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难道,真得不是她?

    如果不是她,那是谁呢?!

    这几天进来的新人,不外乎就是冷小邪和纪念、珍妮。

    珍妮是鲨鱼的女儿,应该不可能。

    庄之蝶的视线扫过纪念,落在正在笑眯眯地半拥着纪念的冷小邪身上。

    莫非,是他?

    “别紧张。”冷小邪感觉到庄之蝶的目光,只当不知道他在看自己,脸就凑到纪念颊侧,“以后森哥会好好罩着你的,只要你乖乖听话……”

    “谢谢森哥。”

    纪念配合地说道。

    头顶上,灯光点了一点,然后就化成一片黑暗。

    屋内,所有人都是一惊。

    “别动!”冷小邪在纪念耳边轻声开口,接着就扬起声音,“妈|的,怎么回事啊?”

    纪念摸出手机,打开上面的手电。

    这功夫,几道电光也同时亮起,珍妮和几个手下都把自己的手机弄亮照明。

    光线中,庄之蝶脸色阴冷。

    “去看看,怎么回事?!”

    手下从抽屉里抓出手电,拉开门冲出去,鲨鱼和冷小邪他们也都跟着冲出来,纪念也跟在冷小邪身后。

    “庄先生,我帮您照着!”珍妮讨好地凑到庄之蝶身侧,一手扶住他的胳膊,一手拿着手电帮他照明,“小心,门!”

    “什么味道?!”

    冷小邪吸吸鼻子,大家都跟着他吸了吸,立刻就嗅到有一股淡淡的焦糊味在走廊里弥漫。

    “快去实验室!”

    冷小邪惊呼一声,带头冲向实验室。

    几个人也跟着一起冲过来,看到虚掩的门,他一把将门踢开。

    门内,叶紫一手扶着林博士,刚好摸到门口,看到冷小邪等人,二个人同时怔在原地。

    “怎么?”冷小邪将手电光照上叶紫的脸,“想跑?”

    叶紫抬手,护住眼睛,没有出声。

    突然停车,她也意识到这可能是个机会,所以扶起林博士,想要试试能不能逃走。

    哪想,刚到门口就被拦个正首。

    冷小邪吸吸鼻子,走进实验室,片刻之后,就用手电照住墙角一个黑忽忽的开关。

    开关一片焦黑,还在泛着淡淡的烟雾,很明显就是这里的电路出了故障,才导致停电。

    转过身,冷小邪笑眯眯地看着叶紫。

    “叶小姐,不愧是生物系的研究生,物理也学得不错吗?”

    叶紫一怔。

    “那……那不是我弄的!”

    “不是你?”冷小邪轻笑出声,“难道是我?叶小姐,演技不错吗?”

    叶紫不悦地反驳,“我……我没有演,我说不是我就不是我!”

    事情不是她干的,这个家伙却硬往她身上安,叶紫自然不肯承认。

    冷小邪轻耸肩膀,“那它为什么会坏掉?”

    叶紫无言以对,只是气得板着脸不再出声。

    庄之蝶走进来,看着叶紫的表情,一对眉就缓缓皱起。

    他差点忘了,除了冷小邪和纪念、珍妮之外,叶紫也是这几天才赶到这里的。

    难道说,她才是那个卧底?

    “把她带走。”

    庄之蝶沉声下令,两个手下立刻就冲过来,拉住叶紫的胳膊。<!–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22章 摸着都硌手(1)    <!–章节内容开始–>庄之蝶?

    纪念心中顿时生出不股不好的预感。

    这么大半夜的,鲨鱼突然叫她过去,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我也去!”趴在床上爬手机的珍妮一听到庄先生几个字,立刻就如同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冲到纪念身侧,手就扶住她的胳膊,“我和你一起去!”

    看女儿也凑过来,鲨鱼立刻皱眉,“你别添乱,庄先生只说想见纪念。”

    “我就过去看看,也不行啊?”珍妮拉着纪念的胳膊,撒娇道,“爸,您就让我去吗,求求你了……我保证,我肯定乖乖听话,绝不乱说话。”

    来了几天,珍妮连庄之蝶的人影都没见过,这会儿怎么也不甘心就此放弃。

    看鲨鱼没有要答应的意思,她拉着纪念就往楼下走。

    “快走,纪念,我们一起去!”

    鲨鱼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她们二个一起走过来。

    纪念被珍妮拉着下楼,心下也在暗暗盘算着,一会儿如此应付。

    时候不大,三人已经来到楼上。

    纪念眼看着这间巨大的地下工厂,眼中立刻就露出惊讶之色。

    因为之前得到冷小邪的警告,她一直没敢轻举妄动,自然也不知道这里还有这样一个大的所在。

    果然,如冷小邪所说,这个农场是暗有乾坤。

    不过这样的地方,鲨鱼却叫她进来,这着实也有点不对劲。

    心中暗自琢磨着,纪念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声色,只是装出好奇的样子,左右看了几眼就跟着珍妮一起穿过车间。

    鲨鱼径直将她们二人带到车间尽头的办公室,路过实验室的时候,纪念好奇地扫了一眼。

    办公室外,二人守护。

    看到他们过来,其中一个就将门推开。

    珍妮见人心切,第一个走进去,纪念紧随其后,鲨鱼则走到最后面。

    办公室内。

    庄之蝶坐在办公桌后,身后站着两个手下。

    沙发上,冷小邪半着身子,低着头,手里把玩着一个魔方。

    走进门来,看到他也在,纪念提着的那口气就松了三分之一。

    珍妮没有在意冷小邪,她的注意力全在庄之蝶身上。

    “庄先生。”见到坐到办公桌的庄之蝶,珍妮立刻就笑着向他打招呼,“好久不见啦。”

    庄之蝶轻轻点头,算是和她打招呼,目光就落在纪念身上。

    这功夫,纪念的视线亦已经移过来,看上庄之蝶。

    二人目光一对,纪念扬唇向他一笑,庄之蝶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纪小姐?”

    “对,这个是纪念,是我的好朋友。纪念,这就是我经常和你说的庄先生。”

    “庄先生好。”纪念微笑开口。

    珍妮难得有机会与他说话,立刻就咶噪地介绍起来,“庄先生,你可不知道,这丫头可厉害了,就是她把我从警局里救出来的,她偷东西可是一把好手呢……”

    “是吗?”丹凤眼微眯,庄之蝶的目光带着审视落在纪念脸上,“没想到,纪小姐还有这个本事。”

    “珍妮夸张而已,我可没有那么厉害。”纪念放低姿态,“我可是听珍妮说过您无数次了,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