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想要为裴溪远治疗,就要知道他的病因。

    如果他不能向她彻底坦白,她就没有办法确定他的发病时间和进程,而这些都是治疗他的必需依据。

    这其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她需要他的信任。

    她不问,一来是尊重他的**,二来也是想要知道,他对她的信任到底有多少。

    每个人都有保护自己**的权利,夫妻双方没有必要完全坦诚,但是,这件事情他应该向她坦诚。

    迎着她的目光,裴溪远的心中满是内疚。

    “小宁,对不起。”

    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是应该向她坦白的。

    尽管他有他的借口和考虑,可是撒谎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事情过去就不要提了,我明白你的感受,如果换做是我,可能还没有你勇敢。”

    沈宁平静而宽容,她是医生,接触过太多的病人,也理解身为病人的心理。

    谁喜欢自己残缺,谁不想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更何况是一向对自己苛刻的裴溪远。

    眼前的女子,脸色平静,唇边温和的那一抹浅笑足以让人心情安宁的力量。

    裴溪远心中所有的忐忑和不安,都在她的目光之中化为虚无。

    伸出双臂,拥她入怀,他的声音有些暗哑。

    “小宁,谢谢。”

    伸手拥抱他片刻,沈宁一直听着他的心跳渐渐地驱于平稳,才重新放开他。

    “时间不早了,回去好好睡一晚吧,明天还上庭,你要有一个好的精神状态。”

    一提到上庭,裴溪远微微皱眉。

    这几天,他的情况波动明显,他很担心,明天一早他会不会如约醒来。

    沈宁看出他的心思,笑着扶住他的肩膀。

    “相信我,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回去洗个热水澡,放松地睡一晚上,明天一早我陪你上庭。”

    “我……我有点担心。”

    裴溪远道出实情。

    现在已经向她坦白,他的心理负担也少了许多,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不少。

    “别紧张,顺其自然,一切有我呢!”扶住他的胳膊,沈宁笑着拉开门,“走吧,我带你到我的宿舍休息一下。”

    将他带出办公室,沈宁将他送到自己的宿舍,帮他把床被铺好,亲手帮他脱掉外套,将他安顿在床上。

    “现在,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七点,我准时过来叫你。”

    裴溪远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小庭……”

    “我会给蓝柏打电话,让他照看小庭,现在,你什么事也不要想,把眼睛闭上。”

    他依言而行,沈宁就走过去,打开桌上的唱机,放出舒缓的钢琴曲。

    回到床侧,坐到他身侧,她伸手过来抚了抚他的头发,帮他拉拉被子。

    “现在,吸气……呼气……我还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跳舞的时候的曲子,与这个节奏有些相似,很慢很舒缓……你的手掌很温暖很干燥……”

    她坐在他身侧,说起那些旧事,语气低低的,淡淡的……<!–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88章 只要你愿意(5)    <!–章节内容开始–>“沈小姐看你那么忙,在书房门口看了一眼就走了。”蓝柏道。

    裴溪远皱眉看了一眼表,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车钥匙给我,我去医院找她。”

    “这么晚了?”蓝柏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您有事吗?”

    “有事。”

    裴溪远道。

    蓝柏从口袋里取出车钥匙,裴溪远接到手中,迅速下楼,片刻之后,车子就驶出别墅。

    ……

    ……

    脑外科病房。

    沈宁刚刚从病房里走出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小宁。”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沈宁错愕转脸,果然看到裴溪远站在不远处,身上还套着出海时穿的那套休闲装。

    “阿远?

    沈宁疑惑的走过来,“你怎么来了?”

    裴溪远看看左右,“你现在有时间吗?”

    这个时候,裴溪远突然过来找她,肯定是有事。

    “好的,你到办公室等我吧,我马上过来。”

    “好的。”

    裴溪远应了一声,向她身边的护士和医生礼貌的点点头,转身走开,走去沈宁的办公室。

    沈宁走进重症监护室,看看病人的情况,确定他一切都好,这才走出病房。

    “好了,没什么事情,大家也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情就去办公室找我。”

    大家各自散开,继续自己的工作,沈宁就将医嘱单子交给护士长。

    “有事到办公室找我。”

    向护士长交代一句,沈宁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轻轻退开房门,就见裴溪远一手放在衣袋里,正背对着门的方向站在窗边,不知道在看什么,很是出神。

    沈宁迈步走进来,行到他的身侧。

    感觉到她的存在,裴溪远转过身来。

    “忙完了?”

    “恩。”

    沈宁将手中的纸杯送到他手里,“坐吧!”

    “谢谢。”

    裴溪远盗了声谢。跟着她走过来做到沙发上,双手笼着杯子,他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觉心,将杯子放到茶几上,转脸看向身边的沈宁,“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沈宁微笑,“说吧,我在听。”

    “我们站在已经是夫妻,我觉得我不应该再瞒着你。这段时间我们接触也不少了,你应该也已经感觉到我……有的时候性格比较反复……”裴溪远艰难的吐出每一个字,沈宁就在一旁静静的倾听,不急不躁,不温不火。

    她知道,这件事对他不容易。

    自己揭开自己的伤疤,**裸的将这个秘密暴露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对于一向追求完美的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其实,这是因为……我……”裴溪远握住双手,踌躇着。

    一只手掌,白皙而纤细,伸过来覆住他的手掌,将他的手握住。

    那是沈宁的手掌。

    “小宁?”

    裴溪远侧眸,正迎上她的目光。

    那目光温暖而安宁,其中满是鼓励。

    压抑的心情再次有了勇气,他轻轻点头。

    “我有心理问题。”

    说完这句,裴溪远忐忑地看向沈宁,有些担心地等待着她的反映。

    鼓起勇气,将这个多年来他一直刻意隐瞒的秘密告诉他最在意的沈宁,这于他来说是一个冒险。<!–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