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怕伤到孩子,也不敢太过用力,只好放弃。

    “小庭,你仔细听好,之前对你撒谎,是裴叔叔不对。那个女人叫金乔,她确实是你的母亲,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刚刚在车上叔叔说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件事情……”吃过的药剂开始发挥作用,裴溪远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叔叔之所以以前一直没有告诉你,一是因为我不知道她在哪儿,二是因为叔叔担心……她……她对你不好……”

    “我不想听,你是大骗子,我才不会相信你,你走开……”

    慕云庭在被子里吼着。

    他毕竟只是小孩子,就算是比同龄人懂事,又哪里会明白大人的世界。

    明明妈妈还活着,裴溪远却一直说她死了,现在妈妈回来找他,裴溪远还要阻止。

    不明真相的慕云庭心里自然是一肚子的闷气。

    他想不通,明明他觉得对他很好的裴叔叔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这几天来的接触,让慕云庭在心中已经渐渐地接受了裴溪远,这时候却突然冒出一个金乔,小家伙心里哪里转得过弯来,只是觉得自己被这个“大骗子”骗了,又伤心又委曲,更多的还是失望。

    自幼没有母亲,只有一个疼起来宠他无边,喝完酒就知道发脾气的爸爸,慕云庭身边并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人。

    与裴溪远最初的接触,也是一直磕磕绊绊,也就是这几天,二个人的关系才渐渐缓合。

    在慕云庭的心中,裴溪远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

    可是,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

    一个信任的人,突然告诉你他一直在骗你,那样的感觉实在让人难过。

    “你们全都是骗子,以后我再也不相信你们了……滚开……滚开呀……”

    小家伙在被子里哭着吼着,心中难过得不行。

    一旁,裴溪远听着他的哭吼着,脑海中却浮现起幼年时的自己。

    看着床、上的小家伙,他看到的却是曾经的自己。

    眼前一阵阵晕眩,他伸手扶了一把墙,然后人就重重地倒在地上。

    “走开!”

    慕云庭吼得嗓子都要哑了,喘了口气,并没有听到身边再有什么动静。

    他疑惑地将被子揭开一个小角,悄悄地看出来。

    床边,没人。

    他将被子的缝揭得大了一点,仔细看了一眼,立刻就注意到倒在床边的裴溪远。

    “哼!”他立刻将被子重新盖好,“装死我也不管你!”

    嘴里这么说,他的小耳朵却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结果,外面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

    小家伙重新将被子揭开,看看床边的裴溪远。

    “我都看出来了,你是装的。”

    裴溪远一动不动。

    慕云庭眨眨眼睛,揭开被子,仔细地看他两眼。

    “裴叔……裴溪远?!”

    裴溪远还是一动不动。

    小家伙意识到他不是装的,鞋也没穿就从床上跳下来,扶住他的胳膊。

    “裴叔叔,裴叔叔?!”

    裴溪远原本半靠在墙上的身子直接倒在他身边,慕云庭一惊,愣了一下,伸手摸摸裴溪远的衣服摸出手机,拨通911。

    ……

    ……

    么么哒

第2108章 我是泥捏的?(2)    嘭!

    一声闷响,温柔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听到声音,小家伙转过脸,看到摔到地上的温柔,他愣了一下,忙着又往回跑。

    看到她闭着眼睛倒在地上,小家伙吓了一跳。

    “温柔姐姐!”晃着温柔的胳膊,慕云庭语气急切,“救命啊,来人啊……你不要死……温柔姐姐……你不要死啊……”

    “小傻瓜。”温柔吸了口凉气,睁开眼睛,从地板上撑坐起来,“你以为姐姐我是泥捏的?”

    小家伙看到她没死,松了口气,小脸却已经垮下来。

    “姐姐,对不起。”

    温柔伸过左手抓住他的小手,这才抬起自己辣疼的右臂看了看。

    右臂上的毛衣已经挫起来,肌肤上一大片皮肤挫伤,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整个小臂都在巨疼。

    “小少爷!”

    蓝柏听到声音,冲下楼来,看到温柔摔在地上,忙着跑过来,在她身侧蹲下。

    “怎么样?”

    “右手动不了了。”温柔皱着眉说道。

    “我看看。”

    蓝柏小心地推开她的毛衣,伸出一只手指轻按她的肘关节,刚一碰到她,她已经尖叫出声。

    “啊,你干什么你?疼死我了,别动!”

    清秀的长眉皱起,蓝柏小心地扶住她的腰身将她扶起来。

    “走吧,我送你上医院看看,你的手臂好像伤得很严重。”

    慕云庭抬手抹一把小脸,将温柔掉落的一只鞋子拿过来送到她脚边,“我和你们一起去。”

    “不用。”温柔安慰地向二人笑笑,“蓝柏你照顾小庭吧,我打个车去医院就行了。”

    “那怎么行?”

    蓝柏皱着眉,也有点为难。

    “你们去吧,我照看小庭。”

    楼梯上,传来裴溪远的声音。

    蓝柏转过脸,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面色苍白的裴溪远。

    “裴先生,您……行吗?”

    刚才他那个状态,蓝柏实在有点担心。

    “没关系。”裴溪远扶着楼梯扶手走下来,“快送温柔去医院吧。”

    “好。”

    蓝柏打量他一眼,看他神情语气还很算正常,答应一声将温柔扶到门边,伸手拿过她的外套帮她披上,扶着她走出大门。

    慕云庭也知道,现在不是他胡闹的时候。

    看着二人走远,他转过身,往楼上走。

    “小庭。”

    “我现在不想说话。”

    裴溪远在身后唤他,小家伙在楼梯上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答了他一句,人就跑上楼去,冲进自己的房门,裴溪远追上楼来,只听到他重重摔门的声音。

    走过来,裴溪远轻轻地敲敲他的门。

    “小庭,刚才的事情,叔叔向你道歉,你把门打开,叔叔现在就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我不想听,我要睡觉。”

    门内,慕云庭气乎乎地回他一句,任凭他再怎么开口,小家伙也不出声。

    裴溪远担心他出声,取了钥匙过来将门打开,只是小家伙整个人在被子里缩成一团,他试着拉了两把,被子被他拉得紧紧的,像个棉花球,怎么也拉不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