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看出裴溪远对温柔的不太信任,微笑开口。

    “你不要被她的表像骗了,你别看她乍乍忽忽的,这个丫头做别的事情不行,做律师却非常有天分。”

    二人一起上楼,温柔早已经拉开楼上那间房间的门,带着笑意看过来。

    待二人走近,她就笑着伸过右手。

    “裴先生,久仰大名。”

    “没想到,温小姐也认识我。”

    裴溪远抬手,与她优雅却疏离的一笑。

    示意二人进来入座,温柔坐到椅子上,将面前的一份杂志向二人晃了晃。

    “裴大侠这么出名,想不知道也难啊?”

    那是一个全球性的杂志,杂志封面上,是裴溪远的照片。

    他坐在一把简洁的白色椅子上,微弯着身子,双手放在膝盖上,手指交叉在一处,注视着斜前方。

    在一片白色的背影中,黑衣黑裤黑发的男人,显得出尘而孤独。

    在照片下方,写着标题。

    孤行的剑客——裴氏未来的掌舵人。

    孤行的剑客?

    沈宁轻挑眉尖。

    别说,这个记者还真得起了一个不错的标题。

    “温小姐见笑了。”

    裴溪远一笑,语气平淡又得体,现在的他,又变成那个温雅如玉的裴溪远。

    温柔轻耸肩膀,放下手中的报纸,“说实话,从一个律师的角度来看,这篇报道对您可是没有多少好处。按照报道中所说,您一个月至少有一半多的时间在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这样的监护人可不是一个称职的监护人。”

    一进入正题,温柔整个人都换成另外一个状态,干练而直接。

    “做为沈宁的朋友。”温柔双手扶在桌上,“我要向您提出一个诚恳的建议,把不必要的工作放一放,专心来打这个官司,否则,不管你找再好的律师,你都有输的可能。”

    裴溪远抬手,将左手放到桌面上,覆住放在桌上的菜单,“也包括温小姐吗?”

    温柔扬唇,“当然了,如果裴先生选择我做律师,并且接受我的建议,那么……您的胜率将会大幅度提高。”

    “好。”裴溪远笑着点头,“如果温小姐是按小时计费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开始计时了。”

    “痛快!”温柔打个响指,“既然你是宁爷的朋友……”

    裴溪远伸过右手,轻轻地正了正无名指上的钻戒。

    “不是朋友,是丈夫。”

    噗!

    温柔瞪眼,一口茶水差点呛死。

    裴溪远和沈宁同时抬起自己面前的菜单,挡住她喷过来的茶水雨。

    沈宁将纸巾丢给她,“你是律师,能不能不要这么大惊小怪?”

    接过纸巾擦擦脸又擦擦桌子,温柔的目光扫过她手上的戒指,“你们……真得领了结婚证?!”

    “这只是权宜之计,是你建议他最好结婚的。”沈宁淡淡道。

    温柔嘴角抽了抽,很快,又恢复平静。

    “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个官司的胜率会更高。”她重新看向裴溪远,“既然你是我姐们的老公,那么……我决定,给你五折。怎么样,够意思吧!”

    裴溪远笑起来,“那就多谢了。”<!–章节内容结束–>

    …

第2088章 不是朋友,是丈夫(1)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抬脸,黑眸静静地注视裴溪远的脸,好一会儿,她才移开目光,从他手中拿过几个手提袋。

    “阿远先生,我发现你真得有点笨。”

    裴溪远愣了愣,还在品味这句话的意义,口袋里手机已经又响起来。

    他看看手中的纸袋,想要放下又将带子握紧。

    “小宁,帮我一下。”

    沈宁转过脸。

    “左边口袋。”

    裴溪远的语气极是自然,一点也看不出他是刻意。

    沈宁抬起自己空闲的手掌,伸到他的西装口袋里取出手机,接通之后送到他耳边。

    “裴先生,法庭的传票已经送到公司,金乔已经向法庭提出诉讼。”

    听筒里,是蓝柏的声音。

    裴溪远目光一沉。

    “好,我知道了。”

    “没有别的事情,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等等!”裴溪远注视着面前的沈宁,“联系一下法国的伊莱森,告诉她,我要预制她两天时间。”

    “好的,您还有别的事情吗?”

    “今天晚上,你去接小庭。”

    “好的。”

    “另外……”裴溪远又想了想,“我早上的时候好像放在书房里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下午你回家的时候看一下,是不是我记错了。”

    “好的。”

    “还有……”

    他还要说话,沈宁已经放下手中的手提袋,抬起右手将他的向旁边一按,将手机压在他的头和肩膀之间。

    “您慢慢打,我先到停车场等你。”

    说完,她淡淡转身,走向通往停车场的入口。

    “没事了。”裴溪远松开右手的袋子挂断手机,大步向她追过去,“小宁,等等我。”

    听着后面,他渐近的脚步声,沈宁只是扬着唇角,无声淡笑。

    直到走进停车场,裴溪远才终于有机会与她并肩。

    “蓝柏刚刚打来电话,金乔已经提起诉讼。”

    沈宁转过脸,语气正式,“这样的话,那件事情你是不是考虑告诉小庭?”

    裴溪远摇头,“不,我不想。”

    “阿远。”沈宁停下脚步,“这几天我也认真地想过,这件事情对小庭可能会带来伤害,但是……你没有想过,撒一个谎就要用无数的谎言去圆,你不可能骗他一辈子的。也许,这样对他的伤害会更大。”

    “不管怎么样,至少要等他大一点,现在……绝对不行。”

    在这一点上,裴溪远很坚持。

    沈宁还要再说什么,他突然侧脸看向她,“你刚才叫我什么?”

    沈宁微愕,然后就淡淡开口,“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还是建议你,认真地考虑我的意见。”

    皱眉,深吸口气,裴溪远轻轻点头,“我会考虑。”

    沈宁伸手从他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打开后备箱,裴溪远就将手中的大包小包装进去,接过她递过来的钥匙,二人一起赶往与温柔约的私房菜馆。

    这是一家西式的私房菜馆,开在一幢原本在租界区的老式别墅内,二人刚刚进门,楼上露台已经传来温柔的声音。

    “宁爷,这边!”

    沈宁与裴溪远同时抬起脸,沈宁向温柔点点头,裴溪远看看站在露台上,正在向二人挥手的年轻女孩,微微皱眉。<!–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