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扫了一眼四周,视线掠过坐在奔驰越野车内的庄之蝶,懒洋洋地坐进鲨鱼的车子后座,拉开车门正要上车,就听远处有人叫他。

    “森哥!”

    冷小邪转过脸,“什么事?”

    不远处,庄之蝶的手下小跑过来,“庄先生让您过去坐。”

    冷小邪转过脸,看看庄之蝶的车子,转身走过去。

    早有手下拉开车门,他就弯身坐到庄之蝶身侧。

    庄之蝶伸手送过一杯红酒来,送到他手里,“既然你是从北京出来的,在那边,应该也有不少门路吧?”

    啜了一口红酒,冷小邪抬起右手,在扶手上轻轻扣了扣,声音慵懒却不乏狂傲。

    “黑白两道,平趟!”

    “那……北京那边的生意,我就交给你了。”

    冷小邪伸过杯子,与他轻轻一碰。

    “庄先生看得起我,我也不会让您失望。干!”

    庄之蝶一笑。

    “干!”

    庄之蝶肯将生意交给他,这就足以证明,从现在开始,这个家伙才真正开始信任他。

    这也就意味着,他将会接触到庄之蝶的销售网络,任务终于有大进展了。

    ……

    ……

    b城。

    酒店客房内。

    徐景之和小组里的其他四个人都在,纪念正在将打探来的情况仔细地向他们汇报。

    当然,她没有提及冷小邪。

    这五个人中,肯定有一个就是内奸。

    如果将冷小邪的事情告诉他们,那就意味着,将冷小邪置于死地。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桌子对面,林缨好奇地询问道。

    “我从窗子逃出来的,他们都没有怀疑我,所以也没有防备。”纪念答道。

    “纪念。”小张皱起眉来,“你不会真得和他……”

    刚才纪念说过,阿森带她回房间,之后她才逃出来。

    这其中的暧、昧之意自然不用多说。

    “咳!”徐景之轻咳一声,“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下一步的方案吧。”

    小张嚯得站起身来,“还商量什么呀,咱们马上去农场,直接把那个什么鲨鱼庄之蝶全抓回来不就行了?”

    “现在去,人家早跑了!”林缨耸耸肩膀,“纪念这样逃出来,对方肯定已经有所警觉,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留在农场,只怕早已经转移了。纪念,我真是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留在那里,和我们里应外合不是更好吗?”

    纪念抬眸,“林姐的意思是,要我真得和那个阿森睡觉?”

    林缨脸色一僵,“你别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离开,只是让事情前功尽弃。”

    “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退出,可是当时的情况,我也是没有办法。”纪念轻轻戳戳手中的笔,“我总不能,为了任务什么都不顾了吧?”

    其实,几个人都觉得,她这样放弃确实有点可惜。

    可是仔细想想也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女孩子,难道真得为了任务,要陪对方睡觉?

    “好了,既然这样,就先散会吧。”

    几个站起身,徐景之就伸过手来,拉住纪念的手腕。

    “小念,你留一下。”

    林缨的视线扫过徐景之握住纪念的手腕,抿了抿唇,大步走出房门。<!–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42章 为什么问这个(3)    <!–章节内容开始–>其他几人也一起走出来,小张收拾起桌上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向纪念扬唇一笑。

    “纪念,你也别在意了,林缨就是那个脾气,有什么说什么,她没有恶意。”

    纪念笑着向他点点头,小张就抱着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走出门去,顺手帮二人关上房门。

    徐景之深吸口气,“小念……”

    嗡!

    纪念手机一震。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纪念扫了一眼屏幕,上面显示着一条来自冷小邪新手机号的短信。

    “事情暴露,内奸就在你身边,凡事小心,我安全转移,勿念。”

    扫了一眼屏幕,纪念平静地将手机收起来,塞回口袋,心头却是一紧。

    这么快的时间,庄之蝶就已经收到消息。

    她回来之后,他们几个立刻就开始开会,跟本没有时间去打电话联系。

    “没事吧?”徐景之关切地询问道。

    “哦,没事!”纪念摇摇头,目光落在徐景之脸上,心脏猛地一缩。

    提前得到她通知的人,只有徐景之,难道那个内奸就是他吗?!

    之所以打电话给他,就是因为信任徐景之,纪念想到这种可能,只是觉得心中一阵异样。

    “徐队。”纪念抿抿唇,“对不起啊,这次的任务我做得不好。”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徐景之伸过手掌,安慰地笑着拍拍她的手背,“别太在意林樱,她……她就是那个脾气,开了一晚上的车,一定累了吧,到我的床|上休息一会儿吧!”

    “好。”纪念站起身,“谢谢。”

    目光扫过她的领口,注意到她衣领间露出来的吻痕,徐景之不由地皱眉。

    她才从敌人那边回来,这样的痕迹,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阿森”留下来的。

    想象着她被对方“欺负”的样子,徐景之目光一沉。

    抬手扶住她的肩膀,他轻轻伸臂拥住她。

    “小念,对不起啊……让你受委屈了!这一次都是我太着急,才会让你去执行这样的任务,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

    “没事。”纪念抬脸向他一笑,“我这不是活蹦乱跳地回来了吗?到底还是我经验太少,下次我会吸取教训。”

    “恩!”徐景之点点头,“去洗个澡休息会儿吧,我去向上级报告,命令下来再来通知你。”

    “好。”纪念笑应,看他走到门口,她就轻声开口,“对了,徐队,我给你打电话的事情……还有别人知道吗?”

    徐景之转过脸,语气略有些犹豫,“……为什么问这个?”

    “没有,就是随便问问。”纪念笑道。

    “哦……”徐景之微垂眼帘,“没有。”

    纪念看出他的犹豫,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他还要思考之后才回来,而且还不敢正视她的眼神。

    很明显,他在隐瞒什么。

    在当时另有其人,还是说……他就是那个内奸?!

    年少时,一身正气,总是会保护她帮助她,会护着小区里那些弱小孩子不受欺负的景哥哥,会变成坏人吗?

    “在想什么?”

    徐景之抬眼,注意到纪念的表情,疑惑地问。<!–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