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沈小姐看你那么忙,在书房门口看了一眼就走了。”蓝柏道。

    裴溪远皱眉看了一眼表,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车钥匙给我,我去医院找她。”

    “这么晚了?”蓝柏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您有事吗?”

    “有事。”

    裴溪远道。

    蓝柏从口袋里取出车钥匙,裴溪远接到手中,迅速下楼,片刻之后,车子就驶出别墅。

    ……

    ……

    脑外科病房。

    沈宁刚刚从病房里走出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小宁。”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沈宁错愕转脸,果然看到裴溪远站在不远处,身上还套着出海时穿的那套休闲装。

    “阿远?

    沈宁疑惑的走过来,“你怎么来了?”

    裴溪远看看左右,“你现在有时间吗?”

    这个时候,裴溪远突然过来找她,肯定是有事。

    “好的,你到办公室等我吧,我马上过来。”

    “好的。”

    裴溪远应了一声,向她身边的护士和医生礼貌的点点头,转身走开,走去沈宁的办公室。

    沈宁走进重症监护室,看看病人的情况,确定他一切都好,这才走出病房。

    “好了,没什么事情,大家也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情就去办公室找我。”

    大家各自散开,继续自己的工作,沈宁就将医嘱单子交给护士长。

    “有事到办公室找我。”

    向护士长交代一句,沈宁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轻轻退开房门,就见裴溪远一手放在衣袋里,正背对着门的方向站在窗边,不知道在看什么,很是出神。

    沈宁迈步走进来,行到他的身侧。

    感觉到她的存在,裴溪远转过身来。

    “忙完了?”

    “恩。”

    沈宁将手中的纸杯送到他手里,“坐吧!”

    “谢谢。”

    裴溪远盗了声谢。跟着她走过来做到沙发上,双手笼着杯子,他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觉心,将杯子放到茶几上,转脸看向身边的沈宁,“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沈宁微笑,“说吧,我在听。”

    “我们站在已经是夫妻,我觉得我不应该再瞒着你。这段时间我们接触也不少了,你应该也已经感觉到我……有的时候性格比较反复……”裴溪远艰难的吐出每一个字,沈宁就在一旁静静的倾听,不急不躁,不温不火。

    她知道,这件事对他不容易。

    自己揭开自己的伤疤,**裸的将这个秘密暴露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对于一向追求完美的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其实,这是因为……我……”裴溪远握住双手,踌躇着。

    一只手掌,白皙而纤细,伸过来覆住他的手掌,将他的手握住。

    那是沈宁的手掌。

    “小宁?”

    裴溪远侧眸,正迎上她的目光。

    那目光温暖而安宁,其中满是鼓励。

    压抑的心情再次有了勇气,他轻轻点头。

    “我有心理问题。”

    说完这句,裴溪远忐忑地看向沈宁,有些担心地等待着她的反映。

    鼓起勇气,将这个多年来他一直刻意隐瞒的秘密告诉他最在意的沈宁,这于他来说是一个冒险。<!–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89章 只要你愿意(6)    <!–章节内容开始–>今天开船回来的时候,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该不该告诉她?

    要不要告诉她?

    说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他不确定。

    对她越在意,他也就越发害怕失去她。

    最近他的情况非常不稳定,他是真的很担心第二人格出现的时候,会不会作出伤害她的事情。

    “然后呢?”

    沈宁微笑着问。

    她的表情平静无比,仿佛他说的不过就是,他有点感冒那个简单的一个事情一样。

    是他没有说明白,还是她早就看出来了?

    门外,脚步急响。

    沈宁抬起脸的时候,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急急推开,一个护士的连从门外探进来。

    “沈主任,不好了,13床的病人出问题了!”

    沈宁一听,立刻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急匆匆的奔向门外。

    冲到门口,她又停下脚步,转脸看向沙发上的裴溪远。

    “等我。”

    时间紧迫,她只说了两个字就大步冲出门,直奔事发的病房。

    裴溪远从沙发上站起来,跟着她走出办公室,来到那间病房门外。

    病房内,沈宁简单的询问了病人的情况,有看看病人的情况,立刻就做出判断,指挥抢救。

    “肌注心肌酶……氧气加压……血压多少…好的…继续……”

    裴溪远站在窗外,注视着沈宁忙碌的身影。

    窗内,沈宁一边指挥一边亲自动手,帮着护士一起抢救。

    病人的情况渐渐稳定,医生和护士都松了口气,沈宁却并没有放松,一时在病床边站了一个多小时,确定病人情况彻底稳定下来,她才将手掌从病人的手腕拿开。

    “沈主任。”

    一旁,小刘护士轻轻碰碰她的胳膊,向窗外努努嘴。

    沈宁随着她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裴溪远正在窗外看着她,看那样子,已经站了很久。

    “继续观察,每隔十五分钟检测一次,又异常再通知我。”

    “好的,沈主任。”

    护士答应,沈宁就走出病房,站到他身侧。

    “站在床边那位是病人的妻子,这个病人刚刚三十五岁,知道自己是恶性肿瘤之后,他一直在试图和妻子离婚。什么办法都用了,有的时候还故意发脾气,摔东西……她总是默默的挨着,他摔她就收拾……他打她骂她她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任他发泄。到最后,丈夫哭得像个泪人。”

    她说的那个女人生的有些瘦弱,刚才再丈夫抢救的过程中,她始终握着他的手,给他打气,哪怕昏迷中的丈夫根本听不到。

    裴溪远的目光落在那个平凡的女人身上,微微动容。

    沈宁的手确再一次伸过来,握住他的手掌。

    “以后如果我病了,你会放弃我吗?”

    “当然不会。”

    他答。

    她微笑,“那你还在担心什么?”

    他不会放弃她,她就会放弃他吗?

    男人没说话,只是和指,将她的手掌紧紧握在掌心。

    沈宁扬唇,拉着他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她平静地微笑着注视他的脸。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只是一直在等你向我开口。”<!–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