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认真地注视着煎锅上的鸡蛋,裴溪远拿过铲子,将鸡蛋翻了一个面。

    之前总觉得做饭这种事情似乎挺难的,没想到,比他想象的要容易的多。

    在沈宁的指点和帮助之下,很快,他就将三人份的早餐端上餐桌。

    此时,慕云庭亦已经穿好衣服走过来,闻到桌上早餐的香味,立刻就双眼放光。

    “爹地,你好棒!”

    爹地?!

    裴溪远被他叫得一怔。

    沈宁却已经笑着开口,“洗手吃饭吧。”

    “是,妈咪!”

    小家伙啪得向她立正,敬了一个礼跑过去洗手。

    听到那句妈咪,裴溪远又是一愕。

    什么时候,他和她升级成爹地妈咪了?

    捕捉到他的表情,沈宁将手中的餐具摆好。

    “这孩子自从运动会之后,就叫惯了,好像还叫得挺顺口。”

    她嘴里似乎是在感叹,实际上却是在向他解释。

    裴溪远是聪明人,立刻就猜到大概,扬唇笑了笑,心下却有些空落落的。

    不难想象,运动会的时候,他们一定玩得很可心,可惜他全不知情。

    此时,慕云庭已经重新回来,人还没有入坐,已经急急地咬了一口盘子里的三明治。

    “好香啊,爹地你好厉害!”

    裴溪远笑着入座,端起杯子倒一杯热牛奶给他,“好吃就多吃点。”

    一旁,沈宁亦已经开始吃饭,吃了一口之后,她也不吝赞美。

    “真得很好吃。”

    感冒好转,再加上心情不错,她的食欲也很不错。

    看着二个人都吃得很香的样子,裴溪远也是唇角扬起。

    以前,他对做饭这种事情一向兴致欠奉,一来是没有时间,二来是觉得这样的小事,不值得他去浪费时间花心思。

    今天的早餐,同时得到她们二个的一致认可,他的心情也是自然地愉悦起来。

    慕云庭吃到一半,抬起脸来。

    “爹地,一会儿吃完饭,我们还能像昨天一样玩射击游戏吗?”

    他的声音将裴溪远的声音拉回现实,注视着那个一脸期待地注视着自己的小娃儿,他突然想到那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好。不过,只能玩一个小时,因为我还有一些事情,必须要赶回去。”

    “恩!”

    小家伙很满意地应了一声。

    饭后,沈宁主动包揽下收拾餐桌的事情,裴溪远当即带着小家伙到甲板上。

    二个人就拿了玩具枪,玩射击游戏。

    将近一个小时的游戏玩下来,两个人都是出了一身薄汗。

    沈宁拿了两瓶水送过来,放下之后就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裴溪远知道,她是故意制造机会让他和慕云庭独处。

    “小宁,你也留下一起坐坐吧?”

    他并不介意,她也一旁听。

    沈宁停下来,在慕云庭的右侧坐下。

    三个人一起坐在甲板上,晒着暖融融的春日阳光。

    裴溪远轻吸口气,终于还是开口,“小庭,对不起,这些天来我一直在对你说谎。”

    慕云庭转过脸,“你是说……妈妈的事情吗?”

    “恩。”裴溪远把玩着手中的矿泉水瓶,“那天你见到的那个女人叫金乔,她……确实是你的妈妈。”<!–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82章 糖(2)    <!–章节内容开始–>第一人格被压抑了几天,她对他的精神情况,也是难免有些担心。

    这时,裴溪远已经拉开她的衣带,吻也随之下移,落在她的身上。

    沈宁心跳一急,不自觉地轻吟了一声。

    ……

    感觉着男人的手掌伸向自己的小衣,沈宁伸手抓住他的胳膊。

    “阿远!”

    裴溪远从她身上抬起脸,一对眸子里满是灸热的火焰。

    沈宁有点歉意地看着他。

    “我……生理期!”

    裴溪远愣了几秒,然后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心下稍微有点失望,然后又升起一抹欣喜来。

    她生理期的话,那么,她和那个家伙也不可能做什么?

    想到此,他心中的嫉妒也是平息许多。

    抬起脸,将她的衣服拉好,视线扫过她被他吻咬得发红的肌肤,他好一番过意不去。

    “对不起,小宁,我……我有点失控。”重新躺回她身侧,他伸臂拥她入怀,“别生气,好吗?”

    沈宁的脸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说着与第二人格相似的话。

    突然明白过来,他是在吃醋,不由地有些哭笑不得。

    这两个家伙,完全就是一样的。

    一个吃一个的醋,连吃醋的方式都近乎相似。

    感叹过后,她又开始心疼他。

    伸手过来,拥住他的腰身,她轻轻拍拍他的背。

    “没关系。如果你累得话,就再睡一会儿吧?”

    他才不要睡!

    裴溪远的手掌轻抚着她的长发,感觉着怀中女人的温存。

    喉咙里发痒,沈宁控制不住地又咳嗽了两声。

    听到她咳嗽,他立刻紧张起来。

    “不行,我去帮你找点药。”

    松开她,他揭被起身,注意到自己异样的身体,忙着拉拉浴袍走进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平息了一下情绪。

    抬脸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他仔细刷了刷牙,这才从洗手间里出来,到客厅里找到医药箱,从里面取出一盒润喉的含片。

    回到卧室,取一片含片送到她嘴里,裴溪远重新躺到她身侧。

    虽然不能占有她,但是对他来说,这样亲近的机会他也是十分珍惜。

    伸手将她抱到怀里,他尽情地享受着这样的亲近。

    “今天想玩什么?”

    “明天就是周一,上午就要开庭。”沈宁抬起脸,“你还没有告诉小庭……金乔的事情,还有……温柔有一些事情要问你,我们约好周日一起好好谈谈的。”

    知道他平日里工作忙,应该放松一下,可是这些事情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她不能不提醒他,怕影响到他的情绪,沈宁笑着抚住他。

    “如果你没玩够的话,我们改天再来。”

    裴溪远笑着点头。

    “好。”

    看他情绪还不错,沈宁也放松下来。

    “那……早上想吃什么,我来做。”

    这个裴溪远可不会做饭,他们三个的早餐当然要由她来解决。

    裴溪远看了一眼手表,才是六点多钟。

    “时间还早,再陪我躺一会儿吧?”

    沈宁笑笑,主动靠近来,躺到他的肩膀上,手就伸过来拥住他的腰身。

    收臂拥住她,裴溪远轻吸口气。

    “喉咙好点吗?”

    “恩。”

    她轻应。<!–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