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卧室内,蓝柏正将药片和水送到坐到沙发上的裴溪远面前。

    “裴先生,先把药吃了吧。”

    裴溪远皱着眉,接过药来送到嘴里,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将药服下,然后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我这里没事,你去看看小庭吧,刚才我好像有点失态,别把孩子吓到。”

    嘭!

    门猛地被推开。

    二个人转过脸,只见慕云庭沉着小脸站在门口,一对大眼睛直直地注视着裴溪远。

    “她是我妈妈吗?”

    “小少爷!”蓝柏忙着冲过来,扶住慕云庭的肩膀,“走,我先陪你回房间。”

    “放开我!”小家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道,一下子甩开蓝柏,声音也是陡然升高,“回答我的问题,你不是我妈妈死了吗,她是我妈妈吗?”

    “小庭!”裴溪远深吸口气,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你听我解释……”

    “她是不是我妈妈?!”

    慕云庭吼叫着问道。

    “小庭!”温柔冲过来,扶住他的肩膀,“听姐姐话,我们……”

    “滚开!”

    转身,慕云庭一把将温柔推开,温柔没有防备,人跌坐在地板上,头就重重地撞到门板。

    “温小姐!”

    蓝柏忙着冲过来,扶住她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扶起来。

    温柔站起身,一笑。

    “没事。”

    “慕云庭!”裴溪远怒喝出声,“向温柔姐姐道歉。”

    小家伙也没有想到会把温柔推倒,心中也有歉意,原本想要走过来,听到裴溪远的声音,他倔强地将小脸别到一边。

    “哼!”

    裴溪远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燥动的怒意,语气稍稍温和。

    “我再说一遍,让温柔姐姐道歉。”

    小家伙也在气头上,逆反心理之下,小嘴一撇,就生气地吼起来。

    “你又不是我爸爸,凭什么管我?!我就是不道歉,谁让她管我的!”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裴溪远伸手拉住他的小胳膊。

    小家伙转过身来,想要甩开他的手掌,一甩之下没有甩开,他头一转,牙就用力地咬上裴溪远的手指。

    被他的小牙咬疼,裴溪远情绪失控,猛地将他甩开。

    小家伙摔出去,落在地板上,头磕到头板,疼得眼睛立刻就掉下来。

    “小庭!”

    看到他摔出去,裴溪远眼神恍惚了一下,又忙着冲过来想要扶他。

    “滚开!”慕云庭含着眼泪从地上爬起来,小脸倔强地看着面前的裴溪远,“裴溪远,大骗子!我……我再也不会喜欢你了!哼!”

    他转身冲向门外。

    “小少爷!”

    “小庭!”

    蓝柏和温柔同时急呼出声,一起向小家伙追过来,裴溪远也跟着追出来,追了几步就抱着头蹲下身去。

    “裴先生!”

    蓝柏注意到他的异样,忙着转身过来扶住他的胳膊。

    裴溪远一把推开他,“别……别管我,去追小庭,别让他出事!”

    此时,慕云庭已经迅速地跳下楼梯,冲向门厅。

    温柔只担心这孩子出事,急急地追过来,追到一半,脚下高跟鞋踩空,人就尖叫一声,向楼梯下重重地摔过来。

第2105章 不速之客(2)    走过来,帮他拉开车门,裴溪远小心地将小家伙扶下车。

    二人刚刚站稳,一辆车子就驶过来,在二人面前停下。

    司机拉开车门,两个女人就相继从车上走下来。

    裴溪远与慕云庭同时移过目光,看到套着红色皮衣的金乔,裴溪远皱眉握住慕云庭的小手,急步行向门的方向。

    “我们回家。”

    “小庭!”

    金乔的声音响起来。

    已经迈上台阶的慕云庭疑惑地停下脚步,转脸看向她。

    “你是叫我吗?”

    金乔加快脚步,走到二人面前。

    “小庭!”

    唤着他的名字,她的手就向慕云庭伸过来。

    裴溪远上前一步,护在慕云庭面前。

    “滚!”

    “裴先生!”和金乔一起来的简凌迈步走上前来,“请注意您的言语,虽然,您现在是慕云庭小朋友的监护人,可是按照法律规定,我的当事人有权力见到自己的儿子……”

    “闭嘴!”裴溪远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小庭,我们走。”

    他拉着慕云庭要走,简凌就向金乔做个眼力。

    “小庭!”金乔扑过来,一把拉住慕云庭的胳膊,抱住小家伙的腰身,“小庭,我的小庭!”

    裴溪远皱眉转过脸。

    慕云庭疑惑地打量一眼金乔,“你是谁啊?”

    金乔抬起脸,“傻孩子,我是你妈妈呀!”

    妈妈?!

    慕云庭一惊,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来,抬脸看向裴溪远。

    “裴叔叔?!”

    事情完全在裴溪远的意料之外,原本想着回来之后就将事情告诉慕云庭,哪想到金乔竟然会来突然袭击,裴溪远也被她击了一个措手不及。

    “放开他。”

    裴溪远沉声开口。

    “凭什么?”金乔只是抱着慕云庭不放手,“他是我儿子,你凭什么阻止我见她。”

    远处马达急响,一辆车子风驰电掣地冲过来,在不远处急刹停下,温柔和蓝柏就从车上跳下来,一起冲到二人面前。

    “我再说一遍,放开他。”裴溪远的声音越发清冷。

    看着眼前的一幕,温柔皱了皱眉,人就走过来,站到裴溪远和金乔之间。

    “金小姐,在没有开庭之前,没有我的当事人允许,你不能见孩子。现在,请您放开孩子!”

    “我不要!”金乔哭喊着抱着慕云庭,“我的孩子,我的小庭……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见他……小庭,你想妈妈吗……小庭……”

    慕云庭看着眼前有这个陌生的女人,目光落在她脸上的泪水,他皱了皱眉。

    “你真得是我妈妈吗?”

    “当然,我当然是你的妈妈。”

    “可是……裴叔叔说我的妈妈已经死了!”

    “那是他胡说。”金乔半跪在地上,扶住小家伙的肩膀,“你的左边胸口有两颗紧挨在一起的红痣,对不对?”

    慕云庭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傻孩子,因为我是你的妈妈呀,你是我生的,我当然知道。”

    ……

    看着眼前抱着慕云庭哭泣的金乔,裴溪远的脑子里,嗡得一声闷响。

    脑海中,就闪现出另外一个情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