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亲爱的老婆大人,请进!”

    裴溪远在门内,笑眯眯地看着沈宁说。

    沈宁迈步走进来,视线扫过裴溪远的桌子,只见桌角上放着一个红色小本本——那是她和裴溪远的结婚证。

    怪不得他也知道了!

    腰上一紧,男人的手臂已经伸过来,从背后拥住她。

    “小家伙睡了?”

    “恩,睡着了。”沈宁抬手扶住他的手掌,将他的手从腰上推开,“你也早点睡吧?”

    裴溪远轻语着,鼻尖就顺着她的头发划下来,轻轻蹭着她的耳廊。

    “一起吧?”

    “我还要回去上班呢!”沈宁微微侧脸,避开他吻向她耳侧的唇,人就在他怀里转过身来,“你刚才晕倒了,现在觉得怎么样?”

    “现在?”裴溪远笑眯眯地注视着她,“呼吸和心跳加快,瞳孔有点放大,唇舌发干,全身皮肤发紧,男性荷尔蒙蠢蠢欲动……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沈宁挑了挑眉尖,“我去帮你热一杯牛奶。”

    “我现在需要的不是牛奶。”裴溪远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唇就凑到她的耳侧,“是你!”

    你字出口,他的吻亦已经落在她的耳尖。

    “我会抓紧时间,一会儿我送你去医院。”

    男人的气息就在耳边,湿软的唇带来轻柔地触感,沈宁只觉得耳朵发烫,后背上的汗毛已经渐渐竖起。

    “我还要回医院当班,不能耽搁太久,去洗个澡,我帮你冲杯牛奶。”

    裴溪远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伸手过去,捉住她的左手,送到唇边吻了吻,“亲爱的,我们现在可是夫妻,你应该履行夫妻义务。”

    沈宁抬眸,“我和你结婚只是为了帮你得到小庭的监护权,我们说好的形婚,可不包括上|床这一条。”

    形婚?

    怪不得,这么快他们就结婚了!

    裴溪远的眸子里染上几抹嫉妒,为了一个孩子她就答应和那个裴溪远结婚,却对她的追求爱理不理的。

    手指轻抚着她手指上的钻戒,另一只手臂一收,他就将她拥到怀里。

    头就歪下来,不客气地去吻她的唇。

    沈宁侧脸躲过,他就顺势吻上她的颈。

    被他咬疼,沈宁抬手推开他。

    “裴溪远,你冷静点!”

    伸手解开西装纽约,裴溪远随手将西装丢在一旁,上前一步,手一伸就将她推倒在大床上。

    冷静?

    他才不要什么冷静!

    她是他的!

    明明是他先认识她,她为什么要喜欢那个裴溪远?!

    沈宁跌在床上,他按手捉住她的手掌,吻着她的颈,另一只手就移过去,不客气地将她的白大褂扣子扯开。

    大手一伸,就从她的薄毛衣下钻了进去,伸到她身后捏住胸衣的搭扣。

    “裴溪远。”沈宁挣出一只手来,抓住他伸向自己胸口的手掌,“我月经期!”

    “你骗我!”

    他抬起脸来,皱眉看着她。

    沈宁松开他的手掌。

    “不信,你自己看。”

    裴溪远与她对视片刻,皱眉吸了口气,侧脸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将脸埋在她的发间,深深地嗅着她的味道,他深喘口气站起身来。

    …

第2111章 亲爱的老婆大人(2)    “裴叔叔他……他好像不认识我了,他还问,我是谁!”

    沈宁心脏微沉,已经跳上车子的右足又收了回来,向司机和护士做一个稍等的手势,她转身走到一边的僻静处。

    “小庭,把手机交给裴叔叔,就说是我的电话。”

    “好。”小家伙重新回到房间,将手机送到正从地上站起身来的裴溪远面前,“裴叔叔,沈宁姐姐找你。”

    “小宁?”裴溪远笑着伸过手掌,接过手机送到耳边,“喂,亲爱的,找我有事吗?”

    一听那一句“亲爱的”,沈宁就知道,是另外一个裴溪远又回来了。

    “呆在那里等我,哪里也不许去,我马上过来。”

    “好啊,一会儿见。”

    沈宁将电话挂断,轻吁口气,重新回到急救车边。

    “辛苦几位了,我那个朋友已经清醒过一不需要出车了,晚一点,我会回来付急诊车的费用。”

    向宋医生交待几句,沈宁急匆匆地走出医院,打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别墅。

    别墅内。

    裴溪远垂下握着手机的右手,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慕云庭。

    面前,慕云庭也在皱着小眉毛打量他。

    “你……你真得失忆了?!”

    裴溪远弯下身来,摸摸他的小脸,“当然是假的,这么晚了,你该睡觉了。”

    现在的裴溪远当然就是他的第二人格,做为第二人格的裴溪远并没有见过小庭,不过他也知道,要保护自己这个秘密。

    慕云庭原本以为这家伙被他气得晕迷失忆,现在看他又是骗人,之前退下去的怒意就重新升起来。

    “大骗子,你管我!”

    回他一句,他重新爬回床|上。

    刚要拉过被子来盖住自己,一只大手已经将被子拉住。

    “你放开。”

    慕云庭伸手想要夺过被子,哪想,裴溪远手一拉就将被子拉起来。

    “小东西,人不大,脾气倒不小。我问你,我怎么骗你了?”

    “哼,我不想理你。”

    小家伙翻过身,给他一个后背。

    眼中闪过笑意,裴溪远大手伸过来,直接去哈他的痒。

    “讨厌,起来!”慕云庭起初还在抗拒,片刻就忍不住,被他逗弄的哈哈大笑,在被下滚成一团,“裴叔叔……别……别闹了,好……好痒,哈……”

    裴溪远伸手捏一把他的小脸蛋,“你不是说不理我的吗,怎么又理我了?和我斗,你还嫩得多呢!”

    小家伙好不容易才忍住笑,“哼,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小臭东西,小嘴巴还挺厉害。”裴溪远笑着收回手掌,“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呢从来就是这样不公平的,想要不被欺负,你就要像叔叔一样变得强大,知道吗?”

    “哼,我才不要像你一样,变成一个大骗子。”

    “我到底骗你什么了?”

    “明明我妈妈没有死,你却告诉我,我妈妈死了。”

    裴溪远皱眉,正要开口,门外已经传来急促地脚步声。

    “小庭!”

    沈宁提着包,急步冲进房间,看到坐在床侧的裴溪远,她微松口气。

    转过脸来,裴溪远上下打量她一眼,眼中就染上笑意。

    “这是要玩制|服诱|惑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