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放下手中只喝了几口的牛奶,徐景之就走过去收拾自己的行礼。

    纪念肚子里吃得饱饱的,跟本吃不下,索性放下杯子走过来帮他收拾。

    “徐队,我帮你吧!”

    “你就不用左一个徐队,右一个徐队了吧?”

    “那我总不能还叫你景哥哥吧,那也太肉麻了。”

    徐景之一笑,“那……你就叫我景之吧。”

    “景之?”纪念耸耸肩膀,“好,以后没外人的时候叫你名字,有外人的时候还是叫你徐队吧,工作是工作,一码是一码。”

    徐景之点点头。

    虚掩的门被推开,林缨走进房间,看到并肩在床边整理东西的纪念和徐景之,眼闪染上阴沉。

    “林缨?”徐景之眼角余光注意到她,直起身来,“有事吗?”

    林缨走过来,手里捧着一件折得整整齐齐的外套,“您的外套……昨天晚上落在我房间了。”

    “哦……”徐景之轻扬唇角,“差点忘了,谢谢你啊,小林。”

    “不用客气。”

    林缨淡淡地应着,徐景之就接过外套。

    “给我吧,我帮你放在箱子里。”纪念随手接过外套,帮他放进箱子,“好了,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好。”徐景之转脸看向林缨,“我们先去楼下退房,一会儿大厅见。”

    说完,他拉起箱子,走向房门,纪念向林缨笑着点点头,也跟着他走出去。

    听着二人的脚步声渐远,林缨垂在身侧的两手缓缓握紧。

    因为过度用力,她的手指上青筋都已经突出。

    ……

    ……

    上海。

    幼儿园操场。

    春季运动会正在进行中。

    这一次的比赛,是两人三腿的比赛,父母合作,把父亲的右腿和母亲的左腿绑在一起,谁先到达终点谁就是第一。

    弯身将二人的腿系好,裴溪远直起身,拥住沈宁的腰,顺手把她的手也拉过来,裹在自己腰上。

    “一会儿我们注意节奏,先迈中间的脚。”

    “好!”

    沈宁笑应。

    “预备——”

    老师吹响哨子,所有的参赛父母们立刻就开始向前急冲,四周的孩子正在大声地为自己的家长加油。

    “加油,加油!爸爸加油,妈妈加油!”

    这其中,慕云庭的声音最大也最明亮。

    小家伙握着拳头,紧盯着准备好的裴溪远和沈宁,只恨不得自己上去推他们一把。

    “快点……快一点,后面的人追上来了,快点啊……”

    比赛场上,状况不断,因为配合不够默契,不时有人摔倒,大人孩子都笑成一团。

    很快,裴溪远和沈宁就遥遥领先,慕云庭兴奋地跟着二人往终点跑。

    等到二人第一个冲过终点的时候,小家伙立刻就冲过去,跳起来,直接扑到二人怀里。

    沈宁没防备,脚下一晃,裴溪远伸手去拉她,结果三人一起倒在草坪上。

    “爹地妈咪,你们太棒了……恩,嘛!”小家伙也不起来,只是搂着二人的脖子,亲这个一口,亲那个一口,在二人身上一伸小胳膊,“这次咱们家肯定是我们班得奖最多的一个!”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43章 爹地妈咪(1)    <!–章节内容开始–>“我只是……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情。”纪念向他一笑,“我记得那会儿,一旦有人欺负我,我只要叫一声‘景哥哥’,他们就会吓跑。我还记得,那会儿你就说过,你要当一个好警察,保护所有人。”

    徐景之扬唇,“可惜啊,我现在离好警察还很远。不过,和小时候一样,只要你有需要,记得叫景哥哥。”

    纪念扬唇,“好。”

    “我先出去,你休息一会儿吧。”

    徐景之转身走出门去。

    纪念站在原地,深深地吸了口气。

    多年未见,纪念对徐景之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总是会保护弱小,护在她面前的景哥哥,心中怎么也不能接受他是内奸的可能。

    抿了抿唇,她暗自决定,一定要尽快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徐景之,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

    徐景之走出门来,就见不远处站着林缨,正向他房门的方向看过来。

    看到他,林缨立刻就转过脸,推开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徐景之皱了皱眉,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周局,我是徐景之。”

    “具体的情况我都已经知道了,你马上带路撤回北京吧,暂时将视线转移到对方的销售网络。”

    “可是……”徐景之握着手机走上露台,“我们现在已经查到的这些,就这样放弃吗?”

    纪念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才查到庄之蝶的老巢,虽然有可能已经打草惊蛇,但是至少已经看到真正的毒蛇是谁,现在这个时候,上头却让他放弃,徐景之难免有些想不通。

    “这是命令。”电话那头,周局的语气深沉,“我要求你们,立刻执行。”

    冷小邪已经将这个任务接手,他们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只不过这些事情,周局不方便告诉徐景之而已。

    “是!”

    徐景之无奈,只好答应下来。

    收起手机,他转身从观景露台上走回来,迎面就见小张端着一杯热牛奶和吃的东西走到附近。

    看到他,小张扬唇向他一笑。

    “徐队,您要的东西。”

    “给纪念送进去吧!”徐景之道。

    “不是您吃的啊?”小张一怔,然后又扬唇笑起来,“那您自己送呗,怎么让我送啊?”

    徐景之白他一眼,“让你送你就送,哪那么多废话。”

    “行,我送。”小张笑着走到纪念的门前,“徐队,用不用我告诉纪念是您让准备的呀?”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啊?”徐景之走过来,伸手拿过他手中的餐盘,“去吧,订几张回北京的机票,通知大家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回北京。”

    小张一脸地惊讶,“啊……这就回北京了,那庄之蝶这条线就不盯了?”

    “上头的命令,我也没办法。”徐景之轻轻摇头,“去吧!”

    “这些领导也真是的,把我们当猴耍,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小张一边埋怨,一边转身离开。

    徐景之就走上前来,轻轻地敲响房门。

    “门没锁!”

    门内,传出纪念的声音。<!–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