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一看这光景,温妈妈心中一宽,唇角就向上扬起。

    自家姑娘什么时候这样小鸟依人过,看来这回是真得动了心。

    这个英国女婿虽然有点二,但是看上去还挺实在,这样也好,省得有好多花花肠子自家姑娘玩不过。

    这么想着,老人家笑着又退回餐厅。

    “我觉得吧结婚这事儿吧,咱们还得从长计议……”

    温柔一边继续演戏,一边就悄悄地听着外面的动静,一点点地将自己的脸探出蓝柏的胳膊向外看。

    手被她抓着放在她的腰上,感觉着那只手掌的触感和紧贴在自己胸口上女孩子柔软的身体,蓝柏脑子里突然就闪过她半卡着毛衣,露着半截腰站在洗手间里的样子。

    心情没来得一阵浮燥。

    温柔探出脸来,没有看到自家侦探老妈,这才松了口气,放开他的腰身。

    “走吧,咱们先回去吃饭,一会儿吃完饭,我再和你说。”

    蓝柏点点头,“我能用一下洗手间吗?”

    “这个……可以有。”温柔向他一笑,人就走出洗手间,顺手帮他关上房门,回到餐厅,温柔就凑到老妈身侧,“妈,您别听他瞎说,我们还没到那一步呢。”

    温妈妈拉住她的手掌,语重心常,“我觉得小柏这孩子,挺实在的,小柔,这男人啊有钱没钱的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对你好。你说你吧,除了打官司,你什么都不会,连个米饭你都不会做,妈就担心以后妈不在了,你怎么办。小柏这孩子什么都会,又会照顾人,我们你们俩挺合适的,答应妈,你们好好处吧。”

    “妈……您没事煽什么情啊!”温柔撇撇嘴,“行了,我知道了。”

    回到座位上继续吃饭,她侧脸在一边,轻轻吸了吸鼻子。

    老妈真是的,没事就爱煽情。

    这时,蓝柏已经重新回来,温妈妈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热情地让他坐下,帮他不住地夹菜。

    “多吃点,这些都是阿姨特意为你准备的……”

    蓝柏眼看着她不住夹菜,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不住地吃。

    温妈妈哪里知道,这家伙是个实心眼,还以为他能吃,越发夹得勤了。

    吃到最后,蓝柏胃都快要撑破。

    “阿姨,我……我真得吃不下,可以……不吃了吗?”

    “在阿姨家还客气什么,来……再喝点汤,这可是我熬了三个小时的鸡汤,还加上黄芪大枣,特别滋补。”

    于是,又喝了一碗汤。

    幸好此时电话响了,温妈妈才停止填鸭。

    蓝柏忙着从椅子上坐起来,逃离饭桌。

    温妈妈接完电话,看到他,又热情地走过来,送给他一个桔子。

    “吃点水果,补充vc,还帮助消化。”

    “谢谢阿姨。”

    蓝柏无奈,只好又把桔子吃了。

    最后一瓣,他完全是硬咽下去的。

    这时,温柔看时间不早,生怕老妈拉着蓝柏问东问西,又想着美国那边的消息,于是就拉了蓝柏,辞别老妈出来。

    温妈妈一路送到电梯口,还不忘叮嘱蓝柏改天再来。<!–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55章 蓝小萌(7)    <!–章节内容开始–>蓝柏脱掉西装,走进厨房,温柔咬着一个苹果跟过来,拉住他的胳膊。

    “不用不用,你坐着就行。”

    “没关系。”蓝柏看看左右,“有围裙吗,帮我找一个。”

    “这儿呢这儿呢!”

    温妈妈主动送过一个围裙来,蓝柏解开衬衣扣子,系好围裙,扫了一眼桌上的调料瓶,然后就气定神闲地拿过刀,切了葱姜蒜末,然后开火倒油……

    站在一旁,看着他的动作,温妈妈只是喜笑颜开。

    自家这个女儿,要说厉害,那绝对厉害。

    上了法庭,尖牙嘴利,提起打官司的事情,那绝对是头头是道。

    可是论起生活能力,那绝对是一个低能儿。

    温妈妈一直就想着帮她找一个细心能照顾好她的好男人,现在看着蓝柏小露的这一手,心中早已经是一百个满意。

    和温柔一起端着碗筷出来,她就笑着碰碰女儿的胳膊。

    “死丫头,可以啊!”

    “那当然了。”温柔笑得得意,“我早和您说了,您姑娘要么一出手,一出手绝对给你带回一个极品来!”

    “德性!”

    温妈妈白她一眼,“对了,这个小柏是做什么的?”

    “他呀,复杂点说就是秘书式管家,直白点说就是给人家**oss当助理。”

    “哦,那……工资怎么样啊?”

    “一周二千。”

    “哦,那一个月八千,不算多。不过也没事,人好比什么都强,你赚得多点,你们两个也够花。”

    温柔失笑,“妈,我说得是美金。折合人民币一周一万多,这还是人家的基本工资,不包括奖金和分红呢,他的老板可是裴氏生物的董事长,估计每年的资金和分红都要几百万。”

    温妈妈一惊,“这么多呀?”

    “是啊!”温柔笑着拥住她的肩膀,“配您女儿绰绰有余吧?”

    温妈妈正色点头,“那绝对有余!”

    温柔撇嘴,“有您这样当妈的,好像你女儿档次很低似的。”

    温妈妈还要再问什么,蓝柏已经捧着炒好的菜走出来,“菜都炒好了,二位洗手准备吃饭吧?”

    “你们先吃,我去把厨房收拾一下。”

    温妈妈笑着走进厨房,只看了一眼就傻了。

    灶台上,锅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地挂好,架子上原本有些乱的调味品瓶已经按照从大到小的顺序,重新排列——比她平常收拾过的还干净。

    温妈妈不由地一声感叹。

    “我的天啊!”

    “阿姨,吃饭了。”

    蓝柏的声音从厨房门口传进来,温妈妈应了声,洗了手出来。

    只见桌上,米饭、汤都已经盛好,勺子筷子都是整整齐齐地放在桌上。

    看得温妈妈一愣一愣地,温柔就在一旁偷笑。

    “阿姨,您没事吧?”蓝柏轻声询问。

    “哦,没事没事。”

    温妈妈走过来入座,“小柏啊,别客气,多吃点。”

    “好。”

    蓝柏捧着碗,吃相优雅。

    “对了,你也是上海人吗?”

    “不是,我是英国人。”

    “那你的父母呢?”

    “他们都在伦敦,我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内科医生,他们只有我这一个孩子。”蓝柏想了想,“我在英国和美国都有物业,如果您希望我和温小……小柔在上海住的话也可以,我在上海刚刚买了一套房子,婚后您也可以过去一起住,房子是二层,空间还是挺大的。车子的话我因为平常用不到,所以没有买,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也可以给小柔买一辆,牌子的话您来决定就可以。”<!–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