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见状,鲨鱼忙着走过来,帮冷小邪割开绳子,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阿森,没事吧?”

    冷小邪从地上抓过衣服套到身上,向他一笑。

    “鲨鱼哥,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兄弟就此告辞!”

    说完,他转身就走。

    “阿森!”

    鲨鱼见他要走,忙着冲过来拉住他的胳膊,“有话好好说,你别走啊,庄先生也是一时心急。”

    “您别劝了,这种情况我呆下有什么意思啊?”冷小邪懒洋洋打个哈欠,“咱们有缘再见吧。”

    推开鲨鱼,他大步走向门外。

    “这……庄先生,您看?!”

    鲨鱼侧脸,看向庄之蝶,庄之蝶皱着眉,看着冷小邪走到门口,才轻扬下巴示意手下把他拦住。

    走过来,从冷小邪身侧绕过,庄之蝶抬手扶住他的肩膀。

    “阿森,刚才的事情是我多心,你别往心里去,留下来好好干吧!林博士提纯的货已经出来,接下来就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阿森!”鲨鱼见状,也笑着走过来,“都是自家人,有误会说开就行了,给鲨鱼哥一个面子,留下来吧?”

    冷小邪来这里几天,他的能力有目共睹,这会儿正是用人之际,庄之蝶也不希望放过这么一个好用的手下。

    “行,既然庄之蝶这么说,那我就留下。不过,我有个要求。”他瞳孔收缩露出冷色,“那个女人,我要亲手做掉!”

    他说的,当然是指纪念。

    庄之蝶点头。

    “好!”

    鲨鱼立刻就拍拍手掌,“好了好了,没事了,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

    手下们各自散去,庄之蝶也带着两个保镖离开。

    “去哪儿?”冷小邪疑惑地问。

    “这里不安全了,我们换一个地方。”鲨鱼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人就坏笑道,“兄弟,有种……我还是头回看到有人敢用刀指着庄先生的脖子,让他说软话,你还是第一个。”

    冷小邪扬唇一笑,“我就是看您的面子,要不然我现在早走了。”

    “恩,哥明白。”鲨鱼扶住他的肩膀,和他一起往外走,“那个小妮子真得不简单,没想到把你也给骗过了。”

    “兄弟玩过的女人没有八千也有一百,没想到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我真是太小看她了。”冷小邪轻吸口气,冷哼出声,“不过,仅此一次,下次再见面,我一定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行!”

    鲨鱼轻轻点头,“那小丫头片子太能装了,咱们哥几个都看走了眼。走吧,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先上个厕所,一会儿下去找你。”

    冷小邪转身走向卫生间,鲨鱼就先一步下楼。

    走进卫生间之内,冷小邪立刻就取出手机给纪念发了一条短信。

    删除短信,他洗了洗手脸,这才快点下楼。

    楼下,数辆车子早已经准备好。

    叶紫和林博士也被从地下室带出来,和那些已经打包好的仪器一起装上一辆箱式货车。

    纪念逃离,叶紫的嫌疑也就解脱,庄之蝶已经重新让她回到林博士身边。<!–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39章 卡住了(3)    <!–章节内容开始–>温柔风风火火地冲向台阶下,蓝柏提着东西跟在她后面,看着她随着步伐轻摆的大衣,眼前却闪过她那半截诱人的细腰。

    意识到自己的方向有点邪恶,蓝柏忙着回过神来,抬起提着东西的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十字。

    “请您原谅我的过错,阿门!”

    “嘟囔什么呢?”温柔在台阶下转过脸,“快点吧,我的小管家。”

    “来了!”

    蓝柏加快脚步,追到她身侧。

    ……

    ……

    云南。

    嘭!

    紧闭的门被人一脚踢开,皮鞋踩过地面,数个人影就冲到冷小邪的床侧。

    一个手下伸过手掌,抓住床上的被子,一把拉开。

    “靠!”

    枕上,冷小邪骂了一句脏话,挺身欲起,后背刚刚离开床面又摔了回去。

    鲨鱼急急地从门外冲进来,看着床上四肢被绑在床柱上的冷小邪,目光就落在沉着脸站在冷小邪身侧的庄之蝶身上。

    “庄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啊?”

    庄之蝶抬手伸进西装口袋,向冷小邪扬扬下巴。

    “这个问题,你最好问他。”

    “哈——”枕上,冷小邪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大笑出声,笑了好久才收住声音,“庄之蝶,既然你不相信我,还愣着干什么?要不一枪给我一个痛快,要么就把我解开,咱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庄之蝶上前一步,坐到他的身侧,右手一抬,一柄锋利的细刀已经架上他的咽喉。

    “纪念人呢?”

    冷小邪撇嘴,“我他|妈还想知道呢!那个死丫头,别让我抓到她,要不然……我非把她皮剥了不可。竟然敢玩到老子头上,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信?”庄之蝶轻轻地转了转手中的刀,“阿森,你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

    冷小邪抬眸,迎上他的视线。

    双手抓住绳索,猛地用力。

    原本稳稳放在地上的床一下子就向旁侧翻倒。

    庄之蝶没有防备,人狼狈地跌倒在地,冷小邪就连带床一起压过来,左手一抓已经夺过他手中的刀,手掌一折一挑,噗得一声,他手上的绳索就已经断开。

    伸过手掌,冷小邪的刀尖笔直地抵住从地上撑起身来的庄之蝶。

    旁边的几个手下到了现在才反应过来,取出枪来向他瞄准。

    冷小邪微眯着眸子注视着眼前的庄之蝶。

    “我最烦的就是别人不相信我,你想听实话是不是?”他抬手,甩出抵在庄之蝶咽喉的刀,细刀破空而出,笔直地刺中墙上飞镖玩具的靶心,“这就是我的实话!”

    看他扔掉刀,几个手下立刻就冲过来,用枪齐齐指住冷小邪。

    “住手。”

    庄之蝶沉声喝住几人,从地上站起身,转身走到墙边拨下那把刀来,回到冷小邪面前。

    然后,他猛地挥出右手。

    刀尖擦着冷小邪的手臂划过,帮他割断绳索。

    注视着落在地上的冷小邪,庄之蝶声若寒霜。

    “我不喜欢别人用刀抵着我的脖子,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知道自己已经暂时化解眼前的危机,冷小邪在心中暗松口气。

    好险!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