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放下杯子,他红着脸走出病房。

    “哈!”

    温柔坐在病床上,大笑出声。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沈宁迈步走进来。

    “秘密。”温柔抬起脸,目光落在沈宁身后的裴溪远身后,“裴先生,早。”

    裴溪远上下看她一眼,“你的手还好吧?”

    “没事,就是软组织挫伤,消肿就好了。”温柔无所谓地耸耸肩膀,“小庭怎么样,今天早上情绪还正常吗?”

    “我们一会儿就过去幼儿园,今天他们幼儿园有一个家长联谊的运动会。”沈宁扶住她的手掌,仔细看了看,“肿得挺厉害的,这几天这个手不要吃力。”

    几人正在说话,蓝柏提着拖把走进来,看到沈宁与裴溪远,他立刻就微笑着向二人打了一个招呼。

    温柔端过托盘上的红茶喝了一口,目光就落在裴溪远身上,“裴先生,我想知道……七年之前,金乔与慕然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这……”裴溪远被她问住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这些事情他并不真情,甚至连金乔长什么样子,他也并不知道,自然也无从谈起。

    “这可不行,下周一就要开庭,我必须要尽快地解释情况。”温柔说道。

    裴溪远的声音里染上一抹不悦,“可是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

    “这些事情,阿柏也应该知道吧?”沈宁插话道。

    “哦!”蓝柏直起身子,“那时候我还跟裴先生,具体的情况并不太清楚。”

    裴溪远抬腕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我们走吧?”

    “裴先生。”温柔直起身子,语气严肃,“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回避金乔。我要告诉您的是,如果您不想输掉这场官司,就必须要把一切实情告诉我,绝对不能遮遮掩掩。如果你不信任我,那我们的合同就没有办法继续。”

    “随便你。”

    裴溪远懒洋洋地应她一句,拉着沈宁就走。

    温柔挑眉。

    他这是什么态度啊!

    “小柔。”沈宁拉住裴溪远,“这样吧,你先吃饭,这件事情晚一点再说?时间有点赶,再不走我们就来不及了。”

    “好吧。”温柔扫一眼裴溪远,“那就下午,我们必须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好,那我们先走了,蓝柏,小柔就拜托你了。”

    沈宁向温柔摆摆手,拉着裴溪远走出病房。

    听着二人脚步声渐远,温柔就皱眉埋怨,“你们这**oss,还真是脾气大,我可是帮他打官司,他一点不配合,这官司怎么打呀?”

    蓝柏站在门口,看着二人渐远的身影。

    目光落在用手圈着沈宁腰身的裴溪远身上,挑了挑眉,突然眼中闪过惊色。

    难道……

    他不是裴先生?!

    “阿柏?”温柔看着蓝柏的样子,“你怎么了?”

    “哦,没事。”蓝柏收回目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没有向裴先生交待,您先吃早餐,我马上回来。”

    放下拖把,蓝柏大步追向裴溪远。

    一直追到停车场,他才追上二人。

    “裴先生!”

    听到他的喊声,裴溪远与沈宁同时转过脸。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35章 嘴巴张开一点(2)    <!–章节内容开始–>“我当然知道不容易,但是这个非常重要,我要知道她是在哪家医院检查,哪家医院生产……所有的一切,我都要知道。钱不是问题,找私家侦探也可以,总之……尽你所有的能力帮我把这个金乔抄底。对了,再去警局查查,她有没有案底,哪怕是在超市偷过一盒牙签也算……对,事无巨细……没错……”

    看到送到面前的水杯,温柔不客气地接过,送到嘴边喝了一口。

    “ok……你个穷鬼,好好好,一会儿我就把钱给你打过去……当然是大客户啦,几十亿的生意好不好……赢了官司请你欧国十国游,总可以了吧?”

    将水杯送到蓝柏手中,她随手接过他送过来的湿纸巾,拿过来又愣住。

    “给我这个干吗?”

    她疑惑地看着面前的蓝柏。

    蓝柏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温巾,手就伸过来捧住她的手腕,帮她把手擦了擦。

    然后,捧起托盘,将放着早餐的托盘放到她腿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啊……”温柔看一眼托盘上冒着热气的英式早餐,“oh,myladygaga!竟然能在医院里吃到这么正宗的英式早餐!小管家,你简直是天使!”

    蓝柏耸肩,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了,不和你说了,总之,我刚才说过的事情,你马上去给我查……要不然,下学期别想我给你赞助学费,我要去享受我的英式早餐了,再见。”

    扯下耳机,温柔弯身吸吸鼻子,露出一个无比夸张的表情。

    “看着就有食欲。”

    蓝柏将叉子又纸巾擦干净,送到她手中。

    温柔伸手接过叉子,手就向他勾了勾,蓝柏疑惑地向她弯下身,她就凑过来,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谢谢您喽,小管家!”

    蓝柏的脸,一下子就染上粉红。

    “不……不客气!”

    听出他语气有异,温柔疑惑抬脸,捕捉到他脸上的红晕,她怔了怔,然后就大笑出声。

    “阿柏,你……你脸怎么红了?”

    “我……有吗?”蓝柏摸摸脸,“大概是……今天温度有点高。”

    温柔低笑,然后就询问,“蓝柏,你是基督徒吗?”

    “当然。”

    “那……”温柔压低声音,笑着询问,“听说基督徒要求守身,不允许婚前性行为,你是不是还是处|男啊?”

    “我……”蓝柏轻咳一声,“温小姐,您还是快吃早餐吧,一会儿凉了会影响味道。”

    温柔叉着一截煎香肠,坏笑。

    “小柏柏,看来是被我猜中了。”

    蓝柏脸上越红,人就拿过桌上她的水杯。

    “我去帮你接杯热水。”

    看着他走出病房,温柔就噗得笑出声来。

    片刻,蓝柏接了水回来,在她身侧坐下,温柔就侧身凑到他身侧。

    “阿柏,听说用手也是被禁止的,那你那什么的时候怎么办呀,就忍着?”

    蓝柏正手两个杯子给她凉水,听到这句话,手一抖,一杯热水都洒在地上。

    “对不起,温小姐,我去拿拖把。”<!–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