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裴先生!”蓝柏喘着气在二人面前停下,“您昨天说的那个合同,是改成35%,还是25%?”

    所谓合同,当然是子虚乌有。

    他不过就是想要试试,眼前的这位到底是不是平常那个裴溪远。

    裴溪远松开沈宁的腰,上前一步,扶住蓝柏的肩膀。

    “是5%啊,猪!”

    说完,他就向蓝柏轻轻地眨了眨眼睛。

    蓝柏立刻就知道,眼前的裴溪远是第二人格,他的眸子里顿时染上讶色。

    裴溪远的第二人格一般都是在他入睡之后,意识淡薄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次竟然一大早就冒出来了?

    一旁,沈宁观察着两个男人的行为。

    从蓝柏的表情中,她也是看出一些端倪。

    “走啦!”

    转身过来,裴溪远拥住沈宁,替她拉开车门。

    “裴先生!”蓝柏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您……多加小心。”

    这是裴溪远的秘密,蓝柏不能出卖他,但是他也很担心这个裴溪远会不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放心吧。”裴溪远向他挤挤眼睛,“回头见,小柏。”

    转身坐到驾驶座上,裴溪远笑着启动车子,从蓝柏身边驶过。

    看着二人的车子渐远,蓝柏紧紧皱眉。

    “怎么会这样?”

    叹了口气,蓝柏转身回到病房。

    病房里,温柔已经将一大盘早餐吃得精光,正端着杯子喝里面的红茶,扫一眼走进来的蓝柏,她立刻垂下手中的杯子。

    “怎么了?”

    “没事。”蓝柏伸手拿过她膝盖上的托盘,“我已经办好出院手续,一会儿送您回家吗?”

    “到底怎么了?”温柔追问。

    蓝柏抬眸,歉意地向她一笑,“报歉,温小姐,个人私事不能告诉你。”

    温柔耸耸肩膀,“那好,我就不打听你的**了,不过……如果需要听众的话,我这里可有两个耳朵哟!”

    “谢谢!”

    蓝柏感激地向她一笑。

    她回以笑脸,片刻又追问道,“蓝柏,你和你们家裴先生,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那种关系?”蓝柏疑惑地转过脸。

    温柔扬唇,“就是那种啊……你懂的!”

    男人一脸地迷惑,“我不懂。”

    “好基友啊……就是g|ay!”

    蓝柏一怔,然后忙着摆手,“温小姐,您别误会,我和裴先生我们绝对没有那种关系。”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温柔轻笑,“我是和开玩笑的。”

    蓝柏微松口气,转过身去继续帮她整理桌上的药。

    捧着杯子喝茶,看着他将桌上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药,在塑胶袋里装成一个整整齐齐的长方形,温柔只是瞪着大眼睛摇头。

    蓝柏这家伙,在这些事情上真得是太有天分了!

    他那对修长的手掌,简直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神器。

    将杯子里的最后一杯红茶喝完,温柔伸手舒展一下身体。

    “ok,继续战斗!”

    说完,她就生龙活虎地从病房上跳下来,抓起枕边的衣服进了洗手间。

    “小管家,快过来!”

    片刻,洗手间里已经传来她的声音。

    蓝柏忙着走过去,推开门一看,顿时石化当场。<!–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36章 嘴巴张开一点(3)    <!–章节内容开始–>放下杯子,他红着脸走出病房。

    “哈!”

    温柔坐在病床上,大笑出声。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沈宁迈步走进来。

    “秘密。”温柔抬起脸,目光落在沈宁身后的裴溪远身后,“裴先生,早。”

    裴溪远上下看她一眼,“你的手还好吧?”

    “没事,就是软组织挫伤,消肿就好了。”温柔无所谓地耸耸肩膀,“小庭怎么样,今天早上情绪还正常吗?”

    “我们一会儿就过去幼儿园,今天他们幼儿园有一个家长联谊的运动会。”沈宁扶住她的手掌,仔细看了看,“肿得挺厉害的,这几天这个手不要吃力。”

    几人正在说话,蓝柏提着拖把走进来,看到沈宁与裴溪远,他立刻就微笑着向二人打了一个招呼。

    温柔端过托盘上的红茶喝了一口,目光就落在裴溪远身上,“裴先生,我想知道……七年之前,金乔与慕然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这……”裴溪远被她问住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这些事情他并不真情,甚至连金乔长什么样子,他也并不知道,自然也无从谈起。

    “这可不行,下周一就要开庭,我必须要尽快地解释情况。”温柔说道。

    裴溪远的声音里染上一抹不悦,“可是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

    “这些事情,阿柏也应该知道吧?”沈宁插话道。

    “哦!”蓝柏直起身子,“那时候我还跟裴先生,具体的情况并不太清楚。”

    裴溪远抬腕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我们走吧?”

    “裴先生。”温柔直起身子,语气严肃,“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回避金乔。我要告诉您的是,如果您不想输掉这场官司,就必须要把一切实情告诉我,绝对不能遮遮掩掩。如果你不信任我,那我们的合同就没有办法继续。”

    “随便你。”

    裴溪远懒洋洋地应她一句,拉着沈宁就走。

    温柔挑眉。

    他这是什么态度啊!

    “小柔。”沈宁拉住裴溪远,“这样吧,你先吃饭,这件事情晚一点再说?时间有点赶,再不走我们就来不及了。”

    “好吧。”温柔扫一眼裴溪远,“那就下午,我们必须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好,那我们先走了,蓝柏,小柔就拜托你了。”

    沈宁向温柔摆摆手,拉着裴溪远走出病房。

    听着二人脚步声渐远,温柔就皱眉埋怨,“你们这**oss,还真是脾气大,我可是帮他打官司,他一点不配合,这官司怎么打呀?”

    蓝柏站在门口,看着二人渐远的身影。

    目光落在用手圈着沈宁腰身的裴溪远身上,挑了挑眉,突然眼中闪过惊色。

    难道……

    他不是裴先生?!

    “阿柏?”温柔看着蓝柏的样子,“你怎么了?”

    “哦,没事。”蓝柏收回目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没有向裴先生交待,您先吃早餐,我马上回来。”

    放下拖把,蓝柏大步追向裴溪远。

    一直追到停车场,他才追上二人。

    “裴先生!”

    听到他的喊声,裴溪远与沈宁同时转过脸。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