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其他几人也一起走出来,小张收拾起桌上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向纪念扬唇一笑。

    “纪念,你也别在意了,林缨就是那个脾气,有什么说什么,她没有恶意。”

    纪念笑着向他点点头,小张就抱着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走出门去,顺手帮二人关上房门。

    徐景之深吸口气,“小念……”

    嗡!

    纪念手机一震。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纪念扫了一眼屏幕,上面显示着一条来自冷小邪新手机号的短信。

    “事情暴露,内奸就在你身边,凡事小心,我安全转移,勿念。”

    扫了一眼屏幕,纪念平静地将手机收起来,塞回口袋,心头却是一紧。

    这么快的时间,庄之蝶就已经收到消息。

    她回来之后,他们几个立刻就开始开会,跟本没有时间去打电话联系。

    “没事吧?”徐景之关切地询问道。

    “哦,没事!”纪念摇摇头,目光落在徐景之脸上,心脏猛地一缩。

    提前得到她通知的人,只有徐景之,难道那个内奸就是他吗?!

    之所以打电话给他,就是因为信任徐景之,纪念想到这种可能,只是觉得心中一阵异样。

    “徐队。”纪念抿抿唇,“对不起啊,这次的任务我做得不好。”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徐景之伸过手掌,安慰地笑着拍拍她的手背,“别太在意林樱,她……她就是那个脾气,开了一晚上的车,一定累了吧,到我的床|上休息一会儿吧!”

    “好。”纪念站起身,“谢谢。”

    目光扫过她的领口,注意到她衣领间露出来的吻痕,徐景之不由地皱眉。

    她才从敌人那边回来,这样的痕迹,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阿森”留下来的。

    想象着她被对方“欺负”的样子,徐景之目光一沉。

    抬手扶住她的肩膀,他轻轻伸臂拥住她。

    “小念,对不起啊……让你受委屈了!这一次都是我太着急,才会让你去执行这样的任务,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

    “没事。”纪念抬脸向他一笑,“我这不是活蹦乱跳地回来了吗?到底还是我经验太少,下次我会吸取教训。”

    “恩!”徐景之点点头,“去洗个澡休息会儿吧,我去向上级报告,命令下来再来通知你。”

    “好。”纪念笑应,看他走到门口,她就轻声开口,“对了,徐队,我给你打电话的事情……还有别人知道吗?”

    徐景之转过脸,语气略有些犹豫,“……为什么问这个?”

    “没有,就是随便问问。”纪念笑道。

    “哦……”徐景之微垂眼帘,“没有。”

    纪念看出他的犹豫,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他还要思考之后才回来,而且还不敢正视她的眼神。

    很明显,他在隐瞒什么。

    在当时另有其人,还是说……他就是那个内奸?!

    年少时,一身正气,总是会保护她帮助她,会护着小区里那些弱小孩子不受欺负的景哥哥,会变成坏人吗?

    “在想什么?”

    徐景之抬眼,注意到纪念的表情,疑惑地问。<!–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40章 为什么问这个(1)    <!–章节内容开始–>见状,鲨鱼忙着走过来,帮冷小邪割开绳子,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阿森,没事吧?”

    冷小邪从地上抓过衣服套到身上,向他一笑。

    “鲨鱼哥,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兄弟就此告辞!”

    说完,他转身就走。

    “阿森!”

    鲨鱼见他要走,忙着冲过来拉住他的胳膊,“有话好好说,你别走啊,庄先生也是一时心急。”

    “您别劝了,这种情况我呆下有什么意思啊?”冷小邪懒洋洋打个哈欠,“咱们有缘再见吧。”

    推开鲨鱼,他大步走向门外。

    “这……庄先生,您看?!”

    鲨鱼侧脸,看向庄之蝶,庄之蝶皱着眉,看着冷小邪走到门口,才轻扬下巴示意手下把他拦住。

    走过来,从冷小邪身侧绕过,庄之蝶抬手扶住他的肩膀。

    “阿森,刚才的事情是我多心,你别往心里去,留下来好好干吧!林博士提纯的货已经出来,接下来就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阿森!”鲨鱼见状,也笑着走过来,“都是自家人,有误会说开就行了,给鲨鱼哥一个面子,留下来吧?”

    冷小邪来这里几天,他的能力有目共睹,这会儿正是用人之际,庄之蝶也不希望放过这么一个好用的手下。

    “行,既然庄之蝶这么说,那我就留下。不过,我有个要求。”他瞳孔收缩露出冷色,“那个女人,我要亲手做掉!”

    他说的,当然是指纪念。

    庄之蝶点头。

    “好!”

    鲨鱼立刻就拍拍手掌,“好了好了,没事了,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

    手下们各自散去,庄之蝶也带着两个保镖离开。

    “去哪儿?”冷小邪疑惑地问。

    “这里不安全了,我们换一个地方。”鲨鱼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人就坏笑道,“兄弟,有种……我还是头回看到有人敢用刀指着庄先生的脖子,让他说软话,你还是第一个。”

    冷小邪扬唇一笑,“我就是看您的面子,要不然我现在早走了。”

    “恩,哥明白。”鲨鱼扶住他的肩膀,和他一起往外走,“那个小妮子真得不简单,没想到把你也给骗过了。”

    “兄弟玩过的女人没有八千也有一百,没想到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我真是太小看她了。”冷小邪轻吸口气,冷哼出声,“不过,仅此一次,下次再见面,我一定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行!”

    鲨鱼轻轻点头,“那小丫头片子太能装了,咱们哥几个都看走了眼。走吧,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先上个厕所,一会儿下去找你。”

    冷小邪转身走向卫生间,鲨鱼就先一步下楼。

    走进卫生间之内,冷小邪立刻就取出手机给纪念发了一条短信。

    删除短信,他洗了洗手脸,这才快点下楼。

    楼下,数辆车子早已经准备好。

    叶紫和林博士也被从地下室带出来,和那些已经打包好的仪器一起装上一辆箱式货车。

    纪念逃离,叶紫的嫌疑也就解脱,庄之蝶已经重新让她回到林博士身边。<!–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