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时,他还是个孩子,比慕云庭还要小一岁。

    那个女人也是这样,抱着他,哭得泣不成声。

    “小远,妈妈是有苦衷的……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对不起……小远……你……你能不能不要恨妈妈……”

    ……

    “闭嘴!”

    裴溪远尖喝一声,一把甩开金乔,因为用力过稳,慕云庭的身子也被牵扯得晃了晃。

    弯身抱起慕云庭,他大步走上台阶,打开门走进房间。

    简凌将金乔从地上扶起来,二人就一起冲到台阶附近,温柔上前一步,挡住二人。

    “再向前就是私人地方,如果二位还要硬闯的话,我会立刻报警。”

    金乔咬了咬牙,抬手指着温柔身后的房门。

    “裴溪远,你给我听清楚,慕云庭是我儿子,我不会让你霸占我儿子的。小庭,妈妈一定会把你从这个混蛋手里救出来的,等着我……等着妈妈,妈妈很来接你!”

    蓝柏走过来,“金小姐,请您马上离开,要不然,我只好请保安过来带您出去。”

    “哼!”金乔哼了一声,转身坐回车上。

    简凌向温柔笑了笑,也坐到车内,车子扬长而去。

    温柔皱眉看着渐远的车子。

    “来迟一步。”

    两个人一直在监视着金乔,一路上都在远远地追着二人,没想到金乔他们会如此凑巧,刚好遇到裴溪远和慕云庭。

    “她们太卑鄙了。”蓝柏道。

    温柔抱起胳膊,“以我对简凌的了解,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门内。

    被放在地上的慕云庭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有些不确定地开口。

    “她……她说得是真的吗?”

    “哈……”裴溪远怪声出声,“没错,她是生了你,那又怎么样呢,生下之后就抛弃,还不如不生!”

    抬脸,看着他的样子,慕云庭有些害怕地向后退了两步。

    “裴叔叔,你在说什么?”

    门被推开,蓝柏和温柔一前一后地冲进来。

    看到裴溪远的样子,蓝柏急急地冲上前来,拉住他的胳膊。

    “温小姐,您照顾一下小少爷。”拉住裴溪远的胳膊,蓝柏用力地钭他拖上楼梯,“裴先生,我们上楼冷静一下!”

    温柔看出事情有些不对劲,忙着走过来扶住慕云庭。

    “小庭,没事啦,来……我们去沙发那坐一会儿。”

    将小家伙引到沙发边,温柔抬脸看向楼梯,蓝柏已经将裴溪远拉到楼上去了。

    “温柔姐姐。”慕云庭的大眼睛落在她的脸上,“刚才那个女人……真得是我的妈妈吗?”

    温柔抬手,理理他微乱的头发。

    “小庭,这个问题温柔姐姐不能回答你,等一会儿,你去问裴叔叔好吗?”

    “这么说……”小家伙用手指头扒拉着裤子上沾到的,金乔身上的几根装饰狐毛,“她真得是我妈妈。”

    抿着小嘴,慕云庭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路小跑地冲上楼梯。

    温柔忙着追过来,小家伙跑得飞快,一直冲到楼上,猛地推开裴溪远卧室的门。

第2104章 不速之客(1)    “走喽!”

    慕云庭冲到门边换鞋,裴溪远就伸手把她的包接过来。

    “总是装书,对手臂不太好吧?”

    “习惯了。”沈宁迈步走向门廊,“没有书在手边,不舒服。”

    裴溪远跟着她走过来,“希望有天我能超越这些书在你心目中的位置。”

    沈宁扬唇,“那你要好好加油。”

    “我会的。”

    将鞋子整理好,慕云庭从换鞋用的小椅子上站起身,看看裴溪远,又看看沈宁。

    “裴叔叔,婶婶,你们两个是有什么高兴事吗,为什么这么开心?”

    “当然了。”裴溪远斜一眼沈宁,“今天叔叔找到一件丢失多年的东西。”

    慕云庭将视钱移到沈宁脸上,“那婶婶呢?”

    裴溪远的目光也移过来,注视着沈宁的目光里,分明有一抹小期待。

    沈宁伸手摸摸慕云庭的头,“我高兴是因为,今天小庭得了第一名。”

    一旁,裴溪远“小盆友”些微有点失望。

    直起身子,注视到他的表情,沈宁不由莞尔。

    这家伙……竟然吃一个小孩子的醋,真是幼稚。

    很快,三人就换好鞋子坐到车上,裴溪远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小区。

    三个人就继续讨论明天运动会的项目,还有一些攻略技巧。

    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

    晚上车子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车子就顺利地驶进医院外科住院楼。

    沈宁推门下车,裴溪远就从驾驶座上下来,将放在副驾驶位子上她的包递过来,顺手抱住她,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明早我来接你。”

    “好。”

    沈宁应了一声,挥手向慕云庭告别,只见小东西侧椅在车窗上,正在那里坏笑。

    走过来将小家伙的小胳膊推回车窗,沈宁伸手摸摸他的小脸。

    “回去以后早点睡觉,明天见。”

    “婶婶明天见。”小家伙向她挥挥小手,沈宁也向他挥挥手,直起身子,目光重新落在裴溪远身上,“路上开慢点,明天见。”

    “你进去我再走。”裴溪远向入口的方向扬扬下巴。

    沈宁转身走向大门,走到入口处,向二人挥挥手,才转身继续走进去。

    直到再也看不到她,裴溪远才笑着收回目光,坐回驾驶座。

    转脸过来看看后座上的小家伙,他伸手帮慕云庭拉拉安全带。

    “坐好,叔叔要开车了哟!”

    “恩。”

    他启动车子,离开医院,将车子驶向家的方向,在一个红灯前停下,抬脸看向后视镜,正好看到小家伙正在歪着头注视着窗外。

    注视着小家伙粉雕玉琢的小脸,裴溪远微微皱眉。

    红灯变成绿灯,他缓缓踩上油门,继续将车子向前开。

    “小庭,叔叔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

    小家伙收回目光,向他看过来。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一会儿我们到家再说。”

    “好。”

    小家伙很懂事地应。

    裴溪远看看镜中映出来的那张小脸,深吸口气。

    很快,车子就驶进小区,裴溪远将车停在小院中的车位上,他伸腿下车,小家伙亦已经自己解开安全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