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抬手扶住她的面颊,裴溪远重新吻上她的唇,加重了那个吻。

    在她的唇上流连片刻,他试着想要冲破她的唇齿,并没有太大阻力,她就配合地放他进入。

    她的舌尖上有一点淡淡的薄荷味道,很清爽,却依旧让人迷醉。

    餐后她有用漱口水的习惯,之前,裴溪远在她的洗手间里见过她用的牌子,和他是同一种。

    吻着她的唇舌,裴溪远的另一只手掌缓缓合指,将她的手掌从门把手上拉回来,放到自己腰上,他的大手就伸过去,扶住她的腰身。

    吻意渐沈,他的手掌也是一点一点缓缓收紧,将她紧拥在怀,身体都与他的贴合在一处。

    心中,****渐生。

    喘了口气,裴溪远努力控制着自己放开她的唇,扶着她脸的手掌就滑过来,拥住她的后脑,将她整个人都拥在怀里。

    历时七年,终于找到她,再续前源,实在是不容易。

    此时此刻,裴溪远的心中满是对造物弄人的感概和唏嘘。

    “我要去上班了。”

    沈宁在他怀里,再次开口。

    裴溪远吻了吻她的头发,恋恋不舍地将她放开。

    女孩子的颊上染着两抹桃红,一向顺直的长发也被他揉得有点乱,少了几分平日里的宁静,却越发诱人。

    抬手帮她理理头发,他强压下想要将她留下的冲动。

    “我送你下楼。”

    “你先下去吧。”沈宁喘了口气,“我去洗把脸,换套衣服。”

    她身上还套着下午时换上的家居运动装,去上班不太合适。

    “那我送你到你门口。”裴溪远道。

    沈宁扬唇。

    “好。”

    裴溪远帮她拉开门,将她送回不过数步之隔的卧室门外。

    伸手推开房门,见他还站在门外,沈宁轻轻挑眉。

    “还有事?”

    “我只是……”裴溪远站在那里看着她,“被幸福砸得有点头晕。”

    沈宁笑出声来,“那就去楼下找点治头晕的药,我一会儿下来。”

    说完,她迈步走进卧室,轻轻闭上房门。

    又在她的门口站了一会儿,裴溪远才扬扬唇,转身向前走,走了几步,又意识到自己走错方向已经走回书房门前。

    于是,他再次转身,走向楼梯的方向。

    路过她的房门,他又停下脚步,歪着头注视她的门片刻,他才扬着唇角下楼去了。

    门内。

    沈宁换了一套衣服,站到衣柜的穿衣镜前,检查自己的仪容,注意到镜子里女孩粉红的脸,她抬手摸摸自己的面颊。

    指下,肌肤滚烫,她自嘲地扬扬唇角,关上柜门,提起手包下楼。

    楼下客厅,裴溪远正与慕云庭讨论明天学校的比赛,见到她下来,他牵着小家伙的手起身。

    “我和小庭已经商量过了,我们一起送你上班。”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好。”

    裴溪远的黑眸亮亮地注视着她的眼睛,“我坚持。”

    慕云庭学着裴溪远的口气,“我也坚持。”

    看看小家伙,再看看裴溪远,沈宁扬起唇角。

    “好,那就辛苦二位先生送我一趟。”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第2101章 若他如旧,她便依然(1)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扬扬唇角。

    “不客气。”

    说完,她转身要走。

    “等等。”

    身后,裴溪远的声音再次响起。

    沈宁停下脚步,不等她转过身,一对手臂已经从身后伸过来,轻轻拥住她的腰身。

    她挣了挣没有挣好,手掌抬起来想要拉开他的手臂。

    男人的双臂收得很紧,右手握在左腕,虽然没有把她勒疼,却并不是以她的力量可以挣脱的。

    将下巴放在她的发顶,裴溪远轻声开口。

    “小宁,让我抱一会儿,就一小会儿……我想,平静一下。”

    沈宁眉尖轻挑,“抱着我就平静了?”

    “说出来也许你不相信,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都觉得特别地平和安宁,很踏实。”裴溪远微微垂下脸,用鼻尖轻轻地蹭着她的头发,嗅着她发上那很淡的香味,“小宁,我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沈宁抬起脸,“我们认识吗?”

    “你应该还记得七年前在学校万圣节舞会上陪你跳舞的那个人吧。”裴溪远凝视着她的眼睛,“那个人……就是我。我知道,我之前错过许多事情,这一次,我不想再错过了。小宁,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沈宁扬唇,“我不是已经给你机会了吗?”

    如果不是给他机会,她会和他结婚吗?

    婚姻大事,她可不会真得当儿戏。

    “你!”裴溪远一怔,头就从她的发间抬起,“你说什么?”

    沈宁将他的两手拉开,转过脸来看着他。

    “你认为,我是那种会随便和一个不喜欢的男人结婚的人吗?”

    没错,她是喜欢小庭,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开玩笑。

    沈宁从来不是冲动做事的人,做每个决定之前,她都会仔细想清楚。

    答应和他结婚,是给他的一次机会,也是给她自己的一次机会。

    幸福这东西,从来不会不请自来,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

    她知道想要什么,所以总要试一试。

    “你的意思是?!”

    裴溪远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沈宁抬腕看一眼手表,“我该去上班了。”

    她转身走向门口,注视着她的背影,裴溪远突然回过神来,急奔两步追过来,拉住准备去拉门的沈宁的手腕。

    “小宁!”

    沈宁转过脸,看向他,面前的男人黑眸里有含掩的兴奋。

    “你是说,你喜欢我……是吗?!”

    沈宁注视他数秒,“裴溪远,你的情商实在不高。”

    抬手扶住她的肩膀,裴溪远目光热烈地盯着她的眼睛。

    “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好。”沈宁依旧是淡淡的表情和语气,“我喜欢你。”

    对人对事,她一向平淡,好多人都认为,她什么都不在乎。

    其实也是,她在乎的事情确实不多,但是,一旦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

    七年前的那一晚心动之后,她仿佛还是老样子,像往常一样认真读书,认真做事,上学、毕业、回国、求职。

    她喜欢的东西,她不强求得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会放弃那种喜欢的情绪。<!–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