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徐景之走进门来,只见她正抓着一个毛巾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她应该是刚刚洗漱过,两侧的头发上还沾着水珠。

    原本微有倦色的脸,此时亦已经显得精神许多,尤其一张脸粉粉嫩嫩地,透着青春的朝气与活力。

    “徐队?”纪念看看他手中的食物,“这是给我的呀?”

    “哦……对,赶了一夜的路,肯定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谢谢。”

    其实纪念是一点也不饿。

    车上,冷小邪各种吃的喝得准备着,她一路上小嘴儿也没闲着,这会儿小肚子还饱饱的。

    不过对方一番好意,再加上冷小邪的存在是个秘密,她自然也不能说。

    徐景之将手中的托盘放到茶几上,“上头已经下了命令,我们尽快回北京,你只能上飞机再补觉了。”

    “没事,我也不怎么困。”纪念抓着毛巾坐到沙发上,“坐吧,咱们聊会儿。”

    徐景之在小沙发上坐下,纪念就拿过杯子,喝了一口热牛奶。

    “一直没抽得出时间问,徐伯伯最近还好吧?”

    “年前就去世了,心脏病。”徐景之道。

    纪念一愕,“哦……对不起啊!”

    “那,伯母呢?”

    “她身体还好。”徐景之扬扬唇,“回北京,有空过去家里玩吧,我妈有时候还常念叨你呢!”

    “好啊!”纪念喝了一口牛奶,“我记得小时候,我还去你们家吃过几次饭,伯母做的菜特别好吃。”

    徐景之注视着她的侧脸,“小念……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我妈死后,我就跟我爸回北京了,然后就是一天一天地混呗。”

    纪念轻描淡写地说着,对于纪家的事情,她半个字也不想多提。

    “你这样出来执行任务,爸爸不担心吗?”

    “他呀……”纪念耸耸肩膀,“我们现在都不见面。”

    算起来,她都一年没有见过纪父了,要不是徐景之提起,她几乎都要忘了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

    听她的语气,不能猜出她在父亲家里过得并不如意,徐景之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扬唇温和地向她笑笑。

    “以后没事就过去我家玩,我妈一个人在家无聊,你去了她肯定特别高兴。”

    “好啊。”纪念捧着杯子,“话说,您没给我找个嫂子啊?”

    “没人看得上。”徐景之自嘲地说道。

    “得了吧!”纪念撇撇嘴,“您这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要学识有学识,人品又好……怎么可能没人看得上,肯定是您太挑衅了吧!”

    徐景之笑笑,“那你呢?有男朋友了吗?”

    “我?!”纪念笑着摇头,“我和您一样,没人看得上。”

    男朋友就没有,准老公就有一个,只不过,现在这情况,她不能说。

    徐景之扬唇。

    这功夫,门已经被人敲响,小张推开走进来。

    “徐队,票订好了,中午12点半。”

    徐景之看了一眼腕表,现在已经是十点多钟,十二点的飞机,应该要马上起程,“通知大家,收拾一下去机场。”<!–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41章 为什么问这个(2)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扫了一眼四周,视线掠过坐在奔驰越野车内的庄之蝶,懒洋洋地坐进鲨鱼的车子后座,拉开车门正要上车,就听远处有人叫他。

    “森哥!”

    冷小邪转过脸,“什么事?”

    不远处,庄之蝶的手下小跑过来,“庄先生让您过去坐。”

    冷小邪转过脸,看看庄之蝶的车子,转身走过去。

    早有手下拉开车门,他就弯身坐到庄之蝶身侧。

    庄之蝶伸手送过一杯红酒来,送到他手里,“既然你是从北京出来的,在那边,应该也有不少门路吧?”

    啜了一口红酒,冷小邪抬起右手,在扶手上轻轻扣了扣,声音慵懒却不乏狂傲。

    “黑白两道,平趟!”

    “那……北京那边的生意,我就交给你了。”

    冷小邪伸过杯子,与他轻轻一碰。

    “庄先生看得起我,我也不会让您失望。干!”

    庄之蝶一笑。

    “干!”

    庄之蝶肯将生意交给他,这就足以证明,从现在开始,这个家伙才真正开始信任他。

    这也就意味着,他将会接触到庄之蝶的销售网络,任务终于有大进展了。

    ……

    ……

    b城。

    酒店客房内。

    徐景之和小组里的其他四个人都在,纪念正在将打探来的情况仔细地向他们汇报。

    当然,她没有提及冷小邪。

    这五个人中,肯定有一个就是内奸。

    如果将冷小邪的事情告诉他们,那就意味着,将冷小邪置于死地。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桌子对面,林缨好奇地询问道。

    “我从窗子逃出来的,他们都没有怀疑我,所以也没有防备。”纪念答道。

    “纪念。”小张皱起眉来,“你不会真得和他……”

    刚才纪念说过,阿森带她回房间,之后她才逃出来。

    这其中的暧、昧之意自然不用多说。

    “咳!”徐景之轻咳一声,“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下一步的方案吧。”

    小张嚯得站起身来,“还商量什么呀,咱们马上去农场,直接把那个什么鲨鱼庄之蝶全抓回来不就行了?”

    “现在去,人家早跑了!”林缨耸耸肩膀,“纪念这样逃出来,对方肯定已经有所警觉,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留在农场,只怕早已经转移了。纪念,我真是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留在那里,和我们里应外合不是更好吗?”

    纪念抬眸,“林姐的意思是,要我真得和那个阿森睡觉?”

    林缨脸色一僵,“你别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离开,只是让事情前功尽弃。”

    “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退出,可是当时的情况,我也是没有办法。”纪念轻轻戳戳手中的笔,“我总不能,为了任务什么都不顾了吧?”

    其实,几个人都觉得,她这样放弃确实有点可惜。

    可是仔细想想也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女孩子,难道真得为了任务,要陪对方睡觉?

    “好了,既然这样,就先散会吧。”

    几个站起身,徐景之就伸过手来,拉住纪念的手腕。

    “小念,你留一下。”

    林缨的视线扫过徐景之握住纪念的手腕,抿了抿唇,大步走出房门。<!–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