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男人刚刚洗过澡,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味,很清爽,圈住她腰身的两臂,坚实而有力。

    沈宁轻吸口气,从衣架上取下浴袍,抬手抓住他的手掌从腰上拿开,将浴袍送到他手里。

    “我说过,我今晚不行。”

    裴溪远抓着浴袍,站在她面前。

    “看都不敢看我?”

    沈宁轻笑出声,转过身来看着他。

    对于男人的身体,沈宁一点也不陌生。

    上学的时候上解剖课,第一次解剖就是一具男尸,毕业之后从做助理医生开始,一直做到主刀大夫。

    哪一个进手术躺在她面前的男人,不是一丝不挂的?

    她了解人体,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和每一个内脏、每一根血管……

    不过就是206块骨头,639块肌肉而已,有什么不敢看的?

    “怎么样?”

    男人笑着问。

    “还好吧,比例匀称,没有赘肉。”沈宁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口,“肌肉比较结实,开刀的时候要用点力度。”

    “哈……”

    裴溪远大笑出声,手就伸过来,关掉她身后没有关掉的柜门,人就顺势上前一步,站到她面前。

    二个人之间的一步距离,瞬间变成零。

    他就在她面前,胸口都贴到她的白大褂衣襟。

    从医学的讲座上,面前这206块骨头,639块肌肉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可是,就是这206块骨头、639块肌肉,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完全不同的。

    沈宁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淡定相处。

    但是,当他头上的水滴滑下来,落在她侧脸上的时候,她的肌肤依旧如被烫到一样,剧烈地一缩。

    皮肤上,一层细细麻麻的鸡皮疙瘩瞬间升起。

    “对海绵体,你有多少研究?”裴溪远笑眯眯地问。

    “那不是我的专业。”沈宁答。

    “是吗?”裴溪远松开捏着浴袍的左手,伸手握住她垂在身侧的右手,“我不介意让你研究一下。”

    说完,他轻轻用力,就将她的手拉过来,覆在自己灼热的某处。

    即使是淡定如沈宁,这个时候也是身子一僵。

    这个混蛋,真是无耻到极点。

    “我说过,这种事情不是我的责任。”

    她想要抽回手掌,可是男人的手掌握得紧紧的,不给她离开的机会。

    “可是……是你让它膨胀的。”裴溪远将脸凑到她的脸前,注视着她的眼睛,“如果你不解决它的问题,我只好到外面找别人解决,你真得不介意?”

    他一向说得出做得到,如果让他出去,说不定又闹出什么状况。

    沈宁咬了咬牙。

    “完事之后,你立刻上|床睡觉,不许走出这个别墅半步。”

    “好。”

    裴溪远轻应,然后唇就凑过来覆住她的。

    沈宁轻吸口气,闭上眼睛——就当是**实验好了。

    ……

    ……

    事情证明,这种**实验比手术还累人。

    事情结束的时候,她的右臂酸得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抬手捏捏胳膊,她转身走向洗手间。

    “把衣服穿上,上|床睡觉。”

    弯身捡起地上的浴袍披到身上,裴溪远笑眯眯地跟着她走进浴室。

    …

第2115章 需要的不是牛奶(3)    温柔垂下手掌,蓝柏立刻就伸手过来,接过她的手机。

    将手机装进口袋,他重新拿起毛巾,将冰块裹好,继续为她冰敷。

    温柔侧眸,看着他认真帮她冰敷的样子,人就长长地吁了口气。

    “蓝柏,你可是十项全能。”

    蓝柏扬唇,温柔一笑。

    温柔就凑过来。

    “喂,考虑考虑,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蓝柏抬起脸,“温小姐,您……是认真的吗?”

    “别害怕。”温柔大笑出声,“我就是和你开玩笑的,别紧张啊,放松放松。我要是祸害也去祸害别人,肯定不会祸害你的。”

    蓝柏皱眉,“温小姐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您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有你这样的女人做女朋友,是男人的荣幸。”

    “哟!”温柔挑起眉尖,“看不出来,你这哄女孩子的手法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我不是哄你啊,我是实话实说。温小姐热情真诚,爱憎分明……而且,温小姐工作能力也很强……”

    听他夸奖,温柔微眯着眸子,很受用的听着。

    “别光说优点,缺点也说说。”

    “缺点的话。”蓝柏想了想,“生活能力有点差,办公室乱得像狗窝一样,不遵守交通规则,有时候说话粗俗不太东方文学网.east330.雅,还有……”

    “喂,没完了是不是!”温柔皱眉喝住他,“冷敷还那么多话,闭嘴!”

    蓝柏抬眸看看她的表情,道出她的又一个缺点,“脾气也差。”

    温柔横眉。

    “欠扁是不是?”

    他温柔一笑,垂下脸去继续帮她冷敷。

    看着他的样子,温柔挑了挑眉,也笑起来。

    “我真得那么多缺点?”

    “每个人都有缺点的,这很正常。”

    “可是你就没有。”

    “我也有。”蓝柏将毛巾移到她的手臂另一侧,“比如……我永远也做不好泰餐。”

    温柔撇撇嘴。

    这也算缺点的话,像她这种连个炒鸡蛋也做不好的人,不是不要活了?!

    ……

    ……

    叮!

    微波炉轻响,将沈宁的思绪拉回现实。

    将杯子端出来,沈宁关掉电源,转身捧着牛奶上楼。

    路过慕云庭的房间,她微微停了停脚步,推开门看了看。

    到底是孩子,装不住心事,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小家伙睡得很香甜。

    轻扬唇角将门关好,沈宁转身来到裴溪远的卧室,轻轻地扣了扣房门。

    门内,没有反应。

    只当是他还没有洗完澡,沈宁推开门走进来,将牛奶放在桌上,身后传来浴室门开的声音。

    她转过脸去,只见裴溪远正迈步从浴室里走出来,手中抓着一只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

    从头到脚,一丝不挂。

    视线扫过他赤|裸的肌肤,沈宁微微垂眸,转身就要退出门外。

    “报歉。”

    裴溪远垂下手中抓着的浴巾,在她面前停下脚步。

    “我们是夫妻,你没有必要回避。”

    沈宁淡淡转身。

    “我去帮你拿衣服,别着凉了。”

    裴溪远跟在她身后走过来,她伸手拉开衣柜的时候,他就再一次伸过手来,从后面拥住她的腰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