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听着她的声音,他的呼吸渐渐地平稳,很快就放松身心,进入梦乡。

    一直到确定他已经完全睡着,沈宁才小心翼翼地起身,将音乐声调低到若有若无的程度,轻手轻脚地退出宿舍。

    回到病房,将出事的病人又仔细查探一番,确定一切正常,她才回到房间。

    继续打开之前看到一半的病例,仔细地研究起来。

    ……

    ……

    北京。

    特案组宿舍。

    纪念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就继续盯住眼前的电脑屏幕。

    屏幕上,是她找到的关于庄之蝶的所有资料。

    当然,资料并不多。

    对于庄之蝶,组里的资料有限。

    这也难怪,之前他们的视线全盯在鲨鱼身上,哪里会想到在他身后还有一个更大的boss。

    她在网上查到的一些资料,全部都是正面资料,如果只看这些信息,庄之蝶完全就是一个青年才俊企业家。

    怪不得冷小邪他们要卧底接触他,没有第一手证据,跟本就不能对庄之蝶进行指控,自然更谈不上,将他手下的整个贩毒网络一网打尽。

    将这份资料整理好,纪念看看左右,然后就进入内部网站,调出特案组里几个人的资料。

    回来北京已经有两三天,这两天,她一直在观察着组里的这几个,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可是让她失望的是,所有人看上去都很正常,完全找不到半点奸细的痕迹。

    端起茶杯送到嘴边,纪念扬起杯子喝了一口,却什么也没有喝到,杯子里的咖啡已经见底。

    抬手捏捏鼻梁,她端起杯子起身,拿了一袋咖啡走出来,到热水间冲咖啡。

    走进热水间,将速溶咖啡倒进杯子,她找开水龙头将水注入,耳边就隐约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纪念转过脸,只见徐景之套着一件黑色羊毛衫,端着一盒方便面走进来。

    纪念向他一笑,“你怎么还没睡啊?”

    徐景之看到她,也是有点意外,“你怎么还没睡?”

    二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开口,然后就相视一笑。

    纪念耸耸肩膀,“我查了一下那个庄之蝶的资料,资料实在有限啊。”

    “是啊!”徐景之在开水箱前停下脚步,“如果不是你带回来的消息,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存在,现在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在哪儿?”

    “是啊!”纪念垂着脸应道。

    这两天,冷小邪一直没有消息过来,她心中担心,却又害怕会影响他,也不敢打电话过去。

    现在徐景之一提到庄之蝶,她心中那份担心自然也是越发提了起来。

    “小念!”徐景之站直身子,“既然你也没睡,不如一起分析一下吧?我想听听看,那个庄之蝶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徐景之接着说道。

    纪念收回心神,点点头,“好,那我去把我的电脑拿过来。”

    回到自己的宿舍,纪念抱起电脑和桌上的资料一起抱出来,来到林景之的宿舍门外敲了敲门。

    徐景之拉开门,让她进去,将她让到茶边的小沙发上,纪念将电脑放到一边,他就将一碗泡好的方便面推过来。

    “帮你多泡了一碗。”<!–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90章 方便面与鸡腿(1)    <!–章节内容开始–>想要为裴溪远治疗,就要知道他的病因。

    如果他不能向她彻底坦白,她就没有办法确定他的发病时间和进程,而这些都是治疗他的必需依据。

    这其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她需要他的信任。

    她不问,一来是尊重他的**,二来也是想要知道,他对她的信任到底有多少。

    每个人都有保护自己**的权利,夫妻双方没有必要完全坦诚,但是,这件事情他应该向她坦诚。

    迎着她的目光,裴溪远的心中满是内疚。

    “小宁,对不起。”

    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是应该向她坦白的。

    尽管他有他的借口和考虑,可是撒谎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事情过去就不要提了,我明白你的感受,如果换做是我,可能还没有你勇敢。”

    沈宁平静而宽容,她是医生,接触过太多的病人,也理解身为病人的心理。

    谁喜欢自己残缺,谁不想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更何况是一向对自己苛刻的裴溪远。

    眼前的女子,脸色平静,唇边温和的那一抹浅笑足以让人心情安宁的力量。

    裴溪远心中所有的忐忑和不安,都在她的目光之中化为虚无。

    伸出双臂,拥她入怀,他的声音有些暗哑。

    “小宁,谢谢。”

    伸手拥抱他片刻,沈宁一直听着他的心跳渐渐地驱于平稳,才重新放开他。

    “时间不早了,回去好好睡一晚吧,明天还上庭,你要有一个好的精神状态。”

    一提到上庭,裴溪远微微皱眉。

    这几天,他的情况波动明显,他很担心,明天一早他会不会如约醒来。

    沈宁看出他的心思,笑着扶住他的肩膀。

    “相信我,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回去洗个热水澡,放松地睡一晚上,明天一早我陪你上庭。”

    “我……我有点担心。”

    裴溪远道出实情。

    现在已经向她坦白,他的心理负担也少了许多,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不少。

    “别紧张,顺其自然,一切有我呢!”扶住他的胳膊,沈宁笑着拉开门,“走吧,我带你到我的宿舍休息一下。”

    将他带出办公室,沈宁将他送到自己的宿舍,帮他把床被铺好,亲手帮他脱掉外套,将他安顿在床上。

    “现在,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七点,我准时过来叫你。”

    裴溪远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小庭……”

    “我会给蓝柏打电话,让他照看小庭,现在,你什么事也不要想,把眼睛闭上。”

    他依言而行,沈宁就走过去,打开桌上的唱机,放出舒缓的钢琴曲。

    回到床侧,坐到他身侧,她伸手过来抚了抚他的头发,帮他拉拉被子。

    “现在,吸气……呼气……我还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跳舞的时候的曲子,与这个节奏有些相似,很慢很舒缓……你的手掌很温暖很干燥……”

    她坐在他身侧,说起那些旧事,语气低低的,淡淡的……<!–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