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吻得很细致,似乎是要将她唇舌上的那淡淡味道一点点地全部吃透。

    那样的吻,并没有太多的攻击性,而是透着几分缠绵与不舍。

    到最后,她的唇舌都被他吻得有些微麻。

    微喘着放开彼此,沈宁颊上微热,目光却平和地注视着他的眼眸。

    “别担心,你不会消失。”

    裴溪远深吸口气,将她拥紧。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

    她懂他,无需多言就明白,那样的感觉,真得很好。

    许久。

    他才将她松开。

    “明天晚上是医院的周年庆,我帮你订了一套礼服,明天早上应该会送过来。还有,晚上我父亲肯定也会出席,你要有些准备,他知道我们的事情。”

    沈宁一笑。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我没关系。”

    “他不是很好相处,不过……”裴溪远安慰地握握她的手指,“你不用太过在意他,也不用因为我委屈求全。”

    沈宁微笑着点点头。

    “如果我明天不在,你打个电话给小庭,看看他的情况。”

    “好。”

    沈宁再次答应。

    裴溪远想了想,没有什么再需要交待的,这才将后背靠上沙发背。

    “开始吧!”

    沈宁站起身,向他一笑。

    “放松点,我要开始了。”

    治疗总要有开始的一天,总要尽早有结果,就要尽早开始。

    这个治疗方案她已经研究了好久,绝不是冲动之下的产物,虽然并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沈宁综合之前的观察,认为还是有很大的可行性。

    做外科医生多年,她一向有自信,也一向果断。

    这一次,也是一样。

    裴溪远轻轻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沈宁就松开手掌。

    指间,水晶球滑落,然后在半空中左右微荡。

    裴溪远主动盯住水晶球,放松神经,目光很快就开始迷离。

    “还记得你说过的九岁生日的事情吗,想一想,当时的蛋糕是什么样子?”

    对于她的声音,他没有半点戒备和抵触,很容易就进入放松状态,然后,他看到了那个蛋糕。

    那是一个三层的蛋糕,四周有一圈漂亮的草莓,最上面的一个小蛋糕上插着九只蜡烛。

    然后,他听到争吵声,他上楼推开门,看到父亲和母亲正在书房里吵架,二个人互相抬着手,指责着对方。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我做好孩子,我听话,我乖乖听话……我好好学习,我做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你们不要吵了好吗……”

    裴溪远皱着眉,低低地说着。

    当年还是孩子的裴溪远,因为不明白大人的事情,只是认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所以才想要做最好的自己,进而让父母重归于好。

    沈宁站在一旁,听着他的声音,心疼地皱眉。

    原来,他之所以努力做到完美,压抑自己的情绪是因为这个原因。

    强忍着想要将他唤醒的冲动,沈宁接着开口。

    “想一想,你离开书房之后,都做了什么?”

    裴溪动皱着眉,痛苦地摇头。

    “头疼,很疼……”

    “然后呢?”

    沈宁轻声问。

    ……

    ……

    今天有事,下午的更新会晚一点。

    …

第2224章 类似薄荷的清凉(2)    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裴溪远才将这个计划治疗看完,合拢手中的资料,他转过脸,注视着身侧的沈宁。

    沈宁微侧着头,等待着他开口。

    裴溪远注视着她的眼睛,“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沈宁微愕,然后扬唇。

    “你就不怕……我把你治坏?”

    他微笑着摇头。

    “我相信你。”

    从专业的讲度上看,她的这个治疗计划虽然有些大胆,却并不出格,不失为一个好的治疗方案。

    从情感的角度来说,他对她很信任,他相信她会全力以赴,而他也会全力配合。

    这样的生活已经太久,他已经厌倦,他也希望有一个完整的自己,而不用每天担心,一觉醒来之后自己还是不是自己。

    沈宁轻轻点头,“在此之前,我有必要和你的第二人格交流一下。”

    这个治疗方案,需要他对她完全的信任和配合,这不仅仅牵扯到裴溪远的第一人格,也关系到他的第二人格。

    任何一点疏漏,都有可能会影响到治疗的结果和进程,甚至有可能会加重他的病情。

    裴溪远是心理医生,当然也懂得这一点。

    略一沉吟,他就站起身来,走到桌边,将几样必要的工作写在一张便条上。

    走过来,将便条送到沈宁手里。

    “如果明天早上我不在,把这个便条交给蓝柏。”

    “阿远。”沈宁接过便条,“其实我们……不用这么急的,可以再等几天。”

    裴溪远的黑眸深沉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我不想再等了……”抬起手指,轻轻地抚着她的脸,他低声开口,“我想知道……我们之间的所有事。”

    沈宁微扬唇角。

    “那好……你准备一下,我们现在就开始。”

    轻轻点头,裴溪远转身走到桌边,从抽屉里取出那只蓝色水晶球送到她面前,沈宁招手接过,他注视她片刻,两只手掌就抬起来,捧住她的脸。

    “小宁……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说。”

    “你……”裴溪远深吸口气,将脸靠近她的,他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肌肤,“不要和他……太亲近!”

    裴溪远的第二人格也要求她不要帮这个裴溪远,做她为他做过的事情,这个裴溪远现在也提出类似的要求,这两个家伙又是惊人的相似。

    沈宁轻扬唇角,然后点头。

    “好,我答应你。”

    吻吻她的额头,裴溪远笑到沙发上,沈宁走过去关掉大灯,取了一张舒缓的钢琴曲播放,人就重新走回他面前。

    “准备好了吗?”

    “还没有。”

    裴溪远撑起身子,抬手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到自己腿上,手指再一次抚过她的脸。

    注视她片刻,他侧脸吻上她的嘴唇。

    沈宁现在能够对他控制多少,裴溪远不能确定,自然也不能确定他何时能回来。

    在他离开之前,他要好好地吻吻她。

    她的嘴唇很柔软,唇舌上有一点淡淡的蜂蜜味。

    那是一种产自新西兰的药物蜂蜜,并不是很甜的味道,而是淡淡的甜,还有一点类似薄荷的清凉。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