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乔点点头。

    电梯轻响,门分开。

    简凌抬起脸,“电梯来了,我们上去吧!”

    ……

    ……

    三楼。

    温柔将裴溪远等人带到原告休息室,手就伸过来摸摸慕云庭的头。

    “小庭,你小柏叔叔想上厕所,找不到卫生间,你带他去好不好?”

    蓝柏会意,立刻就走上前来。

    “小少爷,走吧,陪我去一趟。”

    慕云庭也知道大人有话说,不想让他听,当即很乖地跟着蓝柏走出休息室。

    示意二人入座,温柔就坐到椅子上,正色开口。

    “之前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我还要提醒你一点,那就是印象分……第一印象非常重要,给法官留下一个好印象,一定会为我们的胜算加分。所以,进去之后,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无论简凌如何刺激你,都要保持情绪稳定。我了解这个女人,一旦你情绪失控,她一定会抓住机会,让你暴露出你所有的负面情绪,到时候只会让法官对你的印象转糟,对结果就会非常不利。”

    “好的。”

    裴溪远轻轻点头。

    他是心理学专家,对这些事情自然也是十分了解。

    “温姐,时间到了。”小郑提醒道。

    “好。”温柔站起身来,“我们进去吧。”

    几人一起走出休息室,远处的蓝柏亦已经牵着慕云庭回来。

    裴溪远弯下身来,扶住他的肩膀。

    “小庭,在这里等爹地,好不好?”

    “恩。”

    小家伙点点头,目光就落在沈宁身上。

    看出他的心思,沈宁走过来扶住他的肩膀,“你们先进去吧,我和他呆一会儿。”

    裴溪远与温柔一起走进三号法庭,沈宁就将慕云庭带进休息室。

    “你想说什么?”

    “妈咪。”慕云庭抬起脸,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注视着沈宁,“你说,我应该和谁在一起啊?”

    沈宁温柔地笑着,“这个问题,应该问你自己啊,你想和谁在一起?”

    “我不知道。”小家伙皱着眉,“我喜欢你和爹地,可是,孩子不是应该和妈妈在一起吗?”

    这样的选择,对一个孩子来说,确实是有点难了。

    沈宁伸手摸摸他的小脸,“小庭,妈咪现在还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法庭宣判让你和我们继续生活在一起,我和你爹地也不会阻止你去见妈妈。”

    “那……”慕云庭注视着她,“如果法庭把我判给妈妈,她会阻止我见你们吗?”

    沈宁摇头。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要问你妈妈才行。”

    虽然从眼下的情况来看,金乔并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但是在慕云庭面前,沈宁从来没有说过半句金乔的坏话。

    一来是因为她没有接触过金乔,没有发言权不能妄自菲薄。

    二来也是不想破坏慕云庭心目中妈妈的形象。

    “现在爹地一个人在法庭一定很孤单,妈咪进去陪陪他。你乖乖和蓝叔叔在这里等,好吗?”

    小家伙点点头。

    “一会儿见。”

    沈宁向他一笑,将他交给蓝柏,走出休息室,轻手轻脚地推开三号法庭的门,走进来。

    ……

    ……

    么么

    【这几天在外地忙一些家事,更新尽量保证,如果受到影响,各位见谅……弱弱地求下月票】

    …

第2202章 唇枪舌剑(1)    <!–章节内容开始–>因为裴溪远的案子是监护权案,涉及到个人**,法庭并不允许外人旁听,不过沈宁的身份是裴溪远的妻子,当然有这个陪听的权力。

    沈宁走进三号法庭的时候,庭审已经开始。

    听到脚步声,裴溪远转过脸,迎上他的目光,沈宁淡淡扬唇。

    他回她一笑,重新收回目光。

    此时,原告一方的律师简凌正在陈述原告的讼诉要求。

    “……做为母亲,我的委托人金乔女士有权力接手儿子慕云庭的监护权,现在肯请法官、合议庭接受我们的诉讼要求。谢谢!”

    向法官和合议庭点头致意,简凌微笑着坐回自己的坐位。

    “现在请被告代理人陈述。”

    温柔站起身来,向法官的方向行了一礼。

    “尊敬的法官、合议庭:我方委托人裴溪远先生,受友人慕然的临终嘱托,接手其子慕云庭的监护权,符合法律规定。而且,我方委托人裴溪远先生也拥有挂着慕云庭的能力,所以,我方肯请法官、合议庭驳回原告的诉讼,允许我的委托人裴溪远先生,继续拥有慕云庭的监护权。”

    简单的双方陈述之后,很快就进入答辩时间。

    简凌再次站起身来,“对于一个六岁的未年人来说,在他的父亲或者母亲身边成长,无疑是最适合他的成长环境,我的当事人金乔女士是慕云庭的亲生母亲,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她拥有抚养自己儿子的资格,所以,我方认为,我的当事人是更恰当的监护人人选。”

    温柔抬起没有受伤的左手,“我反对。原告律师口口声声说金乔是慕云庭的最佳监护人人选。那么,我想请问金乔小姐,在这个孩子生长的六年里,您在哪里,是否尽到了一个母亲的抚养义务?”

    她一向不是温和派,一开场,温柔就直攻要害。

    现在,慕云庭并不在现场,她也不用在意攻击金乔的问题。

    “之前,我确实没有进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但是我是有原因的。”金乔皱眉抬起,脸上满是痛心之态,“试问,哪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哪一个母亲愿意抛下自己的孩子呢,我当时因为得了病,害怕自己没有办法继续照顾他,才将他还给父亲的。”

    “请问金乔小姐,您说您当时得病,那么,您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温柔追问道。

    简凌站起身来,取出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这一份,是七年前,我的当事人金乔小姐的体检证明,这份证明可以证实,当时她的身体情况非常糟糕,不适合抚养婴儿。”

    这件事情,简凌与金乔早有应对之策。

    这一份体验证明,也是临时伪造出来的。

    温柔转过脸,看了一眼大屏幕上,显现出来的体检证明。

    “按照法律规定,法庭只接受我国语种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的证据,这份证明无效。”

    “没错,这份证明并不拥有法律效力,所以这并不是我提供的证据。”简凌冷笑,“法官大人,我想肯请法庭同意我请出我方的证人。”<!–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