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庄之蝶扬唇一笑,“最近我身边缺人手,纪小姐即然有这样的本事,不如以后就跟着我吧?”

    “真的?”纪念做出惊喜的样子,“谢谢庄先生给我机会。”

    庄之蝶笑意不减,人后退一步,靠到桌子上。

    “听说,你是吸|毒被抓的?”

    “谁说不是,别提了,上次真是走霉运。”

    庄之蝶轻扬下巴。

    一个手下立刻就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盒烟来,递到庄之蝶手里。

    手一伸,庄之蝶直接将那包烟打开送到纪念面前。

    “来,帮我试试,这批货成色怎么样?”

    纪念看看他手中的粉末,心中不由地犯了难。

    之前说是吸毒被抓,就是为了骗得珍妮的认任,现在庄之蝶竟然让她试毒。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说这烟里是真的是毒|品的话,那后果就是不堪设想。

    “庄先生,那东西瘾上来实在难受,我这好不容易才戒了,不想沾了。”

    “哼!”站在办公桌上的手下轻哼,“纪念,你是戒了,还是从来就没吸过呀?”

    纪念心头一紧,正要说话。

    啪!

    冷小邪手一滑,手中玩的魔方斜飞出来,在茶几上跳了一跳,落在纪念和庄之蝶之间。

    突然的声响,几个人都是一惊。

    “报歉。”

    冷小邪笑着站起身,懒洋洋地绕过茶几。

    珍妮看到他,脸上露出惊艳的神色,当即好奇地询问道。

    “爸……他是谁呀?”

    “我叫阿森,以后请多关照。”

    冷小邪笑眯眯地向她伸过手掌,珍妮与他握握手,也回他一笑。

    纪念弯下身去,将上的魔方捡起来,送到他面前。

    冷小邪笑着伸过手掌,大手一握,连她的手也一并握在掌心,“纪小姐,多谢。”

    纪念向他一笑,“您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纪念就行。”

    “纪念?好名字。”

    冷小邪手一伸,就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来,刷得一声点着火,送到她面前。

    纪念抬眸。

    二人目光一对,冷小邪看一眼她手中的粉末,轻轻地眨了眨眼睛。

    “谢谢森哥。”

    回他一笑,纪念将烟送到嘴里,冷小邪就将火凑过来,帮她把烟点燃。

    纪念很放心地深吸了一口,既然冷小邪让她抽,那这烟肯定就没事。

    她哪会抽烟,这一口下去立刻就被呛得咳嗽起来。

    “这……咳……这什么玩意啊?”她皱着眉说道。

    “哈!”冷小邪朗笑出声,抬手拥住她的肩膀,将那只烟从她的嘴里拿过来,“小念,听哥的话,毒|品那东西,咱们赚钱就行了,自己可别沾,你这好不容易才戒了,就别再折腾自己了……”

    说着,他就伸过手来,极是轻佻地在她腰上捏了一把,“瞧你瘦成什么样子了,摸着都硌手!”

    纪念脸上一红,“森哥说得是!”

    庄之蝶一直在观察着纪念,并没有从她身上看出太多破绽。

    那烟不过就是普通香烟,他之所以给她就是想要看看她敢不敢抽。

    以他的经验来看,纪念还太年轻,就算是警方真得派卧底,也不可能派这么一个黄毛丫头过来。<!–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21章 胸无二两肉(3)    “庄先生。”冷小邪皱眉转过脸,“这么着急,会不会提纯出来的成品,没有办法保证质量?”

    之前,利用去城里买药的机会,他已经进行到周密的安排。

    因为知道整个药品的制作周期,他也没有急着安排纪念离开。

    毕竟,她跟着珍妮回来,要离开总也要有个理由。

    如果说走就走,只怕会引起别人怀疑,到时候反倒会打草惊蛇。

    原定的计划是,明天一早送她走,现在庄之蝶竟然要求加快进程,他不免有些担心整个计划的进行。

    庄之蝶转眸,视线落在他的脸上。

    “时间来不及了,我们必须加快进度,马来那边已经急着要货了。”

    “可是,万一……”冷小邪皱着眉,做出担心的样子,“万一出事,这东西可是会吸死人的!”

    庄之蝶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大不了就是死人而已,只要他们付了钱,是死是活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他说到一半,一个助手抓着手机从门外走进来,将手机送到他的手中。

    “庄先生,电话。”

    庄之蝶接过手机,送到耳边听了片刻,目光就渐渐地转为深沉。

    “好的,我知道了。”将手机还给助理,他的目光就落在鲨鱼身上,“鲨鱼,你跟我过来。”

    鲨鱼跟着他一起走出去,冷小邪就微微挑眉。

    刚才那个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呢?!

    门外。

    庄之蝶停下脚步,转脸看着面前的鲨鱼。

    “刚刚得到的消息,有条子混进来了!”

    “什么?”鲨鱼一惊,“不可能吧,这里的哪个人不是知根知底的呀,怎么会有条子?庄先生,您的信息确定吗?”

    “绝对准确。”

    “那……”鲨鱼向他凑了凑,“对方说没说是什么人?”

    庄之蝶摇头,“一周之内,进来的新人都有谁?”

    “一周……”鲨鱼想了想,“除了阿森,也没别人了呀!”

    “哼!”庄之蝶身后的手下,轻声开口,“鲨鱼哥,您的女儿不是也是这几天才来的吗?”

    “她?她不可能!”鲨鱼立刻摆手,“庄先生,我告诉您,我那个女儿吧虽然不争气,却绝对不可能回来祸害他老子的。”

    庄之蝶目光一冷,“这么说来,那就是阿森了!”

    “阿森?”鲨鱼皱眉,“不可能是他吧,他可是我好哥们介绍来的,身上扛着不知道多少条人命……”说到这里,鲨鱼突然一拍额头,“对了,我怎么把那丫头给忘了?!”

    “谁?!”

    庄之蝶问。

    “一个小姑娘,说是叫纪念,是和我女儿一起来的。”鲨鱼缓缓地眯起眼睛,“要说可疑,最可疑的人就是她!”

    纪念?

    庄之蝶皱了皱眉,然后就沉声下令。

    “马上把她带下来。”

    “我,我现在就去。”鲨鱼立刻奔上楼去,很快就来到女儿的房间门前,敲了敲门,他大声开口,“快开门!”

    门被拉开,露出纪念的脸。

    “叔叔?这么晚了,您有事吗?”

    “你不是想要在我这干吗,走吧,我现在就带你下楼,庄先生想见见你。”

    ……

    ……

    晚安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