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裴溪远才将这个计划治疗看完,合拢手中的资料,他转过脸,注视着身侧的沈宁。

    沈宁微侧着头,等待着他开口。

    裴溪远注视着她的眼睛,“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沈宁微愕,然后扬唇。

    “你就不怕……我把你治坏?”

    他微笑着摇头。

    “我相信你。”

    从专业的讲度上看,她的这个治疗计划虽然有些大胆,却并不出格,不失为一个好的治疗方案。

    从情感的角度来说,他对她很信任,他相信她会全力以赴,而他也会全力配合。

    这样的生活已经太久,他已经厌倦,他也希望有一个完整的自己,而不用每天担心,一觉醒来之后自己还是不是自己。

    沈宁轻轻点头,“在此之前,我有必要和你的第二人格交流一下。”

    这个治疗方案,需要他对她完全的信任和配合,这不仅仅牵扯到裴溪远的第一人格,也关系到他的第二人格。

    任何一点疏漏,都有可能会影响到治疗的结果和进程,甚至有可能会加重他的病情。

    裴溪远是心理医生,当然也懂得这一点。

    略一沉吟,他就站起身来,走到桌边,将几样必要的工作写在一张便条上。

    走过来,将便条送到沈宁手里。

    “如果明天早上我不在,把这个便条交给蓝柏。”

    “阿远。”沈宁接过便条,“其实我们……不用这么急的,可以再等几天。”

    裴溪远的黑眸深沉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我不想再等了……”抬起手指,轻轻地抚着她的脸,他低声开口,“我想知道……我们之间的所有事。”

    沈宁微扬唇角。

    “那好……你准备一下,我们现在就开始。”

    轻轻点头,裴溪远转身走到桌边,从抽屉里取出那只蓝色水晶球送到她面前,沈宁招手接过,他注视她片刻,两只手掌就抬起来,捧住她的脸。

    “小宁……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说。”

    “你……”裴溪远深吸口气,将脸靠近她的,他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肌肤,“不要和他……太亲近!”

    裴溪远的第二人格也要求她不要帮这个裴溪远,做她为他做过的事情,这个裴溪远现在也提出类似的要求,这两个家伙又是惊人的相似。

    沈宁轻扬唇角,然后点头。

    “好,我答应你。”

    吻吻她的额头,裴溪远笑到沙发上,沈宁走过去关掉大灯,取了一张舒缓的钢琴曲播放,人就重新走回他面前。

    “准备好了吗?”

    “还没有。”

    裴溪远撑起身子,抬手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到自己腿上,手指再一次抚过她的脸。

    注视她片刻,他侧脸吻上她的嘴唇。

    沈宁现在能够对他控制多少,裴溪远不能确定,自然也不能确定他何时能回来。

    在他离开之前,他要好好地吻吻她。

    她的嘴唇很柔软,唇舌上有一点淡淡的蜂蜜味。

    那是一种产自新西兰的药物蜂蜜,并不是很甜的味道,而是淡淡的甜,还有一点类似薄荷的清凉。

    …

第2223章 类似薄荷的清凉(1)    “我实话告诉你吧。”艾斯立刻就添油加醋地开口,“他晚上不好好睡觉,我说了他几句,他就用水枪向我喷水,而且还撒谎污蔑我!”

    慕云庭沉着小脸,“我没有!妈妈,他真得打电话了,我听得很清楚,他还说要和你离婚!他还说你‘一身人造器官’!”

    “闭嘴!”金乔厉喝出声。

    整容这件事情,是她最忌讳的事。

    抬手指着卧室的门,“回房间去……”

    “妈妈?!”

    “立刻,马上!”

    金乔的声音无比尖厉。

    慕云庭委屈地抿抿小嘴,走进自己的房间。

    “好了,别气了。”艾斯走上前来,扶住她的肩膀,“小孩子吗,不要和他们订较就好了,天气冷,你别感冒了……走吧,我送你回房间,这里我就收拾就好了。”

    二人重新回到主卧。

    旁边的卧室里,慕云庭皱着眉毛坐在床头,心中有委屈也有愤怒。

    抓过自己的小熊抱在怀里,小家伙迅速走出门来,拿走客厅桌上的电话。

    “你在干什么?”

    艾斯恰好走出来,看到他的样子,立刻就走过来。

    “你管我!”

    慕云庭拿起听筒,刚要拨号,艾斯已经一手夺过听筒,挂回话机,抬手指住他的小脸。

    “小东西,我告诉你,如果下次你再敢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抬脸看着他,慕云庭的小脸上并没有畏色。

    冷哼一声,他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

    ……

    裴溪远的别墅。

    书房内。

    坐在电脑前的裴溪远抬腕看了看手表,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注视着外面的夜色。

    已经十点多了,不知道那孩子在金乔那边情况如何?

    当当当!

    门被敲响。

    “进来!”裴溪远转过身。

    门被推开,沈宁端着一杯蜂蜜茶走进来。

    “我帮你冲了一杯蜂蜜茶,你喝一点吧?”

    “谢谢!”裴溪远接过她送过来的茶水,捧在手里,送到嘴边浅浅地啜了一口。

    “工作做完了吗?”沈宁问。

    “差不多了。”

    沈宁侧眸看他一眼,“还在担心小庭?”

    裴溪远抬手捏了捏肩膀,“那孩子脾气有些执拗,我担心他和金乔合不来。”

    “这是事情,是他必须要面对的,我们只能帮他度过。”沈宁从他手中拿过茶杯,拉住他的手掌,“来吧,到沙发上坐一下,我给你看点东西。”

    将他拉回沙发上坐下,沈宁转身离开,片刻已经捧着一沓厚厚的打印纸走出来,送到他面前。

    “我写了一个治疗计划,你看一下。”

    裴溪远伸手接住她手中的那沓打印纸,感觉着手中沉甸甸的重量,他皱眉抬脸。

    “小宁,你……”

    这么多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量,不用问也知道她用了多少时间。

    她的工作那么忙,还要帮他设计治疗方案,他的心中有感动也有心疼。

    伸手扶住他的肩膀,沈宁笑着帮他按摩着颈椎。

    “别取笑我啊,好久没有研究过心理学了。”

    抬手扶住她的手掌,裴溪远将她拉到自己身侧坐下,这才认真地翻看起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