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庄之蝶?

    纪念心中顿时生出不股不好的预感。

    这么大半夜的,鲨鱼突然叫她过去,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我也去!”趴在床上爬手机的珍妮一听到庄先生几个字,立刻就如同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冲到纪念身侧,手就扶住她的胳膊,“我和你一起去!”

    看女儿也凑过来,鲨鱼立刻皱眉,“你别添乱,庄先生只说想见纪念。”

    “我就过去看看,也不行啊?”珍妮拉着纪念的胳膊,撒娇道,“爸,您就让我去吗,求求你了……我保证,我肯定乖乖听话,绝不乱说话。”

    来了几天,珍妮连庄之蝶的人影都没见过,这会儿怎么也不甘心就此放弃。

    看鲨鱼没有要答应的意思,她拉着纪念就往楼下走。

    “快走,纪念,我们一起去!”

    鲨鱼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她们二个一起走过来。

    纪念被珍妮拉着下楼,心下也在暗暗盘算着,一会儿如此应付。

    时候不大,三人已经来到楼上。

    纪念眼看着这间巨大的地下工厂,眼中立刻就露出惊讶之色。

    因为之前得到冷小邪的警告,她一直没敢轻举妄动,自然也不知道这里还有这样一个大的所在。

    果然,如冷小邪所说,这个农场是暗有乾坤。

    不过这样的地方,鲨鱼却叫她进来,这着实也有点不对劲。

    心中暗自琢磨着,纪念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声色,只是装出好奇的样子,左右看了几眼就跟着珍妮一起穿过车间。

    鲨鱼径直将她们二人带到车间尽头的办公室,路过实验室的时候,纪念好奇地扫了一眼。

    办公室外,二人守护。

    看到他们过来,其中一个就将门推开。

    珍妮见人心切,第一个走进去,纪念紧随其后,鲨鱼则走到最后面。

    办公室内。

    庄之蝶坐在办公桌后,身后站着两个手下。

    沙发上,冷小邪半着身子,低着头,手里把玩着一个魔方。

    走进门来,看到他也在,纪念提着的那口气就松了三分之一。

    珍妮没有在意冷小邪,她的注意力全在庄之蝶身上。

    “庄先生。”见到坐到办公桌的庄之蝶,珍妮立刻就笑着向他打招呼,“好久不见啦。”

    庄之蝶轻轻点头,算是和她打招呼,目光就落在纪念身上。

    这功夫,纪念的视线亦已经移过来,看上庄之蝶。

    二人目光一对,纪念扬唇向他一笑,庄之蝶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纪小姐?”

    “对,这个是纪念,是我的好朋友。纪念,这就是我经常和你说的庄先生。”

    “庄先生好。”纪念微笑开口。

    珍妮难得有机会与他说话,立刻就咶噪地介绍起来,“庄先生,你可不知道,这丫头可厉害了,就是她把我从警局里救出来的,她偷东西可是一把好手呢……”

    “是吗?”丹凤眼微眯,庄之蝶的目光带着审视落在纪念脸上,“没想到,纪小姐还有这个本事。”

    “珍妮夸张而已,我可没有那么厉害。”纪念放低姿态,“我可是听珍妮说过您无数次了,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23章 摸着都硌手(2)    <!–章节内容开始–>庄之蝶扬唇一笑,“最近我身边缺人手,纪小姐即然有这样的本事,不如以后就跟着我吧?”

    “真的?”纪念做出惊喜的样子,“谢谢庄先生给我机会。”

    庄之蝶笑意不减,人后退一步,靠到桌子上。

    “听说,你是吸|毒被抓的?”

    “谁说不是,别提了,上次真是走霉运。”

    庄之蝶轻扬下巴。

    一个手下立刻就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盒烟来,递到庄之蝶手里。

    手一伸,庄之蝶直接将那包烟打开送到纪念面前。

    “来,帮我试试,这批货成色怎么样?”

    纪念看看他手中的粉末,心中不由地犯了难。

    之前说是吸毒被抓,就是为了骗得珍妮的认任,现在庄之蝶竟然让她试毒。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说这烟里是真的是毒|品的话,那后果就是不堪设想。

    “庄先生,那东西瘾上来实在难受,我这好不容易才戒了,不想沾了。”

    “哼!”站在办公桌上的手下轻哼,“纪念,你是戒了,还是从来就没吸过呀?”

    纪念心头一紧,正要说话。

    啪!

    冷小邪手一滑,手中玩的魔方斜飞出来,在茶几上跳了一跳,落在纪念和庄之蝶之间。

    突然的声响,几个人都是一惊。

    “报歉。”

    冷小邪笑着站起身,懒洋洋地绕过茶几。

    珍妮看到他,脸上露出惊艳的神色,当即好奇地询问道。

    “爸……他是谁呀?”

    “我叫阿森,以后请多关照。”

    冷小邪笑眯眯地向她伸过手掌,珍妮与他握握手,也回他一笑。

    纪念弯下身去,将上的魔方捡起来,送到他面前。

    冷小邪笑着伸过手掌,大手一握,连她的手也一并握在掌心,“纪小姐,多谢。”

    纪念向他一笑,“您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纪念就行。”

    “纪念?好名字。”

    冷小邪手一伸,就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来,刷得一声点着火,送到她面前。

    纪念抬眸。

    二人目光一对,冷小邪看一眼她手中的粉末,轻轻地眨了眨眼睛。

    “谢谢森哥。”

    回他一笑,纪念将烟送到嘴里,冷小邪就将火凑过来,帮她把烟点燃。

    纪念很放心地深吸了一口,既然冷小邪让她抽,那这烟肯定就没事。

    她哪会抽烟,这一口下去立刻就被呛得咳嗽起来。

    “这……咳……这什么玩意啊?”她皱着眉说道。

    “哈!”冷小邪朗笑出声,抬手拥住她的肩膀,将那只烟从她的嘴里拿过来,“小念,听哥的话,毒|品那东西,咱们赚钱就行了,自己可别沾,你这好不容易才戒了,就别再折腾自己了……”

    说着,他就伸过手来,极是轻佻地在她腰上捏了一把,“瞧你瘦成什么样子了,摸着都硌手!”

    纪念脸上一红,“森哥说得是!”

    庄之蝶一直在观察着纪念,并没有从她身上看出太多破绽。

    那烟不过就是普通香烟,他之所以给她就是想要看看她敢不敢抽。

    以他的经验来看,纪念还太年轻,就算是警方真得派卧底,也不可能派这么一个黄毛丫头过来。<!–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