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一拍额头,“真是的,你看看我,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是这几天忙昏头了,好了,我自己用网银充吧,不打扰你休息了。”

    向他摆摆手,她转身走出他的房间,替徐景之关上门,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关好,纪念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

    刚才的事情,她当然也感觉到不对劲。

    不难想象,这肯定是那个内奸向对方通风报信,冷小邪那边才会取消交易。

    这件事,只有她、徐景之、林樱和小张四个人知道。

    决定行动之后,徐景之曾经下车打了一个电话。

    注意到这个细节,纪念特意过来假意向他借电话,就是想要看看徐景之的电话里,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一向心思缜密的男人却说找不到自己的手机,这实在是有点反常。

    难道说,内奸真得是徐景之?!

    一想到这种可能,纪念只觉得胸口都是一阵发闷。

    曾经满是正义感,一向总是保护她、照顾她,被童年时的她视作偶像的景哥哥,竟然做了内奸?!

    不,不可能!

    可是,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不肯把手机借给你?

    徐景之不是那样的人,绝对不是!

    人都是会变的,纪念。

    ……

    头脑里,两个小人开始打架,纪念抬手按按太阳穴,走到桌边。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纪念摸出手机,看到屏幕上“阿森”二字,立刻就将电话接通。

    “喂。”

    “老婆,想老公没?”

    听到电话里,冷小邪熟悉的声音,纪念只觉得喉咙里一阵阵地发堵。

    “冷小邪……”

    “怎么了这是?”听出她声音不对,电话那头冷小邪的声音立刻就紧张起来,“出什么事情了?”

    “我心里难受。”

    “想我啦?”

    “不是!”

    “死丫头片子,你敢不想我,皮子发痒了是不是?”

    “我不是不想你,我是说,我难受不是因为想你。”

    “这么说,你想我的时候一点也不难受,那叫什么想啊,我看是小pp发痒了,几天没挨揍全身难受是不是?哦,我知道了……”电话那头,冷小邪坏坏地笑,“是不是到排卵期了,想和老公一起看恐怖片啊?”

    纪念脸上一红。

    “你讨厌你!”

    “啧啧啧,听听你那个语气,‘你讨厌你’……明显就是想吃我了是不是?”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纪念一连串说了十几个没有,心中的小郁闷在与他的谈话中也是消散许多。

    “看你这么积极,下次让你在上面。”

    “啊……冷小邪,我不理你了!”

    电话那头,男人轻笑。

    “好了,现在心情调整好了,慢慢告诉老公,到底怎么了?”

    纪念轻吸口气,“我发现了一些疑点,是关于那个内奸的。”

    “那只水井还是水桶?”

    纪念一惊,“你怎么知道?”

    “要是别人,你也不可能这么难过呀,自己童年时美好无比的水井变成了臭水沟,肯定心里不舒服呀!不过……你确定了吗?”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30章 水井还是水桶(2)    <!–章节内容开始–>“我……”林樱语塞,然后自嘲地扬起唇角,“徐队认为我是在公报私仇吗?没错……我……我承认,我喜欢你,看到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会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嫉妒!”

    徐景之一怔,他没有想到林樱会这样直接。

    公事突然变成私事,他稍稍有些错愕。

    “小林!”徐景之从桌上拿过打火机,“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案子的事情明天我们开会再研究。”

    林樱抬眸,注视他片刻,突然抬臂拥住他,人就向他的唇吻过来。

    突如其来的吻,让徐景之也是失神了一瞬,回过神来之后,他本能地抬手,推开了林樱。

    林樱退了两步,差点摔倒。

    徐景之下意识地冲了一步,又退回原地。

    “很晚了,回去睡吧!”

    “为什么?”林樱皱着眉看着他,大声质问,“我哪里比不上纪念?”

    “小林,你别误会。”徐景之晃晃夹着烟的手掌,“这件事情和纪念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林樱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你敢说,你不喜欢她吗?”

    “这是两码事。”徐景之皱眉注视着林樱的脸,“小林,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人也很优秀,只是……”

    林樱抬脸,注视着他。

    “只是什么?!”

    “你是一个很好的工作伙伴,也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但是……我没有办法把你当成情侣,小林……”徐景之抿了抿嘴唇,“对不起。”

    林樱站在原地,点了点,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走过去,拉开门。

    门外,纪念抬起手掌,正准备敲门。

    看到她突然出来,纪念的手抬在半空,僵了一秒才缩回去。

    “对不起啊,我……我不知道林姐在,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她摆摆手,转身要走。

    “小念!”徐景之的声音响起来,“有事就进来说吧,刚好我有事找你。”

    “哦!”

    纪念应了一声,林樱就加快脚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嘭得一声摔上房门。

    纪念一缩身子,然后就关上门,小跑着凑到徐景之身侧。

    “你们二个……吵架啦?”

    “没事。”徐景之笑道。

    “你是不是男人啊!”纪念推一把他的胳膊,“快去,过去敲敲门,解释一下啊,女孩子都是这样的,说几句好话哄哄就行了。”

    “不用了。”徐景之还是笑。

    “要不……我去帮你求求情?”纪念笑问。

    “小念。”徐景之的目光满是柔和,“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纪念垂着脸犹豫了一会儿,“我想用用你的手机,我的手机没话费了,我想……打个长途电话。”

    “哦,好。”

    徐景之摸摸口袋,没有摸到手机,他疑惑地四下看看。

    桌子上、抽屉……四下都看了,还是没有找到手机。

    “奇怪,我明明放在口袋的。”他上下摸着自己的口袋,“怎么会不见了呢?”

    纪念挑眉,“会不会是……丢在车上了?”

    “不知道让我丢哪了。”徐景之从口袋里缩回手掌,目光扫过门的方向,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异色,迅速收回目光,他笑着开口,“小念,要不我用支付宝帮你充点话费吧。”<!–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