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不是这样的。”蓝柏用力咽下嘴里的薯片,一脸认真地注视着温柔,“男性比女性患冠心病的比例更高,差不多是女性的两到三倍,也就是说我得冠心病的可能性是你的两到三倍。”

    温柔张了张嘴,愣了好一会儿,才轻笑出声。

    “蓝柏,以后我看我叫你小萌萌好了!”

    这家伙也太呆萌了吧?

    她一句玩笑,他也能这么认真。

    “为什么?”蓝柏不解地问。

    他来中国不多,虽然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很不错,可是对于这种词汇还是不太明白。

    “出来了出来了!”眼角余光注意到已经走出来的金乔,温柔立刻就凑到单反机前,调整焦距,对着金乔连续拍摄起来。

    看着金乔与男人分手,各自离开,温柔立刻就钻到驾驶座上,启动车子追过去。

    蓝柏没有防备,一下子跌在后座上,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的样子,温柔大笑出声。

    “小萌萌,做好哟!”

    蓝柏坐直身子,不好意思地摸摸磕头的疼,看到前面的禁行标志,立刻提醒。

    “快停下!”

    温柔不明所以,将车子刹车。

    “怎么了?”

    蓝柏抬手一指前面的标牌,“这里禁止左转。”

    “没关系,大不了扣三分,罚一百块……哦,我的驾照里好像已经扣到九分了,到时候还要借你的驾照用一下。”

    说完,温柔一脚油门,直接左转,抄近路向着金乔离开的方向追去。

    “万一有警察的话,你肯定会被抓到的。”蓝柏有些无奈地坐直身子。

    话音刚落,就见一位警察叔叔站在路口,看到温柔的车子,立刻就抬起右手,示意她靠边停车。

    “小萌萌,你这个乌鸦嘴!”温柔无语低骂,然后就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快,捂住胸口!”

    “为什么要捂着胸口。”

    温柔瞪他一眼,“因为你心绞痛!”

    蓝柏一脸错愕,“可是,我没有心脏病。”

    说话音,温柔已经靠边停下车,跳下车门,她一脸歉意地拉住交警的手掌,人就用含着粤语的普通话说道。

    “警察蜀黍……真得对不起,我知道这里不能左转啦,我真得不是故意的……您看,我车上有一个英国友人,他突然心绞痛……你看他的脸都白成什么样子了……我这也是没办法,您别看他长得跟中国人似的,他可是纯种的英裔,还是贵族,要是他出事,这对咱们两国友谊都有影响是不是?……我向你保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您看我一看就是好市民……我真得很不好意思啦……”

    温柔又是道歉,又是忽悠,嘴里还左一个警察蜀黍,右一个警察蜀黍,把那个年轻小交警叫得也不好意思起来。

    “这个是非常危险的,看你这次有情可缘,记住,下不为例!”

    “是!”

    温柔暗喜,当即给对方一个大大拥抱,“谢谢谢谢你哟,我先送朋友去医院……哦,对了,你的警号是多少,我一定要给你送锦旗。”

    小交警看看车内“痛苦地”捂着胸口的蓝柏,“不用了不用了,您还是赶紧送他去医院吧?”<!–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47章 什么代价都愿意(2)    <!–章节内容开始–>裴溪远一手扶着小家伙的腰,一手牵住沈宁,三人一起走到台下,他才将小家伙从肩膀上放下来,然后三人一起走上主席台。

    “恭喜!”

    校长走过来与裴溪远和沈宁握了手,然后就将一个小礼盒和一个小小的水晶奖杯,捧过来送到三人手中。

    “这个是我们特别为三位准备的,三张游乐园通票还有一份马克西姆西餐厅的三人套餐,希望三位能够有一个愉快的下午和晚餐。”

    “小庭,还不去拿你的奖品。”沈宁笑着开口。

    慕云庭将礼盒和奖杯接在手里,礼貌地向校长道了声谢。

    “好。”校长笑着点头,“现在,我宣传,运动会正式结束,下午给大家放半天假,请家长们好好享受与孩子的这半天时光吧!”

    大家一起鼓掌,裴溪远和沈宁与校长道别,然后就带着小家伙离开幼儿园。

    还没有上车,慕云庭已经迫不急待地将盒子打开,看着里面的门票和餐券,他立刻就抬起小脸。

    “爹地、妈咪,我们下午能去游乐场吗?”

    “当然可以喽,不过要先去吃饭!”裴溪远笑着说道。

    “万岁!”小家伙立刻欢呼出声。

    沈宁站在一旁,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兴奋的脸庞,笑了笑没有开口。

    难得二个人都这么高兴,就陪他们玩半天吧,大不了,熬一天。

    于是,三个人一起去吃过午饭,直奔游乐园。

    一样一样地玩过去,慕云庭和裴溪远都是精力旺盛,玩得像两个疯子。

    沈宁已经上了一晚上的夜班,再加上有点感冒,难免有些力不从心,慕云庭提出去开卡丁车的时候,她就笑着拿过他的小背包。

    “我拿包,你和爸爸玩吧?”

    “谢谢妈咪!”

    小家伙拉着裴溪远路进场地,裴溪远带着他开了一圈回来,远远看到沈宁一手撑着栏杆,一手轻按着太阳穴,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

    “该死!”

    只顾着自己开心,他怎么忘了,她刚上过晚班呢?!

    “怎么了?”

    慕云庭不解地问。

    裴溪远向沈宁扬扬下巴,“妈咪昨天上了一夜的班,还有点感冒,现在已经很累,我们回家好不好?改天爸爸再带你来,行吗?”

    “恩。”慕云庭转过脸看看沈宁,懂事地点点头,“那我们就回家吧。”

    “一会儿,你就说你累了。”

    “这不是说谎吗?”

    裴溪远轻捏小家伙的小脸,“如果知道是因为自己让你玩得不开心,妈咪也会不开心,这叫善良的谎言,明白吗?”

    小家伙懵懂地点点头。

    两个男人走出场地,慕云庭就主动开口。

    “我累了,我们回家吧?”

    沈宁摸摸他的小脑袋,“这么快就累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要玩云宵飞车的吗?”

    转脸看看远处的云宵飞车,慕云庭轻轻摇头,“不想玩了,下次吧。”

    “好。”沈宁牵住他的小手,“那我们回家休息,改天有时间,我们再来玩。”

    “真的吗?”

    沈宁笑得温柔,“当然。”<!–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