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当然知道不容易,但是这个非常重要,我要知道她是在哪家医院检查,哪家医院生产……所有的一切,我都要知道。钱不是问题,找私家侦探也可以,总之……尽你所有的能力帮我把这个金乔抄底。对了,再去警局查查,她有没有案底,哪怕是在超市偷过一盒牙签也算……对,事无巨细……没错……”

    看到送到面前的水杯,温柔不客气地接过,送到嘴边喝了一口。

    “ok……你个穷鬼,好好好,一会儿我就把钱给你打过去……当然是大客户啦,几十亿的生意好不好……赢了官司请你欧国十国游,总可以了吧?”

    将水杯送到蓝柏手中,她随手接过他送过来的湿纸巾,拿过来又愣住。

    “给我这个干吗?”

    她疑惑地看着面前的蓝柏。

    蓝柏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温巾,手就伸过来捧住她的手腕,帮她把手擦了擦。

    然后,捧起托盘,将放着早餐的托盘放到她腿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啊……”温柔看一眼托盘上冒着热气的英式早餐,“oh,myladygaga!竟然能在医院里吃到这么正宗的英式早餐!小管家,你简直是天使!”

    蓝柏耸肩,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了,不和你说了,总之,我刚才说过的事情,你马上去给我查……要不然,下学期别想我给你赞助学费,我要去享受我的英式早餐了,再见。”

    扯下耳机,温柔弯身吸吸鼻子,露出一个无比夸张的表情。

    “看着就有食欲。”

    蓝柏将叉子又纸巾擦干净,送到她手中。

    温柔伸手接过叉子,手就向他勾了勾,蓝柏疑惑地向她弯下身,她就凑过来,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谢谢您喽,小管家!”

    蓝柏的脸,一下子就染上粉红。

    “不……不客气!”

    听出他语气有异,温柔疑惑抬脸,捕捉到他脸上的红晕,她怔了怔,然后就大笑出声。

    “阿柏,你……你脸怎么红了?”

    “我……有吗?”蓝柏摸摸脸,“大概是……今天温度有点高。”

    温柔低笑,然后就询问,“蓝柏,你是基督徒吗?”

    “当然。”

    “那……”温柔压低声音,笑着询问,“听说基督徒要求守身,不允许婚前性行为,你是不是还是处|男啊?”

    “我……”蓝柏轻咳一声,“温小姐,您还是快吃早餐吧,一会儿凉了会影响味道。”

    温柔叉着一截煎香肠,坏笑。

    “小柏柏,看来是被我猜中了。”

    蓝柏脸上越红,人就拿过桌上她的水杯。

    “我去帮你接杯热水。”

    看着他走出病房,温柔就噗得笑出声来。

    片刻,蓝柏接了水回来,在她身侧坐下,温柔就侧身凑到他身侧。

    “阿柏,听说用手也是被禁止的,那你那什么的时候怎么办呀,就忍着?”

    蓝柏正手两个杯子给她凉水,听到这句话,手一抖,一杯热水都洒在地上。

    “对不起,温小姐,我去拿拖把。”<!–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34章 嘴巴张开一点(1)    转过脸来,沈宁侧眸注视着开车的裴溪远,心中薄怒已散。

    “我只是不喜欢被别人当八卦议论来议论去,其实也没有太大所谓,过不了两天,他们又会有新八卦当消遣。”

    这件事情不可能瞒一辈子,或早或晚别人总要知道,她沈宁即不是豪门世家,又不是名门之后,一个普通普通的医生嫁给医院的**oss,流言蜚语早在意料之中。

    她其实并不在意,只是嫌麻烦。

    一只手掌伸过来,温柔地抚上她的面颊。

    裴溪远侧眸向她一笑。

    “宁宝宝……放心吧,只要我还在,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沈宁微挑眉尖。

    “能不叫宝宝吗?”

    男人语气无赖,“不能。”

    沈宁侧脸,“至少……你别当着外人叫,行不行?”

    “这个我可以答应。”裴溪远满足地扬唇,“我这么乖,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一下?”

    说着,他还嘟嘟嘴唇,示意她吻他。

    沈宁点点头。

    恰好红灯,裴溪远停下车,挺直后背,等待她的奖励。

    沈宁伸手从储物盒里摸出一块口香糖送到自己嘴里。

    裴溪远等了一会儿,不见她下一步的动作,不由挑眉。

    “没关系,我不介意。”

    沈宁一笑。

    “闭上眼睛。”

    “哦……我家宝宝原来不好意思。”

    他坏笑,听话地将眼睛闭皮。

    “嘴巴张开一点。”

    他笑着张唇齿分开。

    唇上轻轻一触,然后齿间一凉,便有甜味在口中化开。

    他并没有等到她的吻,只是等到一块她塞进来的口香糖。

    他皱眉张开眼睛,侧脸看向侧座上的沈宁,只见她嚼着口香糖在那里偷笑。

    “臭宝宝,捉弄我,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轻哼一声,他用力地嚼着口香糖,启动车子驶过红灯。

    副驾驶座上,沈宁淡笑着嚼着口香糖,眸子就转过来淡淡地看他一眼。

    与第一人格时,那个温柔有礼的裴溪礼不同,第二人格的裴溪远玩劣不羁,却也可爱有趣。

    第一人格苛刻而追求完美,对自己也是非常自律。

    大概正是因为这样的压抑自己的性格,才会让他的隐性性格以第二人格的形式呈现出来。

    如果可以让这两种性格融合,那么……他的第一人格和第二人格是不是就可以合二为一了呢?!

    注视着裴溪远,沈宁在心中盘算着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

    ……

    医院。

    急诊病房。

    温柔盘着腿坐在病床上,头向一旁歪着,夹着手机,左手就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敲打打。

    “好的……我知道……到时候你发邮箱……好的,我记下了……所有的我都要……对,所有与金乔有关的信息,不管是什么,哪怕是她的体验单,对……全部都要……越详细越好,如果能拿到七年前的档案就更好了……不仅是七年前,最好是把她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资料都找到……”

    一只手掌伸过来,将耳机塞到她的耳朵里,另一头插入手机耳机插口。

    “谢谢你,小管家!”

    温柔向蓝柏道了声谢,人就继续讲电话。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