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知道。”纪念轻应。

    “如果我有线索,我会再和你联系。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好。”

    “记得,万事注意安全。”

    “你也是。”

    “晚安。”

    “晚安。”

    纪念将手机收线,将电话通话记录删除,想了想,又进入电话薄,想要修改掉阿森这个名字。

    想了一会儿,她直接将名字发成“imy”,取得是“imissyou”的前三个字母。

    将手机放到桌上,纪念站起身,走到窗边,原本只是想要思考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却发现停车场上闪过一个人影。

    她心中一惊,忙着退后一步,缩到窗边一角,小心地注视着停车场上的动静。

    停车场上光线昏暗,看不清他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

    那个人影缓步走到他们回来时坐的越野车边,看看左右,将手伸进没有关紧的天窗,片刻又缩了回来,转身快步离开奔进楼门。

    对方行动迅速,再加上光线和高度的原因,纪念跟本就没有看清他是男是女。

    心中一动,纪念转身,拿过桌上的杯子,拉开门走出来,行进开水间。

    人就藏在门外,悄悄地窥视着楼道。

    过了片刻,楼道上才响起脚步声。

    纪念端着接开的水走出来,迎面就见林樱正从楼梯上走出来。

    纪念心中暗惊,脸上却是露出笑意。

    “林姐,还没睡啊?”

    林樱正准备打开门,听到她的声音明显吃了一惊,将手缩回来,转脸看向纪念,她抬手向纪念扬扬手中的袋子。

    “有点饿,出去买了点吃的,要不要一起来吃点?”

    “不用了。”纪念笑着向她摆摆手,“我喝杯水就睡了,晚安。”

    “晚安。”

    林樱笑着推开门,走进自己的房间。

    捧着水杯回到自己的房间,纪念将门关好,一对眉立刻就皱了起来。

    刚才隔得太远,看不清对方是谁,不会,林樱手中那个袋子她刚才可是看得很清楚。

    这也就说明,刚才走到白色越野车边的就是林樱,她没事走到车边做什么?

    如果是正经事,干吗要鬼鬼祟祟的。

    抬腕看看手表,纪念关掉灯,静静地等待着。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她才轻手轻脚地从房间里走出来,小心翼翼地摸下楼。

    走出廊道,抬脸看看楼上,确定徐景之和林樱的房间全部都关着灯,纪念抬手拉起衣服上的帽子盖到头上。

    远远地走到白色越野车的车侧,纪念取出车钥匙,没有用遥控开锁,而是将车钥匙捅进锁孔,用手拧开车门,小心翼翼地钻进车内。

    取出口袋里的小手电,她迅速地将车内照了一圈,捕捉到汽车地毯上一个反光之物,她微微侧脸,只见两个前座之间的扶手一侧,落着一个手机。

    纪念伸手把手机取出来。

    手机上没有装什么装饰物,也没有手机壳,手机并不上新的,上面有一些明显的磕碰的痕迹。

    她一眼就认出,那是徐景之的手机。

    纪念伸手按下开关,屏幕亮起来。<!–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31章 水井还是水桶(3)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一拍额头,“真是的,你看看我,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是这几天忙昏头了,好了,我自己用网银充吧,不打扰你休息了。”

    向他摆摆手,她转身走出他的房间,替徐景之关上门,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关好,纪念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

    刚才的事情,她当然也感觉到不对劲。

    不难想象,这肯定是那个内奸向对方通风报信,冷小邪那边才会取消交易。

    这件事,只有她、徐景之、林樱和小张四个人知道。

    决定行动之后,徐景之曾经下车打了一个电话。

    注意到这个细节,纪念特意过来假意向他借电话,就是想要看看徐景之的电话里,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一向心思缜密的男人却说找不到自己的手机,这实在是有点反常。

    难道说,内奸真得是徐景之?!

    一想到这种可能,纪念只觉得胸口都是一阵发闷。

    曾经满是正义感,一向总是保护她、照顾她,被童年时的她视作偶像的景哥哥,竟然做了内奸?!

    不,不可能!

    可是,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不肯把手机借给你?

    徐景之不是那样的人,绝对不是!

    人都是会变的,纪念。

    ……

    头脑里,两个小人开始打架,纪念抬手按按太阳穴,走到桌边。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纪念摸出手机,看到屏幕上“阿森”二字,立刻就将电话接通。

    “喂。”

    “老婆,想老公没?”

    听到电话里,冷小邪熟悉的声音,纪念只觉得喉咙里一阵阵地发堵。

    “冷小邪……”

    “怎么了这是?”听出她声音不对,电话那头冷小邪的声音立刻就紧张起来,“出什么事情了?”

    “我心里难受。”

    “想我啦?”

    “不是!”

    “死丫头片子,你敢不想我,皮子发痒了是不是?”

    “我不是不想你,我是说,我难受不是因为想你。”

    “这么说,你想我的时候一点也不难受,那叫什么想啊,我看是小pp发痒了,几天没挨揍全身难受是不是?哦,我知道了……”电话那头,冷小邪坏坏地笑,“是不是到排卵期了,想和老公一起看恐怖片啊?”

    纪念脸上一红。

    “你讨厌你!”

    “啧啧啧,听听你那个语气,‘你讨厌你’……明显就是想吃我了是不是?”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纪念一连串说了十几个没有,心中的小郁闷在与他的谈话中也是消散许多。

    “看你这么积极,下次让你在上面。”

    “啊……冷小邪,我不理你了!”

    电话那头,男人轻笑。

    “好了,现在心情调整好了,慢慢告诉老公,到底怎么了?”

    纪念轻吸口气,“我发现了一些疑点,是关于那个内奸的。”

    “那只水井还是水桶?”

    纪念一惊,“你怎么知道?”

    “要是别人,你也不可能这么难过呀,自己童年时美好无比的水井变成了臭水沟,肯定心里不舒服呀!不过……你确定了吗?”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