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因为裴溪远的案子是监护权案,涉及到个人**,法庭并不允许外人旁听,不过沈宁的身份是裴溪远的妻子,当然有这个陪听的权力。

    沈宁走进三号法庭的时候,庭审已经开始。

    听到脚步声,裴溪远转过脸,迎上他的目光,沈宁淡淡扬唇。

    他回她一笑,重新收回目光。

    此时,原告一方的律师简凌正在陈述原告的讼诉要求。

    “……做为母亲,我的委托人金乔女士有权力接手儿子慕云庭的监护权,现在肯请法官、合议庭接受我们的诉讼要求。谢谢!”

    向法官和合议庭点头致意,简凌微笑着坐回自己的坐位。

    “现在请被告代理人陈述。”

    温柔站起身来,向法官的方向行了一礼。

    “尊敬的法官、合议庭:我方委托人裴溪远先生,受友人慕然的临终嘱托,接手其子慕云庭的监护权,符合法律规定。而且,我方委托人裴溪远先生也拥有挂着慕云庭的能力,所以,我方肯请法官、合议庭驳回原告的诉讼,允许我的委托人裴溪远先生,继续拥有慕云庭的监护权。”

    简单的双方陈述之后,很快就进入答辩时间。

    简凌再次站起身来,“对于一个六岁的未年人来说,在他的父亲或者母亲身边成长,无疑是最适合他的成长环境,我的当事人金乔女士是慕云庭的亲生母亲,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她拥有抚养自己儿子的资格,所以,我方认为,我的当事人是更恰当的监护人人选。”

    温柔抬起没有受伤的左手,“我反对。原告律师口口声声说金乔是慕云庭的最佳监护人人选。那么,我想请问金乔小姐,在这个孩子生长的六年里,您在哪里,是否尽到了一个母亲的抚养义务?”

    她一向不是温和派,一开场,温柔就直攻要害。

    现在,慕云庭并不在现场,她也不用在意攻击金乔的问题。

    “之前,我确实没有进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但是我是有原因的。”金乔皱眉抬起,脸上满是痛心之态,“试问,哪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哪一个母亲愿意抛下自己的孩子呢,我当时因为得了病,害怕自己没有办法继续照顾他,才将他还给父亲的。”

    “请问金乔小姐,您说您当时得病,那么,您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温柔追问道。

    简凌站起身来,取出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这一份,是七年前,我的当事人金乔小姐的体检证明,这份证明可以证实,当时她的身体情况非常糟糕,不适合抚养婴儿。”

    这件事情,简凌与金乔早有应对之策。

    这一份体验证明,也是临时伪造出来的。

    温柔转过脸,看了一眼大屏幕上,显现出来的体检证明。

    “按照法律规定,法庭只接受我国语种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的证据,这份证明无效。”

    “没错,这份证明并不拥有法律效力,所以这并不是我提供的证据。”简凌冷笑,“法官大人,我想肯请法庭同意我请出我方的证人。”<!–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00章 太冷血了吧(2)    简凌的长发利落地盘在脑后,身上是一套藏青色套装,高跟鞋鞋跟稳稳地站在地板上,微扬着下巴,气势凌人。

    其实,这一次的相遇并不是凑巧,而是简凌故意与金乔在这里等。

    “小庭!”

    看到慕云庭,金乔立刻就画出一幅亲热的样子,迎上前来。

    裴溪远抿着唇,握着小家伙的手掌,站在原地。

    看着眼前的女人,慕云庭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亲热。

    尽管他一直想要找到母亲,可是这个他只见过两面的女儿,他实在生不出太多的亲切感,只是觉得陌生而疏离。

    “小庭!”

    金乔在他面前蹲下身,伸出手掌来伸向慕云庭的手掌。

    “金女士。”温柔走上前来,语气完全是公事化的,“监于法庭还没有最后宣判,这个时候,没有得到我的当事的允许,你还不能接触孩子。”

    “哼!”简凌走过来,“温律师,你也是女人,人家母亲看看自己的儿子也不行?您这么说也太冷血了吧?”

    “这里是法院,讲究得是法律的公正。”温柔微扬下巴,“多愁善感可不是一个律师应该有的情感,简律师这么有善心,不如改行去当慈善家。”

    “我只是想要和他说几句话,也不行吗?”

    金乔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

    “小庭!”

    裴溪远轻轻松开慕云庭的小手,在他的肩膀轻轻地拍了拍。

    慕云庭抬脸看向他,他表示肯定地点点头。

    温柔见状,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退到一边让开。

    金乔立刻就扑过来,抱住慕云庭,左亲右亲。

    “阿嚏!”

    被她身上的香水味刺激,慕云庭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金乔关切地打量着他的小脸,“哦……对了,看妈妈帮你准备了什么?”

    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大盒子送到慕云庭面前,她笑着开口。

    “你看……最新款的遥控机器人,喜欢吗?”

    慕云庭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盒子,“这个是爸爸公司的芯片,我早有好几个了!”

    金乔脸上有些尴尬,“是……是吗,没关系,那妈妈回头买别的给你。”

    “小庭!”裴溪远在他身后开口,“注意礼貌。”

    慕云庭抿抿小嘴,伸手把盒子接过来。

    “谢谢你。”

    “不客气!”金乔重新露出笑容,在他小脸上又亲了一口。

    裴溪远就走上前来,重新牵住小家伙的手掌,“我们走吧?”

    将手中的玩具交给蓝柏,慕云庭看看金乔,跟着裴溪远等人走进电梯。

    看着几人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内,金乔脸上的笑意立刻敛起,“裴溪远一定已经对这孩子洗脸了,到时候上了法庭他肯定不会说要跟我的。”

    简凌走上前来,拍拍她的肩膀,“他才只有六岁,法官不会太多考虑他的想法。你要记住,这一次上庭之后,你一定要表现得温柔娴熟,给法官留一个好印象,你是孩子的母亲,早已经胜他一筹。你只要按照我之前教你的方法应付,我们就一定会赢的。”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