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不是!我不是……”

    金乔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不应该该如何解释,立刻就抽泣起来,“不是的,我爱我儿子,他在我肚子里一天天长大,我感觉着他的成长,我……我……我舍不得……我爱他……”

    这正是简凌教给她的方法,一旦她应付不来,立刻就想办法休庭。

    “法官先生,鉴于我的当事情绪非常不稳定,所以我肯求法庭允许暂时休庭。”

    法官抬手敲了一下法槌。

    “休庭十分钟。”

    简凌道了谢,和助理一起扶着金乔走出法庭,温柔就走过来回到桌边。

    沈宁远远地向她竖了一个拇指,开庭这么短的时间,就把简凌逼得休庭,这个开场打得非常漂亮。

    温柔扬扬唇角,宠辱不惊。

    几个人也离庭回到休息室,慕云庭和蓝柏看到几人回来,立刻就站起身来。

    “这么快?”慕云庭小脸上有些忐忑,“谁赢了?”

    “还早呢。”温柔向他扬扬唇角,“这才是中场休息,离最终结果还早呢!”

    说完,她直起身子,转过脸正色看向裴溪远。

    “过一会儿,简凌肯定会想尽办法攻击你,你要有所准备。记住,不定要稳住,不要急躁,平静地回答她的问题。”

    裴溪远点点头。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

    双方重新回到法庭上,简凌果然提出,向裴溪远提问。

    “据我所知,裴先生不仅是裴氏生物的负责人,现在还接手了医院董事长的身份,对吗?”

    “是的。”

    “那您的工作一定很忙吧?”

    “一般。”

    “这么多的公司和事务,会不忙,这不太可能吧?”

    裴溪远语气平静,“我会把自己的工作尽可能地分担出去,这样才会拥有个人时间和空间,用来经营自己的家庭生活。”

    “据我所知,裴先生已经结婚了,对吗?”

    “是的。”

    “那么,二位准备要孩子吗?”

    “我们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也就是说,你们虽然结婚了,但是并不想要孩子?”

    “是的。”

    “是因为你们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是因为您或者您的妻子工作太忙,怕没有时间顾及孩子吗?”

    “不是。”

    “这么说……是因为您或者您的妻子不喜欢孩子吗?”

    “也不是。”

    “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和我的妻子都很喜欢小庭,我们希望,能够给他一个快乐的充满爱的童年生活,所以我们想在短时间之内不要孩子,全力挂着小庭。”

    这些问题,温柔早已经想到,之前就已经与裴溪远提过,因此现在他也是应答如流,所有的回答都是无懈可击。

    简凌的表情上却没有急燥的表情,只是踩着高跟鞋走回桌边,接过助理递给她的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回到裴溪远面前,抬起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这是我们从航空公司那里拿到的,裴溪远先生近三个月来的乘机记录。记录显示,每个星期,裴溪远先生至少要坐一次飞机,有的时候甚至会有两次三次。请问,裴先生,您坐飞机去干什么?”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03章 唇枪舌剑(2)    <!–章节内容开始–>“同意请求。”

    法官同意之后,第一位证人被请了进来,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

    简单的宣誓之后,对方提供了证词。

    “我是金乔小姐的佣人,我叫阿菊。七年前,小姐生下小少爷的时候,我已经在为她工作。当时她的身体非常糟,每晚咳嗽,每天都要吃很多药……还经常去医院。”

    温柔淡淡扬唇,走上前来,站到证人面前。

    “阿菊女士,您说当时金乔小姐身体很糟,经常咳嗽,那么我想请问您,是在生产前,还是生产后?”

    “是在……生产前。”阿菊答道。

    “好!”温柔轻轻点头,“我再问你,你刚才说金小姐每天都要吃很多药,是吗?”

    “是的。”阿菊答道。

    “法官大人。”温柔直起身,“众所周知,在怀孕期间服药,极有可能会对胎儿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在我认识的所有女性之中,如果她们准备怀孕,或者正在怀孕的时候,都会极力地避免,不让自己感冒,以防止用药可能对胎儿的不良影响。金乔小姐明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却并没有对腹中的胎儿采取必要的措施,甚至在孕期吃药,这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表情。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绝不可能是一个称职的监护人。”

    “你胡说。”金乔猛地站起身来。“我不是不负责任,我是因为爱那个孩子,所以我才不想打掉他。我当时吃得药都是医生确定,对胎儿不会有影响才吃的。”

    “金乔小姐。”温柔笑着走到她面前,“您说,您爱慕云庭对吗?”

    “没错,我爱他,我爱我的儿子!”金乔大声说道。

    “那好,我问你,如果你爱一个人,你是希望他健康,还是希望他不健康。”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不需要你懂,我只需要你回答我的问题。”

    “反对。”简凌站起身来,“对方律师的问题完全与本案无关。”

    “法官大人。”温柔转过脸,看向法官的方向,“监护权事关一个监护人的心理和身体双重健康,我问这个问题,就是想要知道,金乔小姐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监护人,这个问题即不涉及**,也不含任何攻击性,她应该回答。”

    “反对无效。”法官朗声开口,“金乔女士,请回答这个问题。”

    简凌无奈地坐下。

    金乔就开口道,“我希望他健康,但是……”

    “我只需要你回答问题。”温柔打断她的话,“既然你说爱一个人希望他健康,那么,您在自己的身体不健康的情生下慕云庭,是否考虑过出生之后这个孩子是否健康呢?如果没有,那是不是说明你跟本就不爱这个孩子,只不过是出于某种目的,才生下他呢?”

    “你胡说,我没有!”金乔吼道,“我之所以生下他,就是因为我爱他,他是我和他父亲的爱情结晶,我想要生下他……”

    “你想要生下他,只是因为你想,而你并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的未来,对吗?”<!–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