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慕云庭来上海,就是为了找到母亲。

    如果他知道母亲还活着,而且还想要继续和他生活在一起,他还会选择裴溪远吗?

    沈宁不知道,也不确定。

    “你也不用太担心。”温柔安慰地向她扬扬唇角,“慕云庭的意见只会是法官的一个参考,我会尽力多下功夫,帮你们打赢这个官司。”

    侍者走进来,送上她点的粥。

    温柔接过粥点,不客气地喝了一大口,将电话屏幕合拢。

    “那……正事暂告一个段落,说说你。”温柔向沈宁眨眨眼睛,“怎么泡上这位钻石级霸道总裁的?”

    不等沈宁回答,门已经被人敲响。

    “一定是蓝柏来了。”沈宁扬起声音,“进来。”

    门被推开,蓝柏套着一身浅灰色大衣走进来。

    温柔侧脸看到他,顿时嘟唇吹了一个口哨。

    “可以啊,连管家都这么极品。幸好知道你们二个刚结婚,要不然,我还以为这二位是好基友呢!”

    蓝柏脸上微红,“您别误会,我与裴先生都是正常的异性恋者,我们是很普通的主人与管家的关系。”

    温柔朗笑出声,“蓝管家,您真有趣。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温柔,是裴先生的新任律师。”

    伸手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掌,蓝柏笑着开口,“裴先生已经交待,我会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

    “ok。”温柔合把握住他的手掌,“合作愉快。”

    “你有什么问题,就问蓝柏吧,他知道的事情比我多。”沈宁提着包站起身来,“我上晚班,得回去补个觉。”

    温柔知道她工作辛苦,也没有多留她,向她挥挥手道别,蓝柏就站起身来,客气地将沈宁送出房门。

    一直将沈宁送出门外,他才重新回来。

    人刚进门,温柔的声音就响起来。

    “蓝管家,金乔小姐在哪儿,您一定知道吧?”

    “当然。”蓝柏点头,脸上带着微笑,语气温柔,“您不用对我用敬语,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

    “那我就不客气了。”温柔一笑,“一会儿你先带我去见见这个金乔,然后我们一起去接孩子,我要与慕云庭聊聊,接着我们去我的办公室,你要帮我把合同整理一下,还有……”

    “不好意思,温小姐。”蓝柏一脸歉意地打断她,“五点钟之后,我要帮先生和小少爷准备晚餐,您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间段安排我工作?”

    “你还会做饭?”温柔惊讶地上下打量他几眼,“不会吧,五顶全能型超级管家啊?”

    蓝柏谦和一笑,“您过奖了。”

    “那好吧……那就晚上,八点钟之后,你过去找我。”

    “那么,可是在十点钟之前结束吗?我一般习惯十一点准时上床睡觉。要不然……”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会一整天都哈欠连天,您知道,那样实在是不太礼貌。”

    温柔像是看到外星人一上,将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请问,您是从火星来的吗?”<!–章节内容结束–>

    …

第2090章 不是朋友,是丈夫(3)    <!–章节内容开始–>侍者进来,三个人点过餐后,温柔就重新坐直身子。

    “既然这样,那下午二位就跟我一起到事务所签个合同,顺便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裴先生,希望你能配合我。”

    “当然可以。”裴溪远点点头,“现在,孩子的母亲已经提起诉讼,你的准备工作必须要迅速一点。”

    温柔用手指轻轻地扣了扣桌子,“那好,虽然我一向不在饭桌上谈生意,但是今天例外,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从包里取出电脑,她噼噼啪啪地敲打了几下。

    “现在,我要向二位问一些问题,请二位一定要如实回答。”她眨眨眼睛,“二位现在夫妻生活时是否避孕?”

    桌子那边,裴溪远和沈宁都是一怔。

    然后,沈宁就目光犀利地瞪过来。

    这丫头怎么这么口没遮拦啊,一上来就是重品味,亏得她还在裴溪远面前帮着这家伙说好话,怎么这么不争气啊?

    “你别瞪我,这可是很关键的。”温柔回她一个白眼,“现在,裴先生是小庭监护权的所有者,你现在是裴先生的妻子,这也就意味着,你们两个要一起挂着这个孩子。那么,你们两个短时间内要不要生孩子,对于这个监护权的问题也会有影响,我告诉你,刁钻的律师可是什么样的问题都问得出来。如果你们两个短期内要孩子的话,他们也许会质疑当你们拥有自己的孩子,会不会不再适合抚养慕云庭!有些人为了赢官司,什么样的招都使得出来的。”

    沈宁挑眉。

    裴溪远就开口道,“我们暂时不准备要孩子,避孕是采用男性避孕的方式。”

    温柔一边敲打键盘,一边悄悄向沈宁眨眨眼,沈宁则回她一个白眼。

    “这个答案非常好。”温柔重新看向裴溪远,语气却已经是公式化的,“这个答应不仅证明你们现在不准备要孩子,想要全心全意地抚养慕云庭,而且还间接地显示出你是一个很爱妻子的男人。”

    “这和案子有关系吗?”沈宁问。

    “当然有关系,一个男人宁可委屈自己也不委屈自己的妻子,那就说明他很温柔,一个温柔的监护人肯定比一个粗暴的监护人更有资格。”温柔吐舌向沈宁做个鬼脸,“好,下面我再问别的问题。”

    就这样,温柔一边询问,一边噼啪地敲打着键盘,一边就用筷子吃饭。

    一顿饭吃下来,她也就整理不出不少资料。

    当她把最后一个问题也问完的时候,裴溪远对温柔的看法已经有了质的改观。

    这丫头,对于这方面的法律研究得无比透彻,细节询问非常到位,有些事情裴溪远和沈宁都没有想到,她却早已经想得很远。

    “法庭安排的诉讼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下个周一。”裴溪远答。

    “时间很紧迫呀!”温柔夹了一筷子鱼放到碗里,“不过也好,以我的推测来看,对方是想要打你一个措手不及。只可惜,她不了解我的风格,我呢……一向最喜欢快攻。”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