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侍者进来,三个人点过餐后,温柔就重新坐直身子。

    “既然这样,那下午二位就跟我一起到事务所签个合同,顺便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裴先生,希望你能配合我。”

    “当然可以。”裴溪远点点头,“现在,孩子的母亲已经提起诉讼,你的准备工作必须要迅速一点。”

    温柔用手指轻轻地扣了扣桌子,“那好,虽然我一向不在饭桌上谈生意,但是今天例外,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从包里取出电脑,她噼噼啪啪地敲打了几下。

    “现在,我要向二位问一些问题,请二位一定要如实回答。”她眨眨眼睛,“二位现在夫妻生活时是否避孕?”

    桌子那边,裴溪远和沈宁都是一怔。

    然后,沈宁就目光犀利地瞪过来。

    这丫头怎么这么口没遮拦啊,一上来就是重品味,亏得她还在裴溪远面前帮着这家伙说好话,怎么这么不争气啊?

    “你别瞪我,这可是很关键的。”温柔回她一个白眼,“现在,裴先生是小庭监护权的所有者,你现在是裴先生的妻子,这也就意味着,你们两个要一起挂着这个孩子。那么,你们两个短时间内要不要生孩子,对于这个监护权的问题也会有影响,我告诉你,刁钻的律师可是什么样的问题都问得出来。如果你们两个短期内要孩子的话,他们也许会质疑当你们拥有自己的孩子,会不会不再适合抚养慕云庭!有些人为了赢官司,什么样的招都使得出来的。”

    沈宁挑眉。

    裴溪远就开口道,“我们暂时不准备要孩子,避孕是采用男性避孕的方式。”

    温柔一边敲打键盘,一边悄悄向沈宁眨眨眼,沈宁则回她一个白眼。

    “这个答案非常好。”温柔重新看向裴溪远,语气却已经是公式化的,“这个答应不仅证明你们现在不准备要孩子,想要全心全意地抚养慕云庭,而且还间接地显示出你是一个很爱妻子的男人。”

    “这和案子有关系吗?”沈宁问。

    “当然有关系,一个男人宁可委屈自己也不委屈自己的妻子,那就说明他很温柔,一个温柔的监护人肯定比一个粗暴的监护人更有资格。”温柔吐舌向沈宁做个鬼脸,“好,下面我再问别的问题。”

    就这样,温柔一边询问,一边噼啪地敲打着键盘,一边就用筷子吃饭。

    一顿饭吃下来,她也就整理不出不少资料。

    当她把最后一个问题也问完的时候,裴溪远对温柔的看法已经有了质的改观。

    这丫头,对于这方面的法律研究得无比透彻,细节询问非常到位,有些事情裴溪远和沈宁都没有想到,她却早已经想得很远。

    “法庭安排的诉讼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下个周一。”裴溪远答。

    “时间很紧迫呀!”温柔夹了一筷子鱼放到碗里,“不过也好,以我的推测来看,对方是想要打你一个措手不及。只可惜,她不了解我的风格,我呢……一向最喜欢快攻。”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

第2089章 不是朋友,是丈夫(2)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看出裴溪远对温柔的不太信任,微笑开口。

    “你不要被她的表像骗了,你别看她乍乍忽忽的,这个丫头做别的事情不行,做律师却非常有天分。”

    二人一起上楼,温柔早已经拉开楼上那间房间的门,带着笑意看过来。

    待二人走近,她就笑着伸过右手。

    “裴先生,久仰大名。”

    “没想到,温小姐也认识我。”

    裴溪远抬手,与她优雅却疏离的一笑。

    示意二人进来入座,温柔坐到椅子上,将面前的一份杂志向二人晃了晃。

    “裴大侠这么出名,想不知道也难啊?”

    那是一个全球性的杂志,杂志封面上,是裴溪远的照片。

    他坐在一把简洁的白色椅子上,微弯着身子,双手放在膝盖上,手指交叉在一处,注视着斜前方。

    在一片白色的背影中,黑衣黑裤黑发的男人,显得出尘而孤独。

    在照片下方,写着标题。

    孤行的剑客——裴氏未来的掌舵人。

    孤行的剑客?

    沈宁轻挑眉尖。

    别说,这个记者还真得起了一个不错的标题。

    “温小姐见笑了。”

    裴溪远一笑,语气平淡又得体,现在的他,又变成那个温雅如玉的裴溪远。

    温柔轻耸肩膀,放下手中的报纸,“说实话,从一个律师的角度来看,这篇报道对您可是没有多少好处。按照报道中所说,您一个月至少有一半多的时间在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这样的监护人可不是一个称职的监护人。”

    一进入正题,温柔整个人都换成另外一个状态,干练而直接。

    “做为沈宁的朋友。”温柔双手扶在桌上,“我要向您提出一个诚恳的建议,把不必要的工作放一放,专心来打这个官司,否则,不管你找再好的律师,你都有输的可能。”

    裴溪远抬手,将左手放到桌面上,覆住放在桌上的菜单,“也包括温小姐吗?”

    温柔扬唇,“当然了,如果裴先生选择我做律师,并且接受我的建议,那么……您的胜率将会大幅度提高。”

    “好。”裴溪远笑着点头,“如果温小姐是按小时计费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开始计时了。”

    “痛快!”温柔打个响指,“既然你是宁爷的朋友……”

    裴溪远伸过右手,轻轻地正了正无名指上的钻戒。

    “不是朋友,是丈夫。”

    噗!

    温柔瞪眼,一口茶水差点呛死。

    裴溪远和沈宁同时抬起自己面前的菜单,挡住她喷过来的茶水雨。

    沈宁将纸巾丢给她,“你是律师,能不能不要这么大惊小怪?”

    接过纸巾擦擦脸又擦擦桌子,温柔的目光扫过她手上的戒指,“你们……真得领了结婚证?!”

    “这只是权宜之计,是你建议他最好结婚的。”沈宁淡淡道。

    温柔嘴角抽了抽,很快,又恢复平静。

    “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个官司的胜率会更高。”她重新看向裴溪远,“既然你是我姐们的老公,那么……我决定,给你五折。怎么样,够意思吧!”

    裴溪远笑起来,“那就多谢了。”<!–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