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伸过手臂,沈宁轻轻拥住男人的腰身,在他的背上安抚地拍了拍。

    “睡吧。”

    感觉着她的温存,裴溪远轻扬唇角,脸上的那一抹郁色也是很快消弥。

    将下巴轻轻放在她的头顶,他微笑着闭上眼睛。

    如哄孩子一样,沈宁轻轻地抚着他的后背。

    时候不大,男人就呼吸放松,渐渐地进入梦乡。

    沈宁起初还保持着清醒,渐渐地也是生出几分倦意,抬腕看看时间,她小心翼翼地抬起裴溪远的胳膊,从他温暖的臂弯里爬起身。

    科里今天有两个新做完手术的病人,她不回去总是有些不放心。

    对工作,沈宁一向认真负责。

    毕竟,工作性质不同,别的工作或者可以翘一天班,迟到早退最多就是扣一天工资,她们的工作却关系着人命。

    突然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沈宁只觉全身发冷,鼻子里一阵发痒。

    她抬着抬手挡住口鼻,努力地压抑住那个喷嚏。

    像裴溪远这种情况,睡眠质量肯定不会好,她可不想把好不容易睡醒的他吵醒。

    压住那个喷嚏,沈宁伸手过去想要关掉台灯。

    注意到放在桌角的结婚证,她伸手捏住证件,轻轻地拉开虚掩的抽屉,原本是想要将结婚证放进抽屉。

    哪想一眼看去,就看到抽屉里闪闪发光的钢圈。

    手铐?

    沈宁一惊。

    裴溪远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心中疑惑,她想了想,将结婚证重新放进抽屉,将抽屉关好。

    枕上,裴溪远依旧在沉睡,唇角微扬,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灯光下,男人的脸深邃而俊朗。

    沈宁侧脸,注视他片刻,伸手过来拉拉被子,盖住他半露在外的肩膀,低低地叹了口气。

    患有这样的疾病,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

    他主修心理学,甚至亲自做医生,为病人治疗,做这方面的研究,可是却依旧治不好自己。

    想一想,时常会在陌生的地方醒来,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那样的感觉肯定非常难过。

    轻轻将他把被子向下掖了掖,沈宁低声开口。

    “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好好睡吧。”

    沈宁拿过桌上的包,她小心地退出房门。

    帮裴溪远拉好门,沈宁又去看看慕云庭,确定两个人都睡得很好,她这才下楼出门。

    时值夜半,春夜微寒,她连大衣都没有穿,又刚从温暖的被子里爬出来,被风一吹立刻就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抬手揉揉鼻子,沈宁加快速度坐到车上,离开别墅。

    回到医院之后,她简单地询问了一个护士情况,知道一切都好,这才松了口气,回到办公室。

    原本,没有什么事的话,她下半夜都可以睡上两三个小时。

    可是今晚她没有睡,坐到桌边,沈宁立刻就取出笔记本,打开电脑,开始查阅相关资料。

    心理学正经地学习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她现在最多就是偶尔看看这方面的著作,想要制订治疗计划,还需要下很大的功夫。

    …

第2120章 胸无二两肉(2)    云南。

    格林农场。

    实验室内,冷小邪缓缓将手中针剂的药液注入林博士体内,拨出针剂,将用过的注射器放到小盒子,手就伸过去,取出林博士嘴里含着温度计。

    温度计显示,37度5。

    “体温正常。”他含笑抬脸,“现在炎症应该是已经控制住了,接下来,你一定要好好休养。”

    “谢谢你。”

    林博士感激地向他道了声谢,声音还有些有气无力。

    这也难怪,自从他病后,每天几乎都是不思饭食,再加上日夜操劳地做实验,身体已经严重透支。

    这两天来,在冷小邪的治疗之下,他的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

    从晚饭到现在的几个小时,他的体温都没有上升,这可是数日来的第一次。

    虽然还没有真正地恢复正常,至少已经稳定住。

    “博士。”叶紫端过桌上的粥,“吃点东西吧!”

    “好。”

    林博士接过粥碗,慢慢地开始喝粥,叶紫就抬眸,扫了一眼正在收拾东西的冷小邪。

    “谢谢。”

    虽然是他把她抓到这里来,但是叶紫也很清楚,如果不是冷小邪,林博士现在的情况几乎是不敢想象的。

    冷小邪收起桌上的药,侧眸扫了她一眼,鄙夷地撇撇嘴。

    “你还是快点去做实验吧,别的事情就别多想了,对你这种胸无二两肉的类型,本人半点也没兴趣……”

    叶紫皱眉想要开口,门已经发出一声轻响,接着就缓缓分开。

    “瞪什么瞪?”冷小邪一把抓住叶紫的衣领,将她拖到自己眼前,“我告诉你,我可以救他,也可以杀他。如果你敢不听话,我先杀他,再杀你!做你的实验去!”

    他一把将叶紫推开,转过脸来看向走进来的庄之谍和鲨鱼等人,冷小邪做出刚刚看到二人的样子。

    “庄先生、鲨鱼哥,你们来了。”

    “阿森,行啊!”鲨鱼走上前来,上下打量一眼林博士,“你这医术都能开个诊所了!”

    冷小邪故做得意,“鲨鱼哥,我告诉您吧,这治病没什么新鲜的。要我说,就是和打架一样,敌强你也强。他这种病,就得下猛剂。”

    二人说话音,庄之蝶已经走到实验桌边叶紫身侧。

    “还要多久。”

    他注视着桌上的实验仪器问。

    “现在就差最后一步提纯,最少也要48小时……啊!”

    叶紫话未说完,已经被他抓住头发按在桌面上。

    “明天早上之前,我要见到成品。”

    庄之蝶语气霸道和阴戾。

    “这……这不可能……”

    “如果明天早上我看不到成品,那你们就一起死。”庄之蝶伸手拿过桌上装着白色液体的小杯子,“如果明天早上我看不到提纯后的成品,我就把这杯药水一人一半注射到你们两个的体内,我说到做到!”

    叶紫颤抖着说不出话,只是拼力地向后躲闪着他已经伸到她嘴边的小杯子。

    这一小杯子药水就是她配制出来的,里面是没有提纯的毒品,喝下去的后果她自然最清楚。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