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与他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这个线人绝对可靠。”徐景之抬起右手,轻轻地揉着下巴,沉思片刻,“走吧,先回去再说!”

    纪念启动车子,离开温泉会所。

    后座上,林樱微微侧脸,看了看渐远的温泉会所,取出对讲机让小张收队。

    几个人重新回到办事处,分头下车。

    “大家也累了几天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徐景之淡淡地对几人说了一句,人就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

    “啊!”小张找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可算是能睡一觉了,我都要困死了,二位……晚安。”

    “晚安。”

    纪念礼貌地回应一句,向林樱点点头,走进自己的房间。

    林樱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前,犹豫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转身穿过回廊,来到徐景之的门前,轻轻地扣了扣门。

    “请进。”

    门内,传出徐景之的声音。

    推开门,林樱迈步走进房间,转身将门闭紧。

    徐景之正站在窗前,注视着窗外的夜色,听到脚步声,他转过脸来。

    “小林,有事?”

    “徐队!”林樱行到他身侧,皱着一对柳眉,“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说来听听。”徐景之道。

    “对方计划好的行动,突然改变计划,您又说您的线人不可能有问题,那么……”林樱向他靠近一步,压低声音,“会不会是,我们的人有问题?”

    徐景之垂了垂眸,“你的意思是说……?”

    林樱语气深沉,“有内奸!”

    徐景之皱着眉没说话。

    “徐队你想想,这段时间的事情,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奇怪吗?”林樱轻轻摇头,“自从纪念来了之后,我们无论做什么总是有一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明明有的时候我们已经距离敌人很近,可是却总是在一步之遥的时候……失之交臂!”

    “你的意思是说……”徐景之转过身,靠在身后的窗沿上,注视着面前的林樱,“小念是奸细?”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樱摇头,“我只是把我感觉到的告诉你,也许是我太敏感……不过……”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抬起脸,一对黑亮的眸子直直地迎住他的眼睛。

    “难道,徐队没有相似的感觉吗?”

    徐景之与她对视了两秒,就移开目光。

    “我觉得……不可能是纪念。我了解她,她这个人非常单纯简单,充满正义感,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徐队!”林樱站直身子,目光逼视着他的眼睛,“你了解的纪念是十多年前的纪念,人是会变的,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徐景之轻轻摇头,“但是我觉得,人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一个善良的人就算再变,也不可能变成一个邪恶的人。”

    林樱扬唇,“徐队,您不觉得……你的判断有太多的感**彩吗?”

    “小林!”徐景之从桌上拿过烟来,抽出一只,却并没有吸,只是在指间轻轻地把玩着,“你觉得,你的判断就没有感**彩吗?”<!–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28章 有点眼熟……(3)    <!–章节内容开始–>这时,冷小邪等人已经从夜总会走出来,纪念立刻就启动车子。

    “森哥!”

    一个手下走过来拉开车门,冷小邪懒洋洋坐到车内,几个手下也跟着他分头坐上三辆车子。

    然后,车子启动驶出停车场。

    纪念的车子立刻就小心翼翼地跟过来,随后林樱的车子也驶上车道,二辆车子一前一后地跟踪着冷小邪等人的车。

    坐在后座上,冷小邪斜了一眼后视镜里的白色越野。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早就发现有人跟踪,甚至不用看也能猜到,纪念和她的同事肯定就在自己身后。

    想到那丫头,他微微挑眉。

    在这里盯了他几天,天天吃快餐熬夜,他们家老婆的红血丝肯定都熬出来了!

    正在暗自思考今晚的事情如何应付,手机已经震动起来。

    看一眼上面庄先生助理的号码,他立刻将电话接通,“喂?”

    “森哥,庄先生通知你取消今晚的交易。”

    冷小邪皱眉,“为什么呀?”

    “庄先生没说。”

    “那也不能说取消就取消吧,我这边多少下家等着出货呢!”

    “森哥,你等一下。”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庄之蝶的声音响起。

    “阿森,是我。”

    “庄先生,我这边好多下家等着拿货,您这说取消就取消,怎么也得给我一个解释吧?”冷小邪语气埋怨,“我这钱都收了,您这不出货,我怎么交待啊?!”

    “放心,误不了你赚钱。”庄之蝶语气里有笑意,“再等一两天,现在条子那边盯得紧,这批货数目巨大,出了问题就麻烦了。”

    冷小邪轻吸口气,“您不会是不信任我的能力吧?”

    “要是不信你,我能把这事交给你吗?”庄之蝶淡笑,“我这边听到风声,条子那边已经布好了天罗地网,我这也是为你好。”

    “真的?”冷小邪假装着惊讶,然后就坏笑出声,“庄先生可以啊,这耳目都伸到条子那边去了。”

    庄之蝶朗笑,“咱们有命赚钱,也要有命花不是?”

    “那行,那我泡温泉去了啊!”

    冷小邪挂断电话,扫了一眼后面的白色越野车。

    “前面右转。”

    车子右转,然后按照冷小邪的指点改变了前进方面。

    后面车上,纪念皱起眉来。

    “徐队……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啊?”

    之前,车子一直驶向郊外,这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看看再说。”

    徐景之皱着眉道。

    片刻之后,冷小邪的车子已经转入一家温泉会所,几个人下了车,嘻嘻哈哈地跟着冷小邪走了进去。

    纪念将车子远远停下,“徐队,您看?”

    徐景之还没有答话,林樱已经从后面的车子上下来,悄悄地摸进二人的车子。

    “徐队,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进温泉会所了,您那线人……消息可靠不可靠啊?”

    “我打个电话问问。”

    徐景之下了车,走到一旁打电话,林缨就微微地扬扬唇角。

    片刻,徐景之重新回来。

    “线人说……交易取消了。”

    林樱撇了撇嘴,“刚才说是大宗交易,现在又突然说对方取消,徐队,您这个线人是谁啊可靠吗?”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