自己包看到一半的书,继续看。

    时间流逝。

    裴溪远终于把手头的文件看完,轻吁口气,将文件放到桌上,伸手拿过桌上的杯子,看到里面清亮的凉白开。

    他挑眉抬眼,就见沈宁坐在沙发上,正在专注地翻看手中的书。

    “沈宁”裴溪远眼中染上惊讶,“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一会儿了。”沈宁将书签移到自己看到的那一页,“看裴先生那么忙,就没打扰您。”

    “报歉,我没注意到。”裴溪远整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饿了吧,我让莉亚订了餐。”

    他环视四周一眼,并没有看到哪里有餐饭的痕迹。

    “我去拿。”

    沈宁站起身走进操作间,将粥和包子用微波炉热了一下端出来,放在茶几上。

    “吃吧”

    裴溪远看着桌上的饭菜,怔了怔。

    “怎么只有一份”

    “饭是我订的,因为我在食堂吃过了,所以只为您订了一份。”沈宁放下手中捧着的粥,“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走了吗”

    裴溪远注视着面前粥碗里飘出来的热气,抬眸。

    “能陪我呆会儿吗”

    沈宁耸肩,在他对面入座。

    裴溪远就拿过餐具,开始吃饭,喝了两口热粥,他轻吸口气。

    “金乔回来了。”

    沈宁皱眉,“她是来要孩子的”

    “你也知道,她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孩子。”

    “那你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裴溪远抬起眸子,黑眸中少有的染着几分迷茫的神色,“如果上庭的话,小庭就会知道真相,如果不上庭,我暂时还没有办法让她放弃。沈宁,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沈宁抿抿唇,她理解裴溪远的为难。

    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真相实在太过残忍,可是以金乔的为人,不达到目的恐怕她也不会罢休。

    “或者给她一些钱呢”

    “我试过了,可是她太贪婪。”裴溪远抬起一只手指,按住有些闷疼的太阳穴,“慕然的it公司现在正在关键时期,如果交给她就完了,那是慕然的心血,也是他留给小庭的礼物,我不能让金乔毁了它。”

    沈宁侧眸,看着他紧皱的眉。

    “你怎么了”

    裴溪远轻轻摇头,“没什么你回去吧”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另一个自己应该又在蠢蠢欲动。

    烦燥地放下手中的餐具,他站起身来。

    “沈宁,你走吧快走”

    沈宁疑惑起身,正聊着慕云庭的事情,他突然就要让她走

    这家伙怎么怪怪的

    她审视地看他一眼,迈步走到他面前。

    “你到底怎么了”

    “我真得没事,你快走吧,我我要自己想一想。快走啊”

    让她来是他,赶她走也是他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反复无常。

    沈宁转身,拿过桌上的书,装进自己的包,提着包要走。

    刚迈一步,身后已经传来他的声音。

    “小宁,干吗这么急着走”

2020.第2020章 小尾巴翘天上去了(3)    “恩”

    纪念郑重点头,然后就伸过手来抱住他的脖子。

    “老公,谢谢你。”

    冷小邪伸手圈住她。

    “傻妞儿”

    谢他什么呀,他去做任务还是说去就去,她阻止了吗

    爱情原本就是相互的,她尊重他的职业,他也尊重她的。

    纪念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不客气地印下一个油印,伸手帮他擦了擦,她再次将他拥紧。

    “你也要多加小心,好好照顾自己。”

    “放心吧,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回我家一趟,我妈都念叨你好几回了。”

    纪念歉意地开口,“我原本想着今晚过去看他们的,这回估计要拖几天了。”

    “没事,我妈跟我爸这么多年,早习惯了。再说,她还不知道你回来呢。”

    “你妈真伟大。”

    “那当然,你想想吧,她公公是将军,老公是将军,她儿子是将军,将来她孙子说不定还是将军,能不伟大吗”说到这儿,冷小邪抬手将她扶正,“说正事,之前你可以答应过我,回来就和我结婚的。我那结婚申请可早批下来了,咱们什么时候领证啊”

    纪念抬眸看着他。

    “冷小邪,你真得要和我结婚吗”

    “废话。”

    “那”纪念眨眨眼睛,“你不用和爸妈商量一下吗”

    “早都商量得不商量了。”冷小邪扬唇一笑,“我这可是万事俱备,只欠你这个东风了。”

    纪念抬腕看看表,站起身来,“我们现在就去。”

    “你的户口本吗”冷小邪问。

    纪念皱眉,“身份证不行吗”

    她的户口还在纪家,她这里哪有户口本啊

    “不仅要身份证,还要户口本的。”

    纪念坐回椅子,“那恐怕今天来不及了。”

    看她积极性被打击,冷小邪笑着扶住她的脸。

    “等我们都执行完任务回来再说,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纪家,别紧张不会有事的。顺便你也要仔细考虑考虑,要是觉得我还需要考验考验,咱们就晚点再领证,总之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告诉我一声,咱们直奔民政局。”

    他说得轻描淡写,其间却自然地真情流露,无比的宽容与宠溺自在其间。

    纪念吸吸鼻子,郑重点头。

    “好”

    “好端端的哭什么呀”冷小邪抬手在她脸上抚了一把,伸手将她搂到怀里,“屁大点事也至于感动,以后在床上主动点就行了”

    纪念抬手给了他一拳头,手臂却伸过来将他抱紧。

    上海。

    医院董事办公室。

    坐在桌边的律师从面前的资料上抬起脸,“裴先生,恕我直言,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您的胜算并不太高。”

    裴溪远轻轻点头,“有没有什么办法,提高我的胜率”

    “一般来说,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证明自己的优势。第二种,就是尽量去找对方的劣势。”律师想了想,看向裴溪远,“身为母亲的一方,有过什么大的过错吗”

    裴溪远有些犹豫,“孩子需要出庭吗”

    晚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